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玉骨天香染国色 > 第13章 琉璃镜

玉骨天香染国色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国色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三无弃妃闹翻天 绝宠冷艳庶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红颜引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驾到吾王惶恐

沈清婉回到寝宫后,总算放松下来,她让怜云合上门,不顾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床榻上,伸手揉着膝盖,并招呼还要给她倒茶的怜云道:“怜云,先别忙了,歇会再说。”

怜云一脸为难:“可奴婢要伺候娘娘,娘娘方才跪了那么久,想必嗓子也干渴,奴婢给娘娘倒茶润润喉。”

“你这丫头,你不是也如此?”沈清婉反问了一句。

怜云只好将茶递给沈清婉,而后坐在绣墩上休息。

经过今日之事,沈清婉差不多拎清了自己的处境,于帝后,她是制衡朝政后宫的棋子,于宫妃,她是人人恨不得除之后快的威胁,在这宫中,她的位子显眼,家室更不用说,必要步步为营,不能走错一步,否则等着她的就是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

御书房内,傅玉珩正持朱笔批奏折,而他的心绪却难以平静,在批折子时,脑中总闪过方才沈清婉看着他的模样。

那时她面色苍白,却愈发显得眸如明珠,朱唇比这批折子的朱砂都红艳三分,而她眸中不同以往的痴乱动情,更是为她绝色容颜添了惊鸿一笔。

他摇摇头,将心绪压下,待到奏折批完,他心中却又冒出了她来。

恰好外面天色不早,傅玉珩到底不是委屈自己的人,便带着仆婢向沈清婉宫里去。

彼时沈清婉正在作画,虽说她是将门出身,但吟诗作画这种文臣小姐会做的事,她虽说不精也会些。

怜云推门而入,神色欣喜道:“娘娘,皇上又来了,这次您可要好好梳妆打扮一番,万不可再怠慢了圣驾。”

沈清婉本以为傅玉珩今晚要入后宫,也会去柳初荣那,没想到却往自己这儿来,不过她对此依旧没什么感觉,只是淡笑道:“急什么,前两日不是得了那海棠花钿,你取来给我戴上便可。”

“娘娘就做这点准备不成?”怜云从妆奁取出花钿,将它轻轻别进沈清婉发间,沈清婉放下毛笔,将指尖沾染的墨汁擦拭干净:“这样便够了,左右皇上来不过那点事,何须大费周章?”

闻言,怜云露出了个会意的笑,在她看来,也确实如此,皇上来不就是和娘娘行房,盛装打扮着实无用,最终都是要褪去的,再说了,她家娘娘天生丽质,不怎么打扮就已经够妍美了。

沈清婉看见怜云揶揄的神情便知道她想的和自己说的完全是两码事,她也没解释,总不能和旁人说,皇上每次来她这儿都是盖棉被纯聊天吧,说出去也没人信的。

两人交谈间,傅玉珩已经到了,只听公公扯着嗓子通传道,:“皇上驾到——!”

沈清婉便走到殿门口,对迎面而来的傅玉珩行礼,傅玉珩将她扶起,而后挥退了众人。

待到宫殿内只剩下他们二人时,傅玉珩才开口问道:“膝盖如何?”

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沈清婉愣了片刻,摇头道:“已无大碍。”

“你实话告诉朕,今早之事,你究竟推没推贵妃?”傅玉珩又问。

沈清婉没做过,自然不会承认,却也没有借此告状,只是不偏不倚道:“臣妾万不敢做出谋害贵妃之事,不过臣妾惹贵妃不快,贵妃惩戒臣妾也是应当。”

见她通情达理,傅玉珩眸中闪过赞赏,寻常女子受了这等委屈,又有这么好的机会倾诉,是不会放过机会的,沈清婉倒是能忍住,会审时度势。

“后宫太平则前朝太平,你明白就好,”傅玉珩从衣袖内取出一个玉瓶来,递给沈清婉,“这是玉清露,可活血化瘀,消肿去疤,看你今早那样,应该跪了许久,想来腿上也有淤青了,用这个正好。”

沈清婉接过玉瓶,起身将其放入抽屉内:“谢过皇上,今儿皇上要留宿吗?”

“自然,”傅玉珩颔首,“为我更衣罢。”

沈清婉应声,为他褪去朝服,这夜傅玉珩没让沈清婉守夜,两人同塌而眠,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傅玉珩早早离去,沈清婉起身时,迎来了他的封赏。

送赏的是皇帝贴身太监孙宁,见了沈清婉一袭素衣,不沾粉黛的模样,便知她才起不久。

“孙公公。”沈清婉笑着欠身。

孙宁满脸的褶子都笑成了一朵菊花:“贤妃娘娘接赏吧,皇上特地将今年西域进贡的琉璃镜赏给娘娘,这镜子阖宫上下只有三面。”

沈清婉心头微跳,不明白傅玉珩到底作何打算,这面镜子赏下来,算是坐实了她宠妃的名头,宫里本来妒恨她的人只会更与她过不去。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虽然弄不清楚,她也只能含笑接受。

“谢过皇上,也有劳孙公公了。”沈清婉示意怜云接下镜子,自个儿从袖口拿了个小金元宝递给孙公公。

这些小金元宝不过指节大小,为了入宫后打点,沈清婉准备了些,此时恰好派上用场。

孙公公含笑接过,又说了几句道贺奉承的话,便转身离开了。

“娘娘,这琉璃镜果然非同寻常呢,”怜云将琉璃镜上的蒙布掀开,琉璃镜以金玉做框,镜面光彩照人,清晰无比,“这可比铜镜好用多了,奴婢这就把铜镜挪开,放这镜子罢?”

“不了,先收入库房。”沈清婉也瞧了瞧那镜子,确实是好东西,不过先下她一言一行都被宫中众人盯着,还是低调些好。

怜云不解,却没问,依言照做了。

宫内消息传的极快,更别说是傅玉珩这样明着赏赐,不多时就满宫皆知,人人都知道了新入宫的贤妃得宠,与琪嫔盛宠时都有的比。

寿康宫自然也得到消息,彼时太后正对着琉璃镜蓖头,神色无悲无喜,叫人瞧不出她心中所想。

她身旁伺候的康嬷嬷问道:“那镜子宫中只有您和皇上有,现在却赏给贤妃,这不是乱了套吗,您打算怎么处置这事?”

“去传贤妃来。”

话落,太后放下篦子,起身拿起佛珠走进佛堂,康嬷嬷扶她跪在蒲团上后,这才叫了个宫女前去传唤沈清婉。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