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出版 >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 第11章 音为爱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橙红年代 木槿花西月锦绣 死亡签证 暗涌 绝对控股 人性禁岛一:绝战荒岛(全本)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 极盗争锋 人性禁岛三:八大杀手(全本)

多年以后才发觉,世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精彩,于是这个世界空虚的人大把存在:看一本书,一个人旅行,听一曲钢琴曲,狂欢一整夜,来一次邂逅,喝一整瓶唐培里侬香槟王,穿一双克里斯汀鲁布托,结婚的对象不是头一回领证,骑一辆脚踏车去兜风,翘一天班,痛哭一场,吃冰箱里过期一周的食物,写封情书翻遍字典里所有的形容词还是错字一大堆。衣橱珍藏着一件VERA WANG可能永远派不上用场,初恋送的手表早已停止了对时间的雕琢。

我和沈昊泽已经有近十年没有见面了,想到一会在聚会上就可以见到他了,我的心就在以180迈的速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我挑遍了衣橱里所有的衣服,竟没有一件时装能与我此时的心情所匹配。我重新又上了一层淡淡的妆来掩饰我的苍白。

每个女孩的初恋男友都是白马王子。我记得第一次见到沈昊泽是在他家,那时我刚刚考上外省的大学,我爸怕我上大学面对这人地生疏举目无亲的城市会泪流满面,专门带我去拜访了他多年以前认识的朋友,也就是沈昊泽的父母。我爸还说,他们家的儿子长我三岁,长得那是一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我特怀疑我爸的初衷就是带我去相亲。

我们去的那天刚好不巧,半路我爸接了个电话,对方有事得紧急出差去了,让我们先去他家,他儿子会招待我们。

那天我们到沈昊泽家已经是下午,他家在市中心的一幢老楼里,住在六楼。我和我爸两个上气不接下气爬楼梯终于到了。开门的就是沈昊泽,他穿着一彩色的卡通T恤,先是一愣,然后跟灵光乍现一样热情招呼我们,“您是何叔叔吧,快请进。”

原来这就是我爸口中的英俊潇洒啊,怎么看都像长着一张到处风流的脸。

“哎哟,都长成这么帅的大小伙子了。”

“叔叔真对不住,我爸妈临时要出差一趟,刚飞走,现在应该在飞机上了。不过他们特别交代让我好好招呼您和妹妹。”

“好好好。没事,你爸也打电话告诉我了,他们做生意不容易啊。我今天过来也就是想托你们帮我照顾下何心。她从小就没出过远门,如今一个人在外地上学,我也实在是不放心。”

“何叔叔您太见外了。何心我一定把她当亲妹妹一样照料着。我爸妈前几天就告诉过我了,以后家里要多住一个小学妹了。我把妹妹房间都布置好了,她以后下完课就回家吃饭到家住。”

沈昊泽拉着我们去参观了下房间,我爸看完后很是满意。然后接着沈昊泽的手,那架势就像婚礼现扬,新娘的父亲拉着新郎的手语重心长一番。

后来爸爸要赶火车回老家,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和这个陌生的家里。

我这个人吧,有点怕生。我坐在他家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正琢磨着今天晚上到底是住在他家呢还是回学校寝室住。我心里有点埋怨我爸,就这样把我扔在陌生人家里,万一这个穿卡通装露着洁白牙齿高高帅帅的男人对我心存不轨怎么办?那我岂不是羊入虎口?况且家里就我和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谁知道他堂堂正正的外表下面是不是包藏了一颗色心。要知道,这年头君子不多,禽兽遍地。

沈昊泽洗了一大盘子的水果递给我,说让我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了,他爸妈要过两天才回来,不过这些天他会尽地主之宜好好招待我的,还说晚点会带我去个好玩的地方。他说了很多,两片嘴皮子就像打字机似的,噼里啪啦说个不停,我笑脸如花的点着头。心里想着我这只可怜的小羊来到人家的地盘上,怎么也得装得矜持内敛些。

他给我削了个苹果递给我,我接过后重新放回水果盘里。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汽水给我,我摇了摇头没接。他又给我榨了杯冰西瓜汁给我,直到冰块完全融化我愣是一口没敢喝。

“干嘛,怕我下毒哦。”

我哪是怕他下毒啊,我是想上厕所来着一直没好意思开口问,我这初来乍到的怎么也得装淑女不是。之前跟我爸火急火撩的赶来这里,我可是憋了一路啊。他现在给我吃什么我都没食欲。

我实在是憋不住了。“不好意思,请问洗手间在哪?”

他朝里面指了指,我以一百二十迈速度冲了过去。从厕所出来我如释负重,喝光他榨的果汁,不停地吃着果盘的水果,像个从非洲过来的难民。

后来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他不知道我的喜好,我也不知道他的脾气,以目前这种局势来看,我俩是扯不到一块去了,完全没有共同语言。

沈昊泽去洗水果的空档,门铃响了,我去开的门。

站在门口的是一长头发的哥们,身上背着吉它,典型一副美国摇滚乐队里的模样。后面两哥们穿得特朋克,身上也都背着吉它。我心想这群哥们该不是走错门了吧。长头发的哥们也看看我,然后又看了看门牌号码。

“唉,我没走错啊。”他挠了挠后脑勺自言自语。

这时昊泽从厨房里走出来,“唉,小斯,小波,小航你们来了,赶紧进来吧。”

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三票人就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每个人都好奇地打量着我,而我只好讪讪地露出蒙娜丽莎似的微笑。

“哎哟,行啊你,金屋藏娇啊,深藏不露啊。”长发哥们笑嘻嘻拍了拍沈昊泽的肩。

“赶紧跟我们哥几个老实交代呗,老规矩,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们都不怀好意地围攻他。

“别乱说,她是我妹妹。”

长发哥们又开始起哄,“唉,你什么时候多了一妹妹的,我们怎么不知道呀。”

“好了,好了。我怎么尽交了这们这帮损友。”

我猛然间发现沈昊泽跟我说话那口气是一模一样的。

接着他特霸气地把我牵过来,“我可告诉你们啊,这是我叔叔女儿,她是艺术系大一新生,叫何心。以后有什么事,你们可得多替我照着她。”

我继续陪着笑脸,感觉这脸都快笑抽了。“请多多关照。”

“哦 ……!原来是小学妹啊,那我们肯定会好好关照的。”

“好了了,赶紧再排练。”沈昊泽把他们哄散开来。然后走到我跟前,小声问我,“不好意思啊,我以为你们是明天过来,所以一大早就跟他们约好来家里排练。”

“嗯,没关系了。反正我现在在这也没什么认识的人,多认识几个学校里的学长什么的也挺好啊。”

一戴着的眼镜看上去挺斯文的男生更霸气:“学妹,以后有人敢欺负你,我们逆流乐队组团去给你报仇。”

“那你到时别后悔,我可是个麻烦精。”我捂嘴笑道。

“没关系了,我们最不怕麻烦的了。”贝斯手讲着一口广东式国语。

“何心,要不要听我们最新的创作,还没有对外演唱过哦。”沈昊泽对我眨了眨眼。

我当然拍手称好。要知道我在这座城市没亲人没朋友,突然间多了一个哥哥和几个热情的学长,不亦乐乎。

那天晚上我们闹腾到很晚,还搭车一伙人去外面吃大排挡,然后天南地北的一顿瞎聊。我们吹着海风在江边弹吉它。沈昊泽唱歌的声音很好听,我真的都快拜倒在他的百灵鸟似的嗓音下了。后来我们几个人东倒西歪的躺在草坪上,我实在是太困了,就算是大地震估计我也醒不了,趴在沈昊泽的胳膊上睡着了。

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昊泽,那晚我就像来到了美国西部牛仔布落。那晚,我似乎感受到了一阵温暖的海风从大洋彼岸拂来。那段歌词我已经记不得了,而我听着节奏跳起了恰恰。

天快亮的时候我们各自散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只是迷迷糊糊听见了有人在喊我的名字,但我实在是太困了。后来他把我一路扛回家,为此,他还取笑我胆特大,也不怕他会对我揩油吃豆腐什么。我后来摆摆手说,借你十个胆你也不敢。因为我爸妈和你爸妈要知道了,非把你的皮剥下来不可。

晚上我和沈昊泽对课程表,除了周五,周一至周四我们的课程安排差不多。我和他都属于典型的起床困难户,不到最后一刻坚决不起床。于是我们俩早上都要抢洗手间。

这家伙腿长,动作比我利索,每次都是他抢先。要他生活在地震灾区,这厮绝对溜得快。关于在抢洗手间这个问题上,他毫无绅士可言。有次他在里面蹲了呆了差不多半小时。站在洗手间门外的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您是在厕所里视察工作体察民情吗?这都几点了。”

“马上就好。”

而平时没事在家的时候我俩最大的乐趣就是抢电视摇控。他喜欢看足球,我喜欢看韩剧。每次他非要跟我抢摇控的时候我就开始哭天喊地。“我要打电话告诉我爸,你欺负我。我不要在你家住了……”

我每次使出这招他就缴械投降,虽然他每次都恨得咬牙切齿。

当然,我们也会有默契的一面。我喜欢陪他排练,听他弹唱刚写的新歌。他的书架上珍藏着我最爱的卡夫卡,我有张他最喜欢的摇滚明星的碟子。我们曾买过同一个牌子的衣服,都讨厌吃波萝蜜,爱好同一个影视明星,看过同一部怀旧经典电影。

几天后叔叔阿姨出差回来了。他们看见我的第一眼就像看见了失散多年的亲闺女,阿姨对我是又亲又抱,说一眨眼怎么就出落成这么漂亮的一大姑娘。还问沈昊泽这几天有没有好好照顾我。

我就在琢磨怎么大人说话都一个口气。前几天我爸来的时候也这么说沈昊泽的,差点也把他认成儿子了。

他扯了扯我的衣服,暗示我得替他美言几句。

我只好跟小鸡啄米似的一个劲点头称赞他对我比对亲妹妹还好,于是这家伙的脸笑得跟加州阳光似的灿烂。

叔叔阿姨在家的日子里,我多少有了点拘束。虽说他们把我当成座上宾似的侍候着,但我也不能没皮没脸的跟大闸蟹似的在人家家里横行霸道。

我的性子又开始系统重装,我开始装淑女,没事就献殷勤。除了每天背得滚瓜烂熟的礼貌用语之外,还充分发扬勤劳美德。阿姨我帮您择菜吧,我来帮您洗碗吧,我来帮你打扫卫生吧。叔叔我帮您拿公文包吧,叔叔我去给您倒杯水。哥哥我给你削苹果吃吧,哥哥我给你榨了新鲜的果汁……

叔叔阿姨每天对我是赞不绝口,他们跟我爸通电话时,把我至少夸到十万尺的高空上去了,说我懂事乖巧伶俐聪明,字典里形容姑娘的好词基本上全堆在我身上了,还把我夸得里外镀金好几遍,我就有种坐飞机飞在云端的感觉,特飘飘然。

沈昊泽说,他以前没觉得父母在家的时候过得有多逍遥,自从我住到他家以后吧,只要他父母在家我装得特乖巧特懂事特讨人喜欢,但他父母一走,我这条大尾巴狼又恢复本来面目。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