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仙侠武侠 > 吾道仙途 > 第8章 酸甜苦辣俱尝遍

吾道仙途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剑心长虹 重生之擎天大陆 逍遥剑仙录 一剑弑仙 风回路转 武侠世界群英传 无极剑侠传 神羽剑客行 吾道仙途 蜀山志

六访亲上

这一出门,楚公子胸中郁气一散而空,眼中早不见了李福等人的影子,天地间只剩自已一个人般,一马当先,死命的奔跑着,也不知是急欲到的外婆处祖孙同乐、还是要在这天地间寻些什么希奇。直如放飞的鸟儿,撒欢的狗儿,这般自由,实在是稀罕

的紧。看看前面一片树林,不觉慢了些。

众人除了李福微笑,心下明白外,小丁及徐家两位就搞不懂了,一脸奇怪,心说这路儿半年前才走过,虽说眼下初夏,景色怡人,但也不至于如此兴奋吧?

“慢些,慢些”小丁急急赶上,忙忙的喊。

“公子,慢些啊”

许是发泄的有些够了,放缓了马,楚少冷静了些,听见小丁叫声,回头看去,后面人离的确是有些远了,随住了马,只把四周景色往眼中收,只见大路两边树木从杂,随风微动,苍松翠柏,参天蔽日,初觉清新,不到片刻,也只得不过如此四个字,无甚奇处。蓦的脑中现出‘逢林莫入’四字,看的分明,这里定是那个‘林’了,傲然一笑,依着那个‘莫入’,观察起来。

小丁把马靠过来,“公子,等等他们呗”

“嗯……”

看了好一会儿,也看不出个所以然,除了虫响鸟鸣,就再没个动静,却也没有什么剪径的强盗,少见的妖怪,还有就只是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摸摸

头,“小丁……”

“小的在”

“你看这林子,幽深茂密……,似有古怪,你……怎么看?”

小丁无语,心说这有鸟的个古怪,这条路是官途大道,只不过现在有些早而已,待得再过个把时辰,人来车往,那还有这般清静,有古怪也不会在这里,有心逗他;

“是啊,我也觉得有些不对,你看那边,黑压压的,会不会有强盗?”

楚少一慌,定睛顺着小丁所指仔细看去,确是黑呼呼的一大团,看不甚明,不觉脑补那里就是藏着人,心下有些着忙,有心后退,又有些犹豫,觉得不能如此胆小,一时紧张傍惶,神色不对付起来。

小丁暗笑,手入包裹里悄悄寻着面饼,掰下一块来,一抖手打了过去,却是一从灌木,有些紧密,忽拉拉的一阵响!枝叶摇动,小丁嘶声大叫;

“有强盗,快跑啊”

楚少大惊,不禁手一紧,腿一夹,就要打马飞逃,却瞟见小丁坐在马上稳如大山,只捂住嘴偷乐。见他看来,忍不住了,松开手哈哈大笑起来,已是笑弯了腰,都快趴到马背上了!

“你,你,咳咳咳!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楚少明白了,脸腾地就红了起来,一拽缰绳,手忙脚乱的就往他这里靠来,手中马鞭没头没脑的抽了过去,却是距离不对,全打个空,小丁早闪一边去了,犹自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正要再打,已看见后面三人来的近了,低声威胁道:“你等着,哼!“

又道:“还不收声,要死啊你!”

回头看向三人,脸上红潮已淡了,高声道:“李叔,两位徐叔,怎的这般慢啊!“

李福停了与徐管家的闲话,笑道:“老喽,不似你年青力壮,跟不上啊,公子还是慢些,体谅体谅老奴才是啊……“

徐家护院头领徐进昌也道:“公子爷莫急,今儿个走的早,时间是足够的,慢慢来,离的远了,有些意外就不好了“

徐管家徐升笑对李福道:“想是你家老爷家规森严,看公子这样儿,就像刚出笼的鸟儿一般,想是憋坏了吧?哈哈“

李福微微一笑,却不应他,只对着楚凡道:“你徐叔说的对啊,少爷,这一路风景也是不错的,慢慢走,慢慢看,不急,不急啊!“

楚少爷顺过马,跟在李福旁边,也不出声了,慢慢进了林中,眼睛四下张望,又希奇起来,这次却是真的看起景色来了!

徐升犹不甘心,笑道:“公子看这景色如何?想必不常见罢!可要好好欣赏一番啊,这时节啊,外面可比县衙里舒服多啦!“

李福不悦;

看看他,心下着恼,也不插话,却是想看看自家公子怎么应他!

楚凡却没听出这话不对,老实答道:“平时倒也常去四处游玩的,只是没有今日这般感觉,觉得很是不错!想是平日里不大注意,倒误了这自然之美,“

摇摇头,自嘲一笑,心说也就这样,心动时觉着不错,不在意时也就那样,也就是些树木杂草,有什么好看的,没的为此没完没了!

随口问道:”你家少爷也常在外玩耍么?“

心想要是徐杰要是也好这风景之美,那就无趣了。却不知那杰少爷与他相处不多,真要知道他之所好,自会同样猛叹无趣。

徐升只觉仿佛老虎要吃天,却无法下的口去,这话头不好接,不由的随着他问想到自家徐杰公子身上,暗骂:“那个小王八蛋,跟他爹一样,一家子全都钻到钱眼里去了,精明无比,好不吝啬,真要是贪玩可就好了,当有不少机会弄些好处!“

心下不爽,只好答道:”不大出去玩耍的“

李福微笑。

徐进昌加进话来:“说起少爷啊,可是很聪明来着,打小就会经营出入,年岁别看不大,家里一应钱粮琐碎,早已清楚,老徐有那小子经常帮忙,可是轻松的很的,我等很是羡慕来着!“

李福大笑。

徐升讪讪道:“是啊,说起这个,连我也是服他的“

这次却是换了小丁一马在前,不多时,已出了林子,又是一条宽敞大道,放眼间,已有不少赶路之人了,当下无话,稍快一些,前行而去!

不到午时,长兴府已然在望。楚凡又起精神,赶着小丁,聊起话来!

“这府里总比县里大的多罢?可有什么好的去处,总要寻个机会去见识见识!小丁啊,你怎么看?“

小丁又翻起白眼,心说这公子爷怎的这次出来竟同个傻的一般,历年来每次前去古县省亲,大都是要在这长兴城停留一二的,你不知多大?虽说老爷夫人跟着,但这城中有名的些个去处,也是大都去过的。倒不知他还要见识个什么?

“我倒是知晓有个去处,是咱县里没有的,不知公子有无兴趣?“

“快说快说,哪里啊,有些什么?“

“城中铭烟楼啊,那里的姑娘可是很不错的!就是不知公子可有胆子去?”

“你……你个王八蛋,哼哼!看来你倒是有我不知的事啊,我倒是想问问你,这个‘很不错’,是个怎么滴不错法?”

“嗤,又想蒙我,告诉你吧,我听说的!不行么?“

“哟呵,听谁说的?“

“不告诉你”

“嗯?反了你了!快说!“

“有次吃饭,酒楼里听人说的,行了吧!“

楚凡撇嘴,心说我早就知道你小子怎么可能有那般能耐,吹牛吹破了吧?不过也被他这话勾起了心思,九分胆怯,一分心盛的幻想起来!

李福上前:“公子,在此城中休息休息,用些茶饭再走如何?”

楚凡沉呤,心道这次出来的本意是要寻个机会试试独自闯闯这天地的,老是跟着这么些人,叫我怎么弄?就如李叔这般虽说很是关爱,却总是诸多规划,让人不好反驳,没意思的很!

这外婆家的人看的也是甚紧,眼下再无机会,再说外婆那里终是要去的,不若早些前去,然后再作计较,定要随了这心!

主意已定,笑道:“我已十分想念外婆外公,恨不得立时见着,思念心切,这就去罢,早到早好,走罢“

说完不待李福回答,更是加快马步,直奔城门而去。

李福心下了然,不理他那鬼话,突然担心了起来,心道这去到徐家,可得小心了,少爷这心思甚坚,别弄出古怪来,出个大事件。

入城门步行时,对小丁使个眼色,挤一块儿小声儿交待:“你可给我盯紧了,不要误了大事,总要先宽了他心,然后安然回返才是正理,

别弄出事来,你我将来须不好回去交待!“

小丁一楞,明白过来,不住点头称是。

反是徐家两位却说什么也不走了,硬是这般理由,那些原因的裹着几人寻了个酒家,点几个菜色,打一角小酒,杂七杂八的上上来,吃喝起来!

话题倒是不多,酒足饭饱,徐升弄个签儿来剔剔牙缝,喝口茶漱个口儿,结了账,起身道:“走罢”直去弄马去了。

众人一行再无他事,傍晚时分,到了徐宅,徐老太并着徐老爷子,及两个儿子,孙子孙女,一家子齐齐围将上来,七嘴八舌的迎着楚公子,李福等自去各自收捨不提。

一时话里话外,翻来覆去的将楚县令楚夫人近况问了一个遍,楚公子路途中事访了个够,这才一一散去,只剩下两老人及着两孙儿再说些心肝宝贝之类。已是外边叫起饭来。

片刻时间各色菜肴流水介送将上来,蒸的,煮的,炸的,炒的,腌的,炖的,拌的……楚少爷目瞪口呆,心说怎的比年饭时也差不了多少了,这是怎么回事?不过仍是欢喜不已。

他又不好问,也不得不连声应付着老两口亲热的招呼声,好难得才有时间,正欲低头,准备大快朵颐,心中早瞄着那盘鱼了,手中已拿好了架式就要出击,却看见面前小碗早已堆积如山,只叫得一声苦也!

正所谓盛情难却,这道理楚少自是懂的,可这桌上原本色香俱佳的山珍海味,待得来到自家碗中,已是惨不忍睹!

你看那糖醋里脊,红艳艳妙不可言,上面硬是盖上一块黑忽忽的椒盐排骨,再上面又是一支蒸乳鸽的腿,汤汤水水的淋将下去,更别说底下里还有什么景色不敢现世!

更得此时徐杰使坏,一筷子夹来一个红烧鸡的屁股,欢声叫道:“哥哥多吃些,完了好去玩耍!”只把个亮闪闪的眼睛看着他,一下将那屁股按进他碗中,再搅拌一番;

还有边上的舅舅舅母等好些个人,笑呤呤不知多少个眼睛,都看着他,仿佛在说着‘快吃吧,多吃些!

可巧老夫人慈目善目的这当儿再催一声儿:“快吃吧,多吃些,你爹那个小气鬼,看看把我孙儿养得好瘦,这下好了,在这多住些日子,看外婆不将你弄的白白胖胖的,回去羞也羞死他!”

其实楚大少本是眉清目秀,面如冠玉来着。却又正值长身的时节,稚气渐退,阳刚稍显,嘴角已有些棱角出来,不复圆嘟嘟的旧像,脸浮刚毅,双眉飞鬓,腮边旧有的皮肉也渐收起来,英气已有些形势了,只是眼睛仍是无甚变化。

此刻面对这般盛情,更见不堪,且又不得发表,只得眯起那委屈的眼来,眼不见心不烦的将面前的心意塞下肚去,脸上还得弄出满意感激的颜色来,余光中只觉心仪的那盘鱼儿,好似摆尾游出去了十万八千里,遥不可及!

众人仍是不断出手,一个个将他面前的碗当作战场,将这桌上的菜比作士兵,不停的投将进去,看他依次消灭。

楚少的这顿接风宴,多少年后每次回顾,仍是心有余悸,深叹那时年少,倒是深深明了了什么叫作‘酸甜苦辣‘!

不及饭罢,楚少早已五味杂陈,连声叫累,脸上也是诸般表演,好歹外婆也有些倦了,这才逃回客房,小丁早候着,急急的叫过水来,一气儿饮下不少,这肚子早鼓圆了。

歇了一会儿,这才弄水洗漱,松下气来。

徐杰早跟来了,待得表哥收捨完毕,笑道:“哥哥可吃饱了?咱们出去玩耍罢!”

“玩个鸟,累也累死了,好弟弟,明儿个罢!你给我说说,怎的今儿个吃个饭弄这排场?”

“这个啊,嘻嘻,是我给奶奶说,听说你爹爹管的甚是严历,想来在家受苦了,吃不好,玩不好,奶奶就叫我寻着些你爱吃的,这两日就叫下人好好的准备了一番,为此被我爹好一通骂来着,不过不用去管他,有奶奶在,他管不着!”

“这样啊……那,哥哥多谢弟弟了!”

“说什么啊,你我兄弟,不用如此,想吃什么,想玩什么,跟我说,来我这儿了,别客气,总要叫你开开心心的,你说是不!”

楚凡感动片刻就过去了,兄弟两个叽叽喳喳互相倾述,说着话儿,到了有趣处,也不累了,也不困了。

小丁哈欠连声,无聊之极,告一声找李叔去,偷回房打盹去了。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