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仙侠武侠 > 吾道仙途 > 第6章 改头换面苦读书

吾道仙途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剑心长虹 重生之擎天大陆 逍遥剑仙录 一剑弑仙 风回路转 武侠世界群英传 无极剑侠传 神羽剑客行 吾道仙途 蜀山志

次日楚凡早已起床,天色竟未放明,看看还早,众人均未起来,只得自去弄来水,洗漱完毕,不顾一身的疼痛,活动活动手脚腰身,踌躇满志;转了两个圈子,鼓起勇气,去往书房。

将桌上书籍整理一番,看不甚清,又去点上一支烛来,找出之前先生安排的功课所需的书籍并文房四宝,端端正正的坐了,读读写写,用起功来。

不到半个时辰,已满意的得意起来,摆放整齐,看天已亮了,正待起身,就听得小丁怪叫:“我的个天啦,我看见什么了?你,你竟然学了一晚上?不睡觉的……?“

楚凡不理他,一口吹熄烛火,长身而起,到得院中,昴首别了小丁一眼,“下次再要懒睡起晚,小心你的屁股!“抬头深吸口气,陶醉状!”还呆着作什么,还不去收捨?“

小丁挠头,整不明白少爷怎的完全变了个样,见得他严肃,也不知真假,不敢放肆。只好跑起来,去忙早上各般事宜。

楚凡见他乖巧听话,被自已唬住,越加得意,暗爽不已,左右看看再无他事,施施然出了自已小院,往后院父母房中来,春香正端着水盆,见他进院,弯个腰代个礼,一旁去了。

“母亲,孩儿前来给您请安“

楚母正在梳妆,言道:“嗯,你父亲已去书房了,你过去吧,我今日和春香要去王夫人家一趟,午时不用等我了”

“父亲,孩儿前来给您请安”

“去先生那里,再不用心读书,小心你的狗腿”

又到客房先生居所,老夫子已吃罢早点,正喝着茶。

“可用过早点?”

“尚未”

“嗯,去吧,我一会儿就来”

一一拜见完毕;

楚大少回转,小丁已端来早点,用罢,喝口水,又无事了。

四处看看,对上小丁,“你今日作些什么?”

小丁惶恐:“但凭公子吩咐”

楚少左思右想、右思左想,怎么也想不出给小丁弄个什么事作,无奈之下,喝到:“去长虎那候着,李叔回来了来回我”

小丁偷偷翻个白眼,再不和这犯病之人纠缠,去了。

回到书房,将文章再看一番,丢下,又瞄向另几堆书,眼一亮,角落间抽出一本《长平志》,翻看起来,往昔眼中直如空气一般的此书,现在竟一瞬间变的珍贵无比,爱不释手起来!

不多时,院中脚步响来,知是先生到来,忙放下书,出门候起,请了进来。

坐定,

先生温和道:“可将前日功课呈来”

看罢,言道:“尚可,今日要学的是……便接着上次未学完的《檀弓记》罢!“拿过书来,翻至文章处,先读了起来。

楚少初时的万丈热情顿是如同千年冰雪兜头连颈的浇灌下来,上天灵下涌泉全都凉了个透。

愁目苦脸的盯着先生的嘴,若不是胆子不够天般的大,只怕早一大鞋底子送了上去,耳中只听得那忽上忽下,回旋往来的声音,只觉得头晕脑胀,眼冒金星,心烦意乱,不多时,屁股下面已如生出了针,长出了刺。

那先生兀自不觉,已是沉浸其中,回味不绝,满口生香了!摇头晃脑的陶醉着。

楚少终是压住愤慨,不敢放肆,也是怪,万般难受不多时,就如赶路一般,就到了另一地儿;眼皮耷拉,耳中嗡嗡,腰肢无力,却心中灵空,已是到了仙曲国,闻得催眠曲了,煞是欢喜。

师徒两人各得其乐,院中风声,鼻声,读书声,声声入耳,楚父正至院门,听得这些动静,欣慰点头,转身离去。

先生突觉不对,止声一看,只见楚少已歪在椅中,嘴角流出亮晶晶的涎来,鼻息声重,竟睡得沉了。不由大怒。

“啪“的一声,脑门上着了一下,睁眼看见先生冷淡的目光,吸溜一声,手一抹,忙忙坐好,讪笑道:”起的早了,起的早了“

先生不语,只看着他。

楚凡觉着不对,想想说道:“先生,我有一问,不知该不该问“

“哦?你说“

“先生这般教我已有数年,自觉腹中也有些绵绣,但为何这些于昨天事中却全无作用?“

“嗯,这个问问的好!“

先生怒气全消,斟酌一番,说道:“原因有二,一则活到老学到老,你,差的尚远““二则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学以致用,你,还未有之,总之一句话,你没学够“

说完,眼神高了起来,看他如何。

楚少默然不语,先生看他脸色难看,又说道:“人说苦读苦读,这个苦字你可感受过?,若想着轻松,那书是读不成的,定要记牢了,我教学从不逼迫,你可再想,午后我再来。顺便,与你讲个明白,这天下间,所有的读书人,可全部都是吃得了那读书的苦头才成了的“说完不怒不喜,平静而去。

楚少竟忘了去送先生,呆坐半晌,有心听先生的话,恨恨地作势要将这篇文章吃进肚里,好去品一品那个苦字,却是一拿起,一看去,心中就止不住的恶心起来,直欲呕出。

“怪了,过去怎不如此反应,竟读了这些年!也没先生讲的那什么什么苦,苦个鸟!“大少苦恼的将书扔在一边,烦燥不止,不由得想起林公子那儒雅的谈吐,丰富的话题。灵光一闪,一把扯过那本《长平志》来。

刚翻过几页,已将脸埋了进去,原来此书记述的历来长平故事,山川地理,人物传记等奇闻异事,可不正是林公子所说的那一类么,只不过其中的事件人物过去久远了一些而已。

楚大少正待深翻一番,看它个够,突地父亲话语响在耳边

“……偶有所好,便诸事颓废,失魂落魄……“

宛如惊雷般隆隆而来,一惊,吓了一跳,缓过神来,将书看来看去,“怎得这两年竟没看过此书,严正撰,严正是谁?真是太有才了!似这等书籍还有多少?“书在手中玩来玩去,想起先生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目光闪闪,”是了是了,这般在家死读书,竟读的自已都快吐了。定是少了那个所谓的‘行万里路’,林公子也说了,‘踏马江湖,走遍天下’是了是了,定是如此!“片刻间只觉浑身上下热血沸腾,恨不得脚底下已是草莽江湖,我已身在其中……

热血凉的很快!叹口气,一手托腮,一手吊着,半爬在桌上又想:“不说先生绝不会同意,更别讲父母亲了,只怕不被打死也要骂死!怎生想个法子能够出去呢?就是几日也是好的啊!“

想来想去也没个主意,看看午时快到,将要午饭了,不由的信步走了出来。

转个大圈,也不知所谓,不觉着就去了前堂,一惊;屏风后悄悄探出只眼,看见父亲椅中的背影,边上先生,堂下两班衙役,静悄悄的,吓的一溜烟跑了回来。

回转自家小院,仍是烦燥,又去到后门处,手一招,小丁跑来,小心道“公子,何事?“

不发一声,扯着小丁回到院里,进到屋中,关上房门,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小丁愈见紧张,声音都抖了。“公……公子?“

“别紧张,我有个事,想找你商量商量“

“什么事啊?“

“我想……外出游历!“目光炯炯,看向小丁。”你怎么看?“

“我滴个妈呀!“,小丁尖叫一声,就要夺路而逃,只是还没跳到门边,已被楚大少一把按在墙角。

“小声点,你个死东西,吵什么!“推了他一把,一屁股坐下,”帮我想想“。

“你……是认真的?“

“废话,快说,怎么弄才能出去?“

“公子,公子,你饶了小的吧,求您啦……“

小丁作揖如捣蒜,不住嘴的求饶,更别提如楚少所想的给个主意了!任是楚少再三哄骗,小丁只是求饶,再无其它!

“罢了罢了,滚出去,若嘴快,你知道的“

小丁只恨爹娘少给了两条腿,连滚带爬飞快的跑了,仍是惊魂未定,躲在茅房许久不敢出来!

楚少无可奈何,又去书房,百般无聊,刚刚觉得爱不释手的《长平志》也是不可爱了,最后颇觉心灰意冷,渐渐困意上来,不觉又打起盹来,手中书也滑落地下。

忽听门外叫用午饭,揉揉眼,去往饭堂。

饭间,楚父审视他片刻,和声道:“也不要太辛苦了,要注意身体“

先生笑而不语,优雅用饭,却看的楚少爷心惊肉跳,只盼着千万千万先生嘴里不要嘣出不该有的话来,只需进饭就好!哼哼应着,两下扒完就逃了。

出来又碰着小丁,刚一看见他,立刻如飞逃了,楚少恨恨的瞪了一眼,回去书房继续苦恼!一脚将地上书卷踢到一边。

过了一阵子,先生如约前来,笑着看他“可有话说?“

犹豫片刻,狠声道:“我学!“

“嗯,且先将这篇《檀弓记》读来我听听,“先生抚须,端坐。

取过桌上书本,端坐先生旁边,忍住烦燥,捏着鼻子,学着先生语调高高低低的念了起来,先生初还微笑看他动作,未几已是眯起双眼,又是醉了!

正和协时,小丁门外叫一声“老李回来啦“,二人俱起,刚出来,已不见了小丁踪影。

先生回头:“继续读,我去去就来“

公子无奈,看着先生出了院门,进屋丢下书卷,坐下发闷。

先生至到老爷处,二人已在密室中,见他进来,点点头,先生道:“饿坏了吧?“

“我没事,一会儿再说,容我先回禀老爷“

“禀老爷,昨个已找到地方了,只是空无一人,冷冷清清的,有着一股子死气,小的不敢随意,只是太晚了,无法再查,小的便上去山上,找着此谷东面山背后较远处的一处人家,是个独身老猎户,他说数月前是有这么个人,很是威武,持一条镔铁大棍,方面有须。带一条大黄狗,去过他那里,过后也有时过去和他相见喝酒,想是住在附近,再多他却也不知了,只说最近一次相见是三个月前。

而后我回那山谷处候了一晚,并未任何异常,早晨于四周再三查看,有了发现,距山谷不远处有几个处所,较为隐敝,有人迹,马糞尿,食物残渣,树上有马匹缰绳毛绒等痕迹,树木叶子也有异状,应是有人在该处呆了不少的时间!且不止一人,方向只与谷内相关。

谷内很干净,只谷口处有马匹蹄印,数量不少,应是少爷一行所留,往来方向与少爷说的行为一致,是由县城去的,并无意外。因此我于谷内仔细查找,在水潭边发现有新土,上面插的树枝,应是……“作个手势,又道:”我没敢动,但定是如此了。就这些了“

楚父点头,“夫子,你看……“

“不要管了,我还是那意见,只是不知这人是为什么事丢得这性命?……这事你管不起!“

楚父点头,“李福,此事再不提起,少爷那里,就说想知道就来问我,至于你这一行……对别人就说追盗去了,客栈那边也别去了,好了,去用饭吧“

想想,楚父和先生一并前来公子处,望着楚凡不语,楚凡莫名,楚父道:“李福这一趟,不要对别人说起,用心读书吧,最近不许出门,如有违反,小心重罚!有劳先生了,帮我严加管教这劣子!”

先生称是,楚父拱手作别。

一晃到了五月,天气渐渐热了起来;

楚凡这两月发下狠心,摒去杂念,果然勤奋起来,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更得那林公子也再不见来烦。

乐得老先生笑开了怀,总算这弟子又回到正途,一身所学终得后继有人。

楚县令更是颇多欣慰,常叹官声显扬,妻贤子孝,人生得意,不外如此!

楚少爷整日介神情肃然,日里间远了小人;小丁丁愈觉公子神秘难近,春香丫头也深叹公子多了深沉、少了灵动;李管家伤感少爷生分!更是近了君子;尊师重道,敬爱父母;晨昏叩请,礼仪不废,满口谦恭,举止有度。

那里想那楚大公子一切表现只是个表象,先生面前满口之乎者也的不住口念叨,胸中却是各种恶心不止。父母面前常得赞扬,也是越见疏远,不复亲近!更兼偶有空闲、实盼着小丁丁飞仙般降来宽慰本公子一二,却见他见我如见鬼一般惶恐不安,保持有距,越加愤恨不已!

这书学的飞快,先生所授加倍完成,光阴如箭丝毫不废,脑袋里却如个漏斗儿一般,除了应付先生考问时应个景儿,不得一天,全漏个精光,不知去了哪里!

所幸先生眼见进度喜人,更是快马加鞭,越发的更多功课堆加上来,前面所学再不追问!

楚公子也是暗叫侥幸,可喜空出脑袋中那地儿,将那《长平志》《山海经》等山塞海填,恣意堆高,反复翻查,犹如煅钢炼铁,去芜存菁,这些个精华,却是万万不会丢的!犹自意犹未尽,直叹太少!不得尽兴,更得这每日里行尸般的应对,心底那外出游历的心思火苗,愈见烧的旺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