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玉骨天香染国色 > 第15章 先发制人

玉骨天香染国色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国色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三无弃妃闹翻天 绝宠冷艳庶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红颜引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驾到吾王惶恐

伶云也不是个傻姑,肯定知道沈清婉心中早已有了对策,这才将吐出一口浊气,放下心来。

此时,门口太监通传道:“贵妃娘娘驾到——”

沈清婉便起身,走到殿门口时,柳初荣也恰好入殿,广绣水仙裙,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却是没人看一眼。

“见过贵妃娘娘,娘娘金安。”沈清婉按照规制,行了个半礼。

柳初荣没有免礼,冷笑一声坐上主位,沈清婉则接过身旁递茶宫女手中的茶盏,走到柳初荣身边。

“姐姐用茶。”沈清婉将茶盏递给柳初荣,引来她疑惑目光。

柳初荣没接茶盏,而是哼笑道:“怎么贤妃妹妹爱做下人做的事?”

言语中满是嘲讽,豆蔻玉指轻扣着椅子,安静的殿内发出清脆的响声,有一下没一下的。

沈清婉丝毫不生气,四平八稳的:“你我姐妹之间,妹妹给姐姐奉茶,又有什么不对呢?”

听闻此话,柳初荣抬手接过茶盏,可此时,沈清婉却手腕一抖,半盏滚沸的茶倾倒在柳初荣身上,她尖叫一声,一把推开沈清婉,却没想到沈清婉也发出惊呼,脚步踉跄着向前倒,额角猛地磕在木桌上。

“娘娘!”怜云忙上前将她扶住,可沈清婉此时已经昏厥,额角也满是鲜血。

怜云是个机灵的,自家娘娘从小跟着老爷,也是会几手三脚猫功夫的,以柳初荣的力气不至于让她这么狼狈,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沈清婉故意要这样。

怜云神色凄切,转眸看向惊魂未定的柳初荣,质问道:“贵妃娘娘,您为何要对我家娘娘下此狠手啊?快叫太医!”

柳初荣看着自己的手,心里也明白自己这回恐怕又难以洗清了。

.....

从眼前似有千斤重的黑暗中挣脱,沈清婉再醒来时,脑袋还有些发昏。

转眸,她瞧见傅玉珩正背对着她坐在床榻旁,而自己身边,一位太医正在施针。

“皇上,贤妃娘娘醒了。”那太医见沈清婉恢复神智,喜上眉梢,对傅玉珩道。

傅玉珩闻言回身,神色关切:“贤妃,可还有什么不适?”

沈清婉再次从他眸中瞧见了疼惜,与上次她被罚跪那时看见的神色一模一样。那次她尚且欺骗自己是错觉,这回却是真真切切,难不成,傅玉珩对自己有感情?

摇摇头,将纷乱思绪从脑海中甩出,沈清婉开口,明知故问:“无碍,臣妾这是怎么了?”

见她脸色虽然苍白,话语却还清楚,傅玉珩放下心,神色变得冷峻:“这倒是要问朕的贵妃了。”

他回头,沈清婉也顺着他视线,看见了床榻前跪着的柳初荣。

她满脸是泪,此时梨花带雨道:“皇上,臣妾真不是故意的啊,只是贤妃的茶泼到臣妾身上,臣妾下意识挥手闪避,谁知贤妃就撞在桌子上晕过去了。”

柳初荣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只是看着傅玉珩的眼神,十分害怕,身子也不由得颤抖起来。

“贤妃,你来说,贵妃所言属实吗?”傅玉珩没理柳初荣,转而询问沈清婉。

沈清婉眸中闪过一丝深意,她轻飘飘撇了眼柳初荣,而后开口道:“之前与贵妃姐姐闹得不快,臣妾想奉茶给姐姐赔罪,可不曾想,姐姐故意要打翻茶盏不说,还推了臣妾一把。”

她从床上撑坐起来,怜云忙将滑落的被子给她披好,沈清婉又道:“姐姐若有什么抱怨,只管向妹妹提,可姐姐三番两次的害妹妹,真叫人心凉。”

柳初荣不可置信的看向她,总算反应过来,今天的一切都是沈清婉的计谋。

“你胡说!”她神色凄然,“皇上,臣妾根本没有害人之心啊,都是她诬陷臣妾。”

“够了!”傅玉珩出言呵斥,柳初荣立马噤声。

“之前朕就警告过你,好好改改你的脾气,”傅玉珩深叹一口气,“可你呢?祸乱后宫,不让朕有片刻安宁!”

“皇上,臣妾冤枉啊——!”柳初荣泪如雨下,傅玉珩的语气让她心如刀绞,今日她是来找沈清婉麻烦没错,可她还没出手,却反被沈清婉给摆了一道,这让她又怒又怕。

伴君如伴虎,傅玉珩虽然平素温和,可生起气来,也必定是腥风血雨。

“我看你就是无法无天,朕的后宫还轮不着你到处撒泼!”傅玉珩冷声道,“贵妃有失妇德,知错不改,罚尔禁足,非朕旨意不得出宫。”

柳初荣身子一晃,倒抽着气,狠狠看向沈清婉,神色凄厉如鬼。

沈清婉错开视线,没与她对视,只听见柳初荣道:“臣妾遵旨,谢皇上。”而后便被傅玉珩赶出了殿。

待到柳初荣离开,沈清婉对怜云使了个眼色,怜云会意,也出了殿,还顺道召走了殿内侍候的宫人。

于是偌大殿里只剩两人,沈清婉柔声道:“皇上消消气罢。”

傅玉珩转身,看向沈清婉,见她神色淡然,似乎没受到刚才之事的影响,眼中反而有着温和笑意,让他烦躁的心也平复了不少。

“痛吗?”他伸手,力道极轻的触了触沈清婉被纱布包住的额角。

他力道极轻,似是在触碰易碎品,这种被珍视的感觉让沈清婉心头一暖。

她摇摇头:“臣妾还不至于这点小伤都受不得,倒是麻烦皇上为臣妾跑一趟了。”

“贵妃嚣张跋扈,委屈你了。”傅玉珩没接话。

沈清婉垂眸,略有些心虚,今日之事,到底是她故意的,不过她倒也不悔,毕竟她不下手,就是柳初荣出手。

再抬眸时,她神色恳切:“没有的事,贵妃姐姐今日的举动,想必也是无心之失,她虽脾气大了些,可左右是爱着皇上的,皇上也不要因此与姐姐有了误会。”

“你何必这般通情达理?”傅玉珩神色柔和,“偶尔撒娇任性些也没什么不好。”

沈清婉眉眼弯弯:“皇上喜欢臣妾撒娇不成?”

她难得笑的开朗,桃花眼一弯,眉目盛情,到让傅玉珩看呆了。

见他这般反应,沈清婉却觉着好玩,在她心里,皇帝一向是城府颇深,冷酷无情的,没想到也有这样愣头小子似的反应。若是放在寻常,她肯定要调笑一番,可傅玉珩是皇帝,她也就只好在心里笑笑。

“是太后告诉臣妾,后宫和睦才能让皇上身心,”沈清婉道,“臣妾斗胆,有一请求。”

傅玉珩挑眉道:“说罢。”

“贵妃姐姐是无心之失,还请皇上原谅姐姐。”沈清婉的话却出乎傅玉珩预料。

后宫众人,莫不是相互争斗,恨不得斗个你死我活,而沈清婉却毫无争斗之心,反而为害了她的人说话,傅玉珩先前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女子,一开始他以为沈清婉也不过是庸脂俗粉,现在她倒是让他刮目相看。

“你为何要替贵妃求情,难不成是为了后宫和谐?”傅玉珩问道。

沈清婉却摇头道:“只是其一。”

“那还有什么原因,且说与朕听,若朕满意,照你说的做也无妨。”傅玉珩饶有兴趣的问。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