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玉骨天香染国色 > 第14章 太后

玉骨天香染国色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国色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三无弃妃闹翻天 绝宠冷艳庶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红颜引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驾到吾王惶恐

后宫中,属太后最深居简出,按照规制,妃嫔们每日给皇后请安后,也要向太后请安,可太后从傅玉珩登基起,就待在宫内闭门谢客,少有见人的时候,这规矩便形同虚设了。

而今日太后却要见沈清婉,这让她心中有些拿捏不准,究竟太后有什么事找她?

安顿前来传唤的宫女吃茶等待,沈清婉进了内殿,准备换身行头再去。

“拿身素净的与我。”沈清婉让怜云找衣服,自己则将身上的金银首饰尽数换成玉制的。

怜云手脚麻利的挑了身襦裙给她换上,一番打扮下来,沈清婉容貌的艳气被装着压下去不少,看起来更为端婉。打扮得当,沈清婉便带着怜云向太后宫里去。

康嬷嬷在殿门口等着,看见宫女带着沈清婉来了,便迎上前笑道:“贤妃娘娘。”

“嬷嬷。”沈清婉欠身,心里放松了些,看她的模样,起码看上去太后传自己不是什么坏事。

“娘娘请随我来,”康嬷嬷笑为沈清婉引路,到了侧殿,她吩咐宫女上茶,而后道,“娘娘在此稍等,老奴去请太后来。”言罢,她便转身离去。

沈清婉和怜云一坐一站,等了莫约半炷香的功夫,太后便被康嬷嬷搀着进了殿。

太后身着玄紫对襟裙,掺白的发挽成高山鬓,其上坠着碧玉东珠,看上去雍容沉稳。

沈清婉叩首施礼:“臣妾参见太后,太后万安。”

太后并未为难她,端坐于主位后,说道:“起。”

“谢太后。”沈清婉慢条斯理的起身,却并未坐下,直到太后拂手赐座,才缓缓端坐。

瞧见沈清婉礼数周全,太后眼中闪过一丝满意,她开口问道:“贤妃入宫不久,一切可还习惯?”

“后宫中姐妹和乐,生活安定,臣妾喜欢的紧,”沈清婉笑意清浅,“太后娘娘今日召臣妾来,可是臣妾有什么过失?”

太后到不拐弯抹角,直言道:“你初进宫便是妃位,又得盛宠,让哀家不得不在意,皇帝向来雨露均沾,怎么到你这儿如此专宠?”

面色和蔼,虽有些冷淡,但沈清婉看得出来,这话里有话。

“娘娘不知,您宫里那琉璃镜,阖宫上下只有三面,太后娘娘和皇帝各有一面。”康嬷嬷适时补充。

话说到这份上,沈清婉总算明白为何太后要找她,原来是那面镜子惹的祸端。

沈清婉赶忙跪下,语气诚恳道:“太后赎罪,入宫以来,臣妾一直尽心尽力侍奉皇上,许是皇上体恤臣妾,才多照拂臣妾些,臣妾万万没有独占圣宠的意思啊!”

“哀家也知道,”太后还是气定神闲,“君恩难测,皇上愿意宠着你也好,可身为四妃之一,你得做好表率,提醒皇上雨露均沾,维持后宫和平,懂吗?”

“喏,臣妾谨遵太后教诲。”沈清婉垂眸,恭顺至极。

“自个儿好好想想罢,”太后揉了揉额角,“哀家也乏了,退下吧。”

沈清婉便依言离开。

贤妃被太后召见的事很快传进柳初荣耳朵里,虽不知太后阖沈清婉说了什么,但皇上刚赏她琉璃镜,太后又召见她,这让柳初荣怒火中烧。

将手上的茶盏摔在地上,瓷杯碎裂声却不能让柳初荣解气:“本宫才只见过太后几面,她一入宫就得召见,真是个狐媚子!”

“娘娘消消火,”腊梅抚着柳贵妃的背给她顺气,“太后平素也不见人的,召贤妃或许不是什么好事呢?”

“就怕是好事,”柳贵妃深吸一口气,她思索了会,还是沉不住气,“拿上那串菩提珠,和我见太后去。”

腊梅应声,不多时拿了个盒子回来,柳贵妃便乘着步辇前往寿康宫。

到了宫门口,柳贵妃差人通传,却只等来了康嬷嬷。

“老奴见过贵妃娘娘。”康嬷嬷笑道,眼底闪过一丝韵味不明的精光。

柳初荣虽在宫里嚣张跋扈,但对于这太后身边之人,还是有几分忌惮,亲昵道:“嬷嬷免礼,本宫带了串菩提珠来,望太后喜欢呢。”

这不是得了什么好东西,就立马眼巴巴地走来献给太后,怎么都是想让太后赞美她几句。

康嬷嬷神色为难:“太后正休息呢,不方便见贵妃娘娘。”

此话一出,任由谁都感觉她是在拿热脸却贴冷屁股。

柳初荣脸色一僵,心下冷哼一声,揪着手里的帕子咬牙:“是吗?”

“不然娘娘改日再来,您也知道,太后身子弱,平日不见人的,”见她就是不走,康嬷嬷也只能劝道,“天色也不早了,娘娘早些回宫吧。”

话已至此,柳初荣总不能强行闯宫,迟疑片刻,只好悻悻离开。

回宫的路上,她越想越气,凭什么沈清婉就能见太后,而她堂堂一个贵妃却吃了闭门羹,她又凭什么要夺走皇上对她的宠爱?

柳初荣神色狠厉,尖尖长长的指甲在步辇扶手上划下刮痕,冷哼一声:“去贤妃宫里!”

腊梅敲了眼柳初荣的神色,便知今日之事不得善了,心里不由得有点担忧,毕竟之前琪嫔的事才过,自家娘娘贸然找贤妃麻烦,恐怕会惹火烧身。

可腊梅只是一介仆婢,左右不料柳初荣的决定,一行人拐几个弯,便到了沈清婉宫里。

这厢沈清婉才回宫,屁股还没坐热,便有小宫女匆忙进殿禀报。

“娘娘,贵妃娘娘正往这边来呢。”小宫女可是知道柳贵妃那跋扈的性子,气急匆匆而来,定是找自家娘娘麻烦了。

沈清婉神色一凝,怜云忧心道:“娘娘,怕是来者不善。”

柳初荣跟沈清婉可是死对头,见面就要将她往死里推,伶云甚是担忧。

“不慌,”沈清婉对那小宫女道,“你先下去罢,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大惊小怪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是要看看,自己没有招惹柳初荣,她能怎么给自己安个罪名!

小宫女应声离开,眼瞧着人就要到门口,怜云又问:“贵妃定是来找事的,娘娘准备如何应对?”

“吃一堑长一智,”沈清婉淡然处之,“放心罢,本宫现在可不会让她再轻易欺负了去。”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