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出版 >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 第4章 相亲款式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橙红年代 木槿花西月锦绣 死亡签证 暗涌 绝对控股 人性禁岛一:绝战荒岛(全本)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 极盗争锋 人性禁岛三:八大杀手(全本)

那还是的在几年前,我妈眼瞅着我快步入大龄剩女的行列,四处给我张罗着相亲。不知从哪里搜刮来一堆不同品种不同款式男人的照片,只要有我中意的我妈就把人给我约出来见面。我实在受不了她每天在我耳根子旁边催我找男人结婚,就像自己积压了二十多年的货非要清仓大甩卖了不可。而那阵子父亲身子不太好,我也只好从了我妈。

我大概从七八十张照片里把孙斌给选出来的,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帅,而且他文质彬彬的气质我觉得顺眼。再说那时那种情况,我妈豪爽地扔给我那么多张照片,谁有空一张张看下去的,翻了几张觉得凑合就暂时先见面。一来安抚我妈那颗女大没人要的心情,二来我其实就是在敷衍我妈。

相亲约会地点就定在我家对面的咖啡馆里。自从相亲成为主流的交友方式之一后,那家咖啡馆里的生意顿时火爆的很。我记得以前我去的时候,冷清得像殡仪馆。

那天小七也非要跟来,说是多一双眼睛帮我参考,二是这么好玩的事情不能没有她。孙斌是单刀赴会的,一开始他还以为小七才是他今天的相亲对象,一顿猛夸真人比照片上漂亮。我是典型的双重性格,对生人一向无话可说,对熟人滔滔不绝。

小七帮我打起头阵,跟孙斌聊人生,聊得很欢畅。谈理想,谈得很透彻。我甚至觉得今天的主角不是我,而是她。

后来一杯咖啡下肚,三个人的话匣子才慢慢打来,我也渐渐融入到他们聊天的队伍里去。小七为了让我更快进入角色,对孙斌一个劲夸我,反正我那点破事被她添油加醋描得绘声绘色,连我自己都要被小七编剧的能力深深感动。小七还向孙斌聊起我们大学时期的那点事,说那时我们学绘画,没好好学习,毕业后压根看不懂毕加索。还说我们俩的生活虽然跟艺术无缘,但我们绝对讲究生活品味。

一提起品味,孙斌顿时觉得自己也很有档次。我记得当初他点头赞同,然后说自己也是个有品味的人,他的衣服全是中国驰名商标。

他说完小七所有的话都塞到了喉咙里,然后一个劲拼命喝咖啡。快要结账的时候,孙斌说自己肚子疼,需要去趟厕所,一去就去了半小时。

我和小七两人坐在沙发上死等,毕竟初次见面不打招呼就这么撤了很不礼貌。

孙斌从厕所里出来后看见我们还坐在沙发上喝咖啡,脱口就问:“你们怎么还在喝?”

“等你喽!”小七没好气地回了句。

孙斌歉意的点点头,“不好意思啊,我去买单。”

“等你买单黄花菜都凉了。”小七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就在孙斌躲去厕所后,服务员拿着账单站在我们面前耀威扬威了五分钟。

我只好朝孙斌赔笑脸,“单子我们已经买过了。”

“真不好意思,还让你们买单,下次我请回来。”

小七又嘀咕了一句:“下次让你买单,你估计又躲厕所半小时。”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小七就和孙斌结下了很深的梁子。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轻如空气重如摇滚的精神圣斗士,虽然在这个布满了虚情假意的情爱世界和物质糜烂的现实世界里,我依旧冷静地保持自我风格,越是物欲横流,我越要坚强的生存下去,越是浮夸虚伪,我越是追求我的爱情伊甸园。

但我还是败给了我妈。相亲回去之后,我妈就总觉得我跟那人情投意合,寻问我跟那个见面的感觉如何,什么时候请人家到家里来做客。

我得承认,有些所谓的感情并不是两厢情愿,只是为了履行某种义务。比如我和孙斌的交往。他的条件只能说很一般,自己开了个五金店,全家挤在五十平的老房子里。

要我在20出头的年龄,就这种条件的男人我妈早给我过滤。但我已经成剩女了,她觉得可以把我嫁掉就不错了,她现在只要求是男的、活的就行了。

而自约会结束之后,孙斌莫名其妙经常打电话到家里来。每次都是我妈先接的电话,电话里两个人俨然就是一对母子的交流口吻,我隐约都可以听见孙斌在电话里对我妈虚寒问暖,接着她就会眉飞色舞的把电话递给我,让我跟孙斌好好聊聊。

在两家人的极力撮合之下,我勉为其难地答应跟孙斌以男女朋友的方式交往。这会儿我妈我爸乐得合不拢嘴,男方的家长也一个劲夸我懂事孝顺,我看着孙斌那张文质秀气的脸,觉得全世界我是最大的一个讽刺。在所有人欢腾的那刻,我的眼泪几乎都要掉出来,不是因为感动,是觉得自己很可悲。

孙斌第一次牵我手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别扭,几乎想抽出来,都被他的话给挡回去了。他跟我说,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是很习惯两个人的生活,没关系,我会给你时间,只要慢慢适应就好了,然后他牵我的手更紧了。为此我回家专门洗手洗了很长时间。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内心很排斥,却要假装自己很心甘情愿。我就像是一只披着伪善袈裟的大尾巴狼,可我又不忍心让父母再次失望。有时候,爱情也是没得选择的。

我发现我和孙斌真的不合适是在小七约我出来吃饭,我俩就定在市区的一家主题特色餐厅里见面。那天孙斌就死活不同意我去,“你现在都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不能像以前单身那样随随便便。”

“我怎么就随便了?我最好的朋友约我出去吃个饭,这点空间和自由都没有了吗?”

孙斌见我怒了,赶紧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完全可以叫她来家里吃饭嘛。你们俩不是好姐妹嘛,在家里吃多热闹。”

“她来家里吃饭是热闹,但我妈就要忙着张罗了,而且她也吃不惯我妈做的菜。我和小七有阵子没见面了,在外面吃饭还能顺道逛逛。”

孙斌勉强同意我跟小七出去吃饭,不过他提出他也要去。

我们三个人第二次在一起聚会。不过这次孙斌是以我男朋友的名义去见面的。

席间,小七忙顾着跟我夹菜,说我谈场恋爱谈得都瘦了一圈,还指责孙斌压根就不会照顾我。

孙斌立刻反驳,说我太过于挑食。

我淡淡一笑。这阵子与这个男人交往内心所有的挣扎我都没有告诉小七,我总觉得是自己还没有适应两个人的生活。也许给我更多一点的时间就好了,我坚信。

饭后,我和小七喝着饮料吃着水果,聊着各自单位里发生的八卦离奇事。我踢了踢孙斌的鞋子,示意他可以去买单了。

谁知他假装并不知道,双手抱着琵琶看着窗外,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我对小七说我去趟洗手间,然后去买了单。

从餐厅走出来,孙斌先去拦车,我和小七走在后面。小七拉着我的手问我,“何心,你过得好吗?”

我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努力仰着头不让眼泪往下掉。

“挺好的呀,可能我跟他交往的时间太短,大家还在磨合期吧。”

“我可警告你,你要敢过得不好,我跟他没完。”

孙斌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朝我们挥手让我们赶紧过去。我对小七说,“今天你没开车,你先坐车走吧,咱们俩刚好反方向。”

我看着小七钻进车里,对我做了一个保持电话联系的手势。

看着小七离去,我的脑袋晕晕眩眩的,可能刚才积压的眼泪全塞到脑袋里了。没等我回过神来,孙斌拉着我朝公交车站走去。

“我有点不舒服,能不能不挤公车。”

“你骄气什么呀?”孙斌不耐烦地甩给我一句。“刚才吃饭的时候看你跟她聊得不是挺好的,怎么挤公车你就不舒服了。”

要搁以前我那火爆脾气,姑娘自己打车回家睡大觉去,至于找个男人还得天天过得小心翼翼如覆薄冰的。冷静,必须冷静。我压着火轻轻问他,“你是在为刚才我让你去买单的事情生气吗?”

他甩开我的手,大马路上就朝我吼:“我是你男朋友,养你我没意见,但我没必要把你的女性朋友一起给包养了吧。再说,你那朋友不是很有钱么,你抢着买什么单?”

大马路上的喧哗似乎一下子都静止了,而我也像冰冻千年的冰雕一样站在马路中央无法动弹。汽鸣声、喇叭声、争吵声,所有的噪音朝我涌来。

“谢谢你啊,姑娘我自己花钱请朋友吃饭,不动用你一毛线。姑娘我现在自己打车回去,你那两块钱公交费我也替给你省了。”

我转身拦了辆出租,以最快的速度跳进车里。一路上,眼泪跟黄河决堤似的哗啦往下流。手机开始响个不停,我以为是孙斌打来的道歉电话,本想把手机给关了,仔细一瞧是小七。

“死货,我打车到家了,给你报个平安,你们回到家了没?”

我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还在路上。”

“妞,不是我又泼你冷水啊,你这找的哪门子男朋友。算了,我到家了,晚点给你电话。”

眼泪滴打在我的手机屏幕,接完小七电话,我关机了。

从那天回来之后,我妈只要一跟我提起孙斌我就跟她急。而我又重新过着了以前的单身上小日子,一觉睡到大中午,披头散发地穿着睡衣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整天抱着电脑看韩剧,屋子里的水中植物也快适应了沙漠化环境,金鱼缸里前几天买的鱼全淹死了。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