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仙侠武侠 > 吾道仙途 > 第11章 先生献策捕贼奴

吾道仙途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剑心长虹 重生之擎天大陆 逍遥剑仙录 一剑弑仙 风回路转 武侠世界群英传 无极剑侠传 神羽剑客行 吾道仙途 蜀山志

李福目瞪口呆,顾不得其它,一跺脚,腾地跃起,手一搭,已上了房,所幸房内也是无人,不然怕是要闹起来。四下搜寻,夜色已临,视线哪能及远,更兼房屋鳞次栉比,小巷众多,曲折掩隐,哪里还寻得着!

如飞般回到客栈,掌柜安然在柜上打盹,问一声,果然未回,一屁股坐地上,掌柜惊,忙出相问,李管家揺头,再问,再揺头,逼问,这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将起来。

一听是当阳县公子从本客栈走失,掌柜大惊,一连声的大呼小叫,差点引来街上的兵士,全部人手齐齐出动,客栈内,房内,街上,巷内,百姓家里,火烛明灭,找了个遍;行李在,马儿在,管家在,就是俩小家伙不在!只有房内包裹里塞着张纸。却是一封信!

不多时,楚家也来了几人,班头老杨带头,才说是按老爷吩咐快马加鞭,下午已到的长兴,去往天然居,听掌柜说是往这边来的,一路问了过来,中途又被巡街军士拦住,解释半天,这才问到这里。

顾不得多说,杨班头安排手下,先于这周围再寻一遍,自已托起李福,上去房中,取出那信来,却是给楚父楚母的,上面说道:“父亲,母亲,孩儿不孝,虽也知应当读书立志,修身养性,进取功名。奈何这书实在读不下去,每日百般应付,却如行尸走肉!孩儿心苦,父母失望。如今孩儿欲自行游历一番,以开眼界!心知父母必不允许,是以如此,恳请不要责怪李叔,自外出以来,李叔忠心耿耿,尽心尽力;孩儿为寻计脱身,多有伤害,在此赔罪!尚请勿怪,非凡儿本心也!小丁乖巧,孩儿强他跟随,也请不要罪之,孩儿且先离去,偶有所得,必速归家。凡儿敬叩金安!”李福听老杨读罢,拿过来再看一遍,忍不住大哭起来!一时凄惨,不忍目睹!

杨班头忙劝,言道:“我等还是再寻几遍,若实在寻不着,也当速速回归,禀老爷处之,你这等伤心,于事何补”李福听言,随止住伤心,打起精神,再于更大范围寻找起来。

李福不死心,寻了一夜,至天明,仍是毫无踪迹,看看人多了起来,无可奈何,众人拿了行李,只好回转当阳。

楚母自得消息派出人去,早已哭成泪人儿,一夜未睡,现得了这结果,一声叫:“我那可怜的儿啊!”早晕过去了,众妇和着春香,忙忙抬进房中,着急救治;

楚县令听罢报告,又叫过李福,过程一一问明,再无遗漏,边上先生捻须听取,不发一语,两人再三看过楚凡书信,楚父道:“书房说罢!”也不去问责李福,吩咐众人下去,单叫过先生,回转书房计议!

楚父捏着那信,沉默良久。

先生几番欲有话说,却想到他信上那句‘……奈何这书实在读不下去,每日百般应付,却如行尸走肉……“似是自已逼得一般,不好开口,也是内心叹息,没有话说。

沉默终不得久,楚父想的半天,说道:“梅先生,你怎么看待这事情……你不要多想,这事我知与先生无关。哎!这逆子,气死我了!”

先生得问,也就将心中所想讲了出来:“老爷,叫我说,前次少爷去古县就有些古怪,定是那时已定了出走的念头,嗯,这是事之始,至于原因,想来上次林公子那事激起了他少年心性,吃了亏,感到丢脸,因为之前少爷可是一直喜好读书,颇为听话来着,定是这件事情让他有了改变,上次事后他可是不但听你说,过后还问了我不少的,他所谓的‘如行尸般‘想来就是指后来这段时间了,至于如何得的这般计谋,倒是希奇,就连李福这等精明之人也不能对付,倒是颇为奇异!”顿了顿,又道:”原因我想我已明了,应就是他觉得读的书不能用于识破林公子这般奸侫,因此想要去见识,在家里可是得不到的!你又绝不肯放他,方才这般。“

喝口茶,:“老爷你觉着呢?“

“嗯,古县来人连我当时也是颇为奇怪的,你这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确是两月前他才古怪起来,不复往日之象,这之间也就那事了……还有么?先生但讲无妨“

“还有……这样啊!“先生斟酌一番,说道:”一则使人前去古县,报说此事,防他困境再去,届时好早得消息,同时细查一下古县那里为何突然邀他前往,寻下根由!另外凡儿两人出门在外,盘缠如何,也须徐家弄明。二则两个少年,也就一夜时间,当不至于跑出太远,不若发下海捕文书,就说……恶仆丁胜,卷物私逃……嗯,须再重些……老爷定罢!就在这长兴周围,重点搜捕,也是希望。三则既然事由林公子而起,老爷可探查这林公子去向,或者少爷会去寻他,这条线定有消息才是,只是时间上不好确定!或可用些方法,若少爷真去寻他,能得他来知会则是最好。“

先生手指敲桌,总觉那里不对,思之不得,只好随口:“还有一则,李福,夫人那里,老爷须得小心,务使不要内乱,再生事端……我想少爷若是此次全是他的主意,倒也可稍放宽心,有此心智,这长兴地界……倒也是去得!“又拿过信来,再看一遍:”是了,这上面说‘偶有所得,必速归家‘果然是心中块垒不除不快!公子一不为贪玩,二不作邪念,三不为仇恨,四不为厌家,只为解惑,这个惑也确是需他自已才能解之……好啊!好啊!只是年岁太小,使人担心!老爷,我所思之,也就这些了,你看呢?“

楚父听罢,思考再三,点头:“先生分析的不错!是啊,小小少年……只是这追捕……哎!罢了……想当年,本县也是小小年纪就孤身一人……哎!不说了“

“来人啊“

“老爷!“

“叫李福,杨进过来“

先生只当他不忍将儿子当犯人来抓,忙说只追丁胜,二人定是在一起的,有了一个,就有另一个。

两人前来,安抚完李福。按梅先生建议,楚县令分别安排,交待下去,各自前去准备不提,又决定自已去长兴府拜见府台大人,只是得知三皇子殿下就在长兴,也不知所为何事,想是就有文书,也还没有下来。也不去管他,必竟儿子事大!

且说这楚凡与小丁怎么弄的呢?原来楚大少爷原本是要小丁去找些蒙汉药之类来的,喝酒李福自是不会上当,但是立即就想到要是对李叔用这个,自个儿心里就过不去!更别说这种下作手法,身为君子的本公子更是不耻使用的。

然后又想到住客栈,只要到了夜里,都睡下了,一跑也就成了,但看李福这小心劲儿,怕是不易。再说这离家近,时间长了怕有变故。

到了天然居,看见好多人吃饭,就想到吃了就得方便啊,这是个人都得作的事啊!你李叔看我像看贼一样,也不至于看我去方便吧?若是方便时刚好茅房里有个洞……嗯!没洞也可弄个洞出来不就是了,要是再有个晚上看不清的时间……这才叫过小丁,先换钱,太重太大不好带。让换了钱就赶紧的去寻个地势复杂点的、人多点的、就是好藏、好跑的地方,一定要有茅房的,然后……你懂的。小丁当然懂了,不过挖洞太累,找的这地儿复杂,太好跑了!心一横,狠狠的一脚过去,哗啦一响,撒腿就跑,先来个演习!又约好了这过程,我先跑,你再找个机会跑,最后我们去府台后门处见面,到时候再说!

等到去了这里,一切都太顺了,居然还有个客栈,连吃饭的地儿都有了,刚好还能给休息一下,给父母写个信,说明一下,好给李福有个交待。

后面就是这样了,见李叔中计,这进了茅房,偷眼一看,正说话呢,如飞般就从这缺口处跑出,也顾不上喘气,只恨不得背上再多两个翅膀,向着府台府就去了!

那小丁自是机灵的很的,只看李福一动,他就一闪,早蹿到一处房后,找个阴暗地方藏起来装死了,支起耳朵,听得李福窜上跳下,直到听得他跑过,知是回客栈了,这才小心的反方向绕几个圈儿,去往会合地!

到了府台后门,张望时,边上蓦的现出个人来,一把拉住,一看,正是自家公子,黑暗里眼光闪闪!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赶紧离开,这要碰到巡街兵士或府役被弄进去,可不就前功尽弃了!

夜色里两人如惊弓之鸟,躲着人,四处寻找,终在亥时前后寻得一孤身老汉处,灯下正洗着脚;

小丁编出个话儿,满嘴里甜言蜜语,双手间送上铜钱,清出柴房,弄些个不齐全、香喷喷的被褥,地面上垫好稻草,找根棒儿,顶好门户,躺了下去,还好夏天季节,遮个肚儿也就是了,要不娇生惯养的楚大少非得被这老汉的被褥香味给弄晕了不可!

两个家伙兴奋异常,楚大少一改平时谨言慎行,举止有度的修行,和着小丁打打闹闹,叽叽喳喳的弄了一场,兴奋过了,这才玩个草儿,闭上眼,细想起来!

心想终是跑出来了,且得外婆及表弟相助,这短时的用度也不用费心,只是后面的事情还得好生计较一番才是,可不要弄出个流落街头,孤苦零丁,可怜无比,最后灰溜溜的如丧家之犬般凄惨无比的景象才是!

前前后后把脑袋差点都快想破了,这才定下主意:“嗯,先得弄个住的地方,这里不是长久之计,谁知这老汉是个什么人!然后住的稳了,再先……找找林公子,看他是不是府台二公子,在不在家。若是在…..上次的事要问个明白才是!若不在……若不在……那就先离开这长兴城,终是离家太近,太危险!爹爹定是到处找我,不行,明日出去也要小心,赶紧办完这事快走,去哪里呢?……先生说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万卷书不知够了没有,却不想再读了!这万里路此刻正在脚下,……万里路,万里路,万里得有多远啊…..哎,管他呢!明日再说。……这些银子,能用的几日?也得计算明白,不然,这没钱可是寸步难行的,总不能再去找表弟……又怎么弄钱呢?……表弟那办法……不行啊,就算我愿意,这里没人认识我啊……哎,算了不想了……还有……”

想的个晕头晕脑,也没定下几件事来,还有好多的事情觉得没弄明白,有心想弄小丁来出出主意,看看他怎么看,却见他睡的正香,这一日也是累的很了,想着自已把他弄出来,受这般苦,不忍,也不去动他了,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两人就被老汉吵醒了,原来老汉卖菜为生,这要早起的,作早饭时要弄柴火,两人把门顶个紧,不得已叫起来!无可奈何,起来收拾,倒喜老汉弄口剩饭把水煮了,两人也分得两碗,也不管那碗脏,也不管那饭稀,先填个肚儿。

老汉自去收拾生计行头,推个小车,忙忙出门去了,却锁了自家门,只留下伙房柴房,由得他俩在此,说声午时不回,要吃自已弄,灶头东西到也齐全。

楚公子一宿没睡好,眼胀嘴肿的还想再来,小丁却是精神抖擞,把个眼儿看向楚少,欲要听他江湖大计!

楚少打起精神,两人坐在门阶上,所幸楚公子毕竟有些学问,小丁丁也是聪明伶利,没费口舌,也就定了个行程,嗯,先去找林公子,再说下一步!

此时再看看这地方,这被褥,楚少心中一阵倒腾,恶心一下先!没办法,大小客栈都不敢去,别的去处又没寻着。

摸摸身上财物,心下稍定,忍住困倦,两人上的街来,人不多,大都是吃早点的,卖早点的,买菜的,卖菜的,两边铺子基本没开张,一阵风来,身上倒有些凉嗖嗖的,楚少拉着小丁,寻着个早点摊子,弄过几个大包子来,再塞一通,喝口粥,身上暖了,肚子饱了,这心情也就大好起来,也能注意弄弄仍还皱着的衣衫,不算齐整的头发,将就这摊边,两人互相帮着弄好。两下看看,除去楚少眼窝稍青,倒与平日差不了多少了!

街上走着,还好不似昨日满街的巡兵,清静许多,两人却也无聊的很!

走着走着,看看人多起来,却是已快到府台衙门了,天然居那边仍是人来车往,就像是一大锅烧开的水!身着公衣之人也多起来,两人小心起来,不敢怠慢,专捡着边上走几步,看几步,慢慢靠向那威严肃穆的府台衙门。

小丁拉着他,转两转,去了后门,门两边站着两衙役,皂角衣,玄色靴,手把刀柄,不怒而威!想是昨晚睡的好,这当下刚当值,正精神着!门前干干净净,想是门房早扫好了,哪里像楚家后门,只怕到的中午时分也是清清淡淡的,长虎也定在打盹!看这气象,两人不敢上前,又退了回去!

左右没个主意,正为难时,却见偏门里出来个小丫头,仪容不俗,眉清目秀,虽无十分姿色,却也动人,手中挽个巾儿,挪着小碎步到的街中来。

看的几眼,楚凡一呶嘴,两人跟上几步,远了那有些惧怕的后门,小丁上前:“这位姑娘请了!”那丫头也不害怕,把个亮睛睛的眼珠子看来,见是两位少年,问话的青衣,仆从打扮,边上一位剑眉星目,长身玉立,气度不凡!只是有些倦容,知是主仆,定有些来历,不是险恶之人,又见礼貌有加,也就止了步,笑呤呤的把那目光先放在楚少身上,嘴里答话暂丢给小丁!“两位公子何事呀?”

“我家公子与你家二公子是为好友,两月前他约了我家公子前来会他,不知如何能见,可否请姑娘通禀一声?”

“啊呀!原来是二少爷的朋友啊……可是二公子两个月前去京城了啊,他没和你们说么?”眼中疑惑戒备起来!

“那么王虎王熊在么,可请他二人前来?”楚凡忙开口,小丁可是不大清楚那二人的姓名的!

小丫头再无疑问,“他们跟二少爷一块儿去的,还带了李龙李豹,也没说多久回来,你们可是见不着了,这可如何是好呀?”得,反替他俩着急起来了!

楚凡松口气,上前几步,作揖道:“多谢姑娘,既然林公子不在,我便回去了,若他回来,就说当阳楚凡前来寻过他了”有心赏点碎银的,身上却是没有!只好作罢,却为此感到别扭,心说以后也得带些零钱。这毛病一养成,每遇这等时节,成了倒是很爽,不成则如猫儿爪子挠心一般,很是难受!说完对小丁道:“我们走罢,先去逛一逛。”

小姑娘有些幽怨的看着他俩离去,心说怎不多少再说会子话啊,又想到这是二公子的朋友,身份想来也是不一般的,多少也没自已纠缠的份儿,叹口气,跺一下脚复去忙自家事,只是频频回头看那美少年的背影。留在心上,盼他再来!

楚少有些轻松,心道这林公子果然是府台的二少爷,虽说前事还是不明所以,至少不是个骗子!叫小丁靠近点,两人嘀咕,此事已了,这长兴虽然熟悉,却是不能久呆,不若也去京城,见识一番,也算是不枉出来一趟,更得身有这许多钱财,那里不可去得!

主意一定,便放松起来,更得这城里此时时辰已差不多了,各行各业忙忙碌碌的,活泼热闹。两人却不敢过分张扬。京城在长兴北面,须出北门,两人边走边说,最后依得小丁,往马匹市场而去,说好要省钱,只买一匹马,不累走路,累了骑马,咱不急!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