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出版 >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 第6章 向自己妥协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橙红年代 木槿花西月锦绣 死亡签证 暗涌 绝对控股 人性禁岛一:绝战荒岛(全本)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 极盗争锋 人性禁岛三:八大杀手(全本)

我想,或许生命本该如此。在这个嘈杂的世界里,我只能去谈场不痛不痒的恋情,和一个精神上没有任何交流,生活观消费观截然不同的男人相拥,为了甩掉剩女的头衔当别人眼中婚姻榜样,用尽一生过着不悲不喜的生活,靠着将来的新生命去供养自己的温暖。这就是那种似是而非的东西,统称宿命。

又是在一个阳光灿烂得掉渣的午后,我又跟孙斌进行了一场痛苦级的约会。

那天他和我约会迟到了半小时,见面后第一句话不是说sorry,而是拼命指责交路状况太糟糕。今天的运气有点背,一出门就遇红灯,好不容易赶上公交车路上还抛锚,交警的反应也太迟钝,他好不容易才赶上和我的约会。

听完他的演讲词,我猛然觉得今天应该道歉的人是我。因为和我约会他遭遇了一系列的惨痛事件,我的内疚感倍增,觉得自己就是导致这一切悲剧的源头。

当我还沉浸在内疚当中无法自拔时,孙斌突然问我,“你是不是换香水了?”

我从包包里拿出小七在我生日的时候送我给我香水,起初是因为太喜欢这款的香水瓶,后来竟越来越喜欢这种水果花香的味道,于是对这个牌子很是迷恋。但因为价格早已超出了我的预算范围,一直都没舍得买下。小七看我很喜欢,于是在我生日当天送给我做礼物,兴奋得我差点就在她脸上狂吻。

“是啊,这支香水融合了花香与果香的味道,你觉得怎么样?”

“你们女人就是麻烦,出个门非搞得跟参加化妆舞会似的,把脸刷得像墙壁,造型弄得像龙虾,喷一身的香水像刚出炉的重庆火锅。”

一路无言。沿着大马路一直走,看着西湖边的情侣,长得茂盛的蔷薇花,橱窗里的精品世界,突然觉得世间所有的美好对我来说是多余的。或者,我压根就是多余的。

或许是我走累了,一头就钻进了前面的星巴克,点了一杯热巧克力正准备付钱的时候,孙斌跟了进来。

“这有什么好喝的呀,还这么贵?”他心疼地看着我掏钱。

我环顾了一圈,找了一个靠窗的小角落里坐下,享受着巧克力的醇香。

“喂,我跟你说话呢。”他扯大了嗓门。

“我听见了。”

他在我对面坐下,翘起二郎腿。“你觉得你坐在这里就是有品味了,品味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之上的。没什么钱就别装什么小资,直接到便利店买瓶矿泉水就好了,比这个便宜多了。”

我迟疑了好一会,两个有着截然不同的消费观的人坐在同一张桌上,这随时会引发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怎么,无话可说了吧。你最好还是离你那个小七远点,人家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咱就一普通人,你别老给我追求那么多物质行不行,咱们还没到那档次。”

我又喝了一口巧克力,试图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憋了一肚子的话恐怕再不倾吐我会活活闷死。

“照你这么说,跟你在一块后,我只能穿地摊货吃街边摊背个包包还得买个便宜的A货,逛趟银泰就得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败类?”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不是为了以后着想吗?我们将来是要结婚的,是要买房子的,像你这样大手大脚猴年马月还得清贷款。再说了,你是女人,又不要出去应酬,每天只是坐在办公室里穿这么好给谁看。”

我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着他这张脸。“跟你在一起的一个月里,每次约会你必迟到,但你从来不会say sorry。每一次出去吃饭是我买的单,去买电影票你说钱包忘在家里,每次见面必对我的穿衣品足论足一番。我生日那天你说你人在外地,礼物以后再补。你一堆地摊货的衣橱里有了三件名牌,消费在一万左右,刷的是我的信用卡。而我的衣橱里也有了三件地摊货,价格不到一百元,是你买的单。每次光顾你家之前,你总会打电话通知我记得买你爸喜欢的黄酒,你妈爱好的补品。我从来都没要求你开豪车送珠宝,只不过想保留以前的生活习惯,但你总指责我消费太高。我喝这个牌子的咖啡喝了五年,喜欢这个牌子香水也有五年。但现在你要我扔掉我五年的习惯,跟十年的好朋友划清界线。到底是怎样的好心态让你这么一直保持自我感觉良好的。”

“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你居然会有这么多怨言,你简直强词夺理。”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对了,你透支我信用卡里的一万块钱必须给我还上,我从来没打算要包养你。”

从向孙斌提出分手之后,我经历着噩梦一样的生活。除了父母每天在我耳边絮絮叨叨以外,就是亲大姑八大姨议论纷纷,邻里街坊的指指点点。当然,这些还在我的承受能力之内。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孙斌带着他爸妈隔三差五来我家轮翻轰炸,软硬兼施。他有事没事还拉着我妈的手,说他也不知道哪里开罪我了,说得泪声俱下。我妈一个劲指责我的不是,说我都这么大人了还耍小姐脾气,死活让我跟他复合。

后来,我不光跟孙斌闹翻了,连父母也跟我翻脸了。我留了封信一个人跑到小七家避难去了,这还是我头一回这么霸气。以前无论跟父母闹多大的分歧,第二天自动冰释前嫌一团和气。但这个事已经彻底把我家给抄了,在家我没得到片刻安宁。

在抱着枕头出现在小七家门前的时候,心里所有的闷气怨气一股化着热泪往外飙,我抱着小七没命的哭,枕头湿了半边,鼻涕大把地往她蹭。

“哎哟,怎么了这是。”小七把我扶到沙发上,递给我一盒抽纸。

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哽咽的说:“你先把空调的温度调低点,我要冻死这只蚊子!”一只不知死活的蚊子在我眼前飞来飞去跟跳芭蕾似的。

小七暴力地替我干掉了这只蚊子。而我也粗鲁地替她清空了冰箱,并且大致讲述了我最近的惨状,求她发发善心收留我几天。

她告诉我:“妞,我们扮得了淑女,装得了萝莉,杀得过木马,耍得了流氓,但我们确定是好姑娘。我们也会颓废,也有每个月有那么几天,也会虚荣的炫耀一万块的手表,也会因遇人不淑而狂躁抑郁,但请别向现实妥协,别向那些所谓的“为你好”而妥协,我们只尊从自己的内心,只做自己幸福的向导,不做别人眼中的择偶榜样。即然咱不爱,他不滚,咱就自觉滚。”

我喝完最后一罐盐汽水,掏出手机,“现在的人都很忙,只有告白需要面对面,分手只需编辑短信。”

“你已经跟他分了,删除了的所有的联系方式,不要再跟他有任何瓜葛。就算他穿上燕尾服一脸歉意的挽回你。”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做事太冲动,但冲动过后至少没落下后悔。要真跟这男人结婚,每天守着他的五金杂货铺,我现在没准是在背着娃手里提着鸡和鸭在去婆婆家打扫卫生的路上。

车子进入弯道,小七帅气的打着方向盘,问我要不要去喝星巴克。

我还沉浸在对孙斌的回忆当中,压根就没听见她的问题。

“喂,想什么呢?刚问你问题你没反应,咱们现在正前往星巴克的路上。”趁着红灯小七跟我说。

我朝小七微笑点头,生活就是在唱戏,故事雷同,纯属巧合而已。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