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出版 >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 第9章 身体和灵魂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橙红年代 木槿花西月锦绣 死亡签证 暗涌 绝对控股 人性禁岛一:绝战荒岛(全本)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 极盗争锋 人性禁岛三:八大杀手(全本)

为了得到实习证明,我还是觍着脸回到那个万恶的单位日复一日。王阳那副好男人好领导的道貌岸然的形象在我眼里变得面目可憎。而他每次对我抛来暧昧的眼神,我会有意躲闪,甚至觉得有点作呕。

后来王阳去加拿大一周左右就回来了,他给我带了几罐咖啡,我没敢要。

那天他约我出去吃饭,说是决定要跟我好好谈谈。晚上他带我去了他家,说是外面吃饭怕被同事撞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虽说这已经是他的老伎俩了,但我也只好听命。

他的家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么华丽,普通装修的商品房,房子面积不到百平,倒是买的一些家具陈列为这个房子增色不少。

我四处参观着他的房子,而他从后面突然猛得抱住了我,耳边又传来那种令有我几份熟悉的声音。“这么久不见,想死我了。”他一边说着,手又在我身上不安份地四处游走。

“别这样,求你别这样。”我抓住他的手,努力从他怀里挣脱开来。

“你上次不是挺配合的嘛?怎么,现在想跟我玩欲擒故纵?”

他的身体一直逼近我,我一直往后退。“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是说要和我谈谈吗,那就谈啊。”我猛得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假装淡定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他挨在我的身旁坐下。“做我的情人吧。”

他的语气平淡得骇人,我立马跳了起来。“情人?你指的就是那种专门以提供爱的象征和爱的技巧为职业的人?她是你婚姻以外的非正常关系,她是除了你妻子以外众所周知的女友,她的地位经常被藐视又在无形之中被炫耀,她不必关心你女儿要不要上钢琴课,更不必跟你的家庭去争夺她是否是正统地位?你指的是这类关系吗?”

他微笑地点点头。

“请问你有什么资格决定我的生活?”

“除了情人你还想怎样?我有老婆有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公司有规定,不许谈办公室恋情。”

“除非你拿着离婚证在我的面前宣告你爱我,为了我你可以付出所有,包括对糟糠之妻的承诺。”

他冷笑,“你是想毁了我是吗?你想住到我心里,你交得起这个房租吗?”

“你什么意思?”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种话来。

“我没什么意思。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都是出来玩的,何必认真。况且,做我的情人对你又没什么坏处,你甚至可以不来上班,就可以顺利拿到实习证明。”他看起来有几分得意,仿佛抓住我的软肋来与我谈判是件很有快感的事情。

我有种反胃的感觉。“你威胁我?大不了我不要那张实习证明就是了。”我朝门口的方向大步走去。

他赶紧拉住我,立马作哀求状。“对不起,刚才都是我的错。我是真的爱你,很想好好和你在一起。可是我现在没有办法,你能理解我吗?”

我甩开他的手,看着眼前这个变化无常的男人。“对不起,你让我恶心了。”

他一下子暴跳起来,狠狠抓着我的手。“你别以为自己有多清高,上回你不是很爽嘛,这次我还是可以服务到位的。”

“我警告你,最好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他最终还是放开了我,软软地坐在沙发上挠着头问我,“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爱我的吗?”

“我前几天爱你,但现在已经不爱了。”

就在我开门的刹那,他又一次要挟道:“走出这个门,你就别想要你的实习证明了。”

我开了门,头也不回的走了。此后就再也没去过那个单位。

我还就纳闷了,几年前他那时好歹还是设计公司的总监,怎么现在跑到我们这里当合同总监,虽说职位是与以前同样,但这里可给不了他当年所拥有的权力。

王阳现在坐在我斜对面,我每天一抬眼就可以看见他正儿八经的对着电脑。他话不多,可能是新进公司的原因。而且他上班都目不斜视,除了必要时候和我有什么工作上的交流以外,其余时候就像敲木鱼的小和尚,脸虔诚得像耶稣,心里念着阿弥陀佛。

后来我是从现任老板那得知,王阳之所以没有往日辉煌,完全是因为与妻子离婚,后来妻子把公司入股的钱抽走,他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要知道,他现在的工资比以前可是减了大半。

我多少对王阳存在着恨意与敌意,得知他过得不好,我也就安心了。

那时由于我没有拿到实习证明,又重新到处找工作,日子过得穷困潦倒。后来小七实在看不下去了,厚着脸皮求她爸给我也物色份工作。小七从来没有求过他爸,那次她竟然为我去求,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再后来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折腾,小七他爸也是七张罗八物色的终于找了家广告公司让我去实习,我又重新开始漫长的实习生之旅行,每天吃着榨菜拌馒头度过了我最为悲惨的光辉岁月。

我拿到实习证明的那天,我做了一个惊的人的决定,我要去旅行!有句话不是说,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我和小七两人都特别喜欢去旅行,不过小七这个败家娘们永远都是几日豪华游级别,而我则是个穷酸的背包客。

当我正在家里收拾我的锅碗瓢盆,小七已经来到我家,她穿着超短公主裙,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准备和我上演个离别的车站。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这身装扮是准备去参加派对吗?”

“裙子的长度决定了一个男人在你身上停留的时间,所以我也替你买了一身装备,包管你到时候用得着。”小七把手提袋扔给我。

“我可不需要。”

“不需要?这可是花了三千块给你买的全套装备。我知道你的旅行不是去邂逅男人而是去接受洗礼。我知道你对爱情的希望就像基督徒对耶稣的信仰。但是你要明白,所谓的爱情,不过就是蒂芙尼珠宝在乳沟的位置,不过就是裙子高于膝盖二十公分的距离,不过就是缕空短装与黑色内衣的若隐若现,不过就是腰部以下粉色蕾丝的材质……”

“爱情没有你想得这么肤浅。况且我只是一个坐着绿皮火车去感知生活的背包客。不是一个坐着豪华游轮度假等着爱情光顾的富家名媛。”

“那你告诉我,你要的爱情是什么?”

“要么蓝色生死恋、魂断蓝桥夜、情定西子湖、罗丹卡蜜儿。就像麦雷对曼殊斐儿的一世承诺,徐志摩对林徽因的悱恻之爱,三毛与荷西的跨国之恋。要么给我滚!”

小七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对我一阵冷笑。“你的理想爱情不光丰满,简直就是得了肥胖症。这年头,有的人掏大把的钞票买一夜风流,就算是枕边有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有的人掏大把的眼泪和情感去满足自己失落的精神世界,虽然他的身上还残留着夜总会小姐的廉价香水味。还有的人,一直在寻寻觅觅找寻爱情,但经常头破血流,比如你。”

我把旅行要准备好的东西收拾妥当,拉好背包的拉链。“好了,别在我这里对着爱情高谈阔论,你还是赶紧先把八成新的自己处理掉,免得以后折旧甩卖不划算。”

小七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倦意。“我这八成新的身体至少没吃过男人的亏。而你呢,被一个比自己大十岁的男人玩弄股掌,你比人家窦娥还冤。”

小七可算是捅到了我的痛处,我一直在反省自己当初怎么就爱上王阳那厮了。那男人给不了我要的爱情,也给不了我名份,他可以给我的只是一个带着脾酒肚的老男人身体。世间卖药的人那么多,卖后悔药的却没有。好在半途我悬崖勒马,不然我还在抱着爱的幻想给王阳当免费嫖娼的对象,外加原配找上门来撕破我脸的风险。想起这段孽缘,我恨不得找个地洞赶紧钻进去。

“你就不能不提这件破事吗?”我的脸一点点变绿。

“我提提就是让你长长记性,不是随便什么男人都可以跟你玩巴黎恋人、爱情诺曼底、情定威尼斯的。”

我把手提袋里小七给我买的超短裙拿出来看了看。这不看还好,一看我差点吐血。这露骨的装备穿出来不是在玩制服诱惑就是像午夜上班族,配套的还有黑丝和网袜。

“你给我买的这些玩儿是干什么用的?我的职业即不是站街女,也不拍AV。即没有SM倾向,也没驻扎红灯区。要玩性感玩诱惑你这些道具还是收起来,免得人家问你一个晚上多少块。”

“我就心血来潮,你要不奉陪就算了。”说着她给我摆摆手,示意她该走了。

可是我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再去分析她的紧张局势,我的心早就飘荡在去旅行的路上。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