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短篇 >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 第15章 他都准备出手了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总裁夫人很高冷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浮云倾城 一曲高歌诉离殇 云深情犯潇湘女 总裁大人的心尖宠妻 情似穿肠毒药 满心血痕也爱你 婚途暖暖,总裁夫人哪里逃 眉目做山河

陈医生没再理会眼前这两个男人,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在其他地方再有能耐,回到照顾人身上,都是小白!

坐了下来,缓了缓,拿起关于容宁的所有病历资料。她的身体状况,陈医生已经再三强调过,本身各方面身体机能因为营养不良就不太乐观,加之不规律饮食,落下了胃病。三天两头还有些程度不轻的磕碰,半个月内来了四回医院。

对,不久前,还因为外力因素流产。

没有哪一次是安安静静的养过身体,几乎总是恢复了些,就被不同的人带走了。说实话,作为一个医生,他格外怜惜容宁。

病患没有亲属,那种痛苦,他感同身受。

抬头看向男子和雷群,终归是没说出什么,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滚蛋。

雷群没作声,跟着男子就出去了。他明白,还有些需要交代的,得避开外人。

从一个职工通道直接下到停车场,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

车上气压很低,一边的司机不禁挑挑眉毛,好大的怒气。

男子从侧手边拿出一副无底框银边眼镜,架在了那好看的鼻梁上。声音格外平静,但雷群听出了怒火:“你明白的,我现在无法直接照顾她。”

声音越加冰冷:“但是想害她的人,防不胜防。”

修长的手带上一副黑皮手套:“托你照顾,不是托你给面子。”

那双凌厉而格外好看的双眼终于看向雷群:“所以,只要在你视线范围内,务必给我看好了,不能再有一丝一毫的受伤——懂?”

雷群点头,这次疏忽,他自己也明白。

斟酌了下,问:“那需要派人在身边保护吗?”

男子眉头皱了下,目光一瞬间冷凝。的确,以他的身份,很多事情不能随心而来。更何况,他还需要顾及那家,毕竟他还不能明确他们究竟怎么想的。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能再沉默了。所以,“派。”

不管之后结果如何,他都准备出手了。

容宁病房外,站着发怔的明子易。

他有些不敢去看现在的容宁。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她会受伤。现在他回来了,她仍旧不会向她求助。

这段时间,他的每次努力几乎都是容宁温吞的回复。其实,她给他一点点回应,只要一点点就好。

怔了怔,最终还是轻轻的推开门走进去。毕竟,还不能逼的太急。

容宁早已经醒来了,看到明子易还是努力的笑了起来。

声音轻轻的,带着一种淡淡的客套和疏离:“真的麻烦你了,折腾着来。”

于明子易,她是愧疚的。但是在感情上,她不想不干不脆。没有那份男女之情,她便不会随意给明子易希望。

明子易果然有些生气了,听出了其中的拒绝。

头一回,他对容宁的口气不温和甚至带着质问的味道:“宁宁,你对我没有一点……”

忽然顿了顿,缓和了语气:“没事,我也以等。”

容宁把头偏了过来,目光直直的看向明子易,声音中带着令人忽略不了的淡然:“明子易,我们都过了那个可以放纵,可以下承诺,可以在既定范围内做出自己选择的年纪,”

她垂下了眼皮,长长的睫毛打下一层浅浅的阴影,继续道:“如今我有了婚姻,你也会选择一段你的婚姻。”

窗外四散的光,被挪来的阴云挡掉一半,病房内暗了些。

“我们以朋友的方式继续相处着,我便心满意足了。你做的再多,我恐怕也不敢承受。”

明子易不知道该怎么接口,心口隐隐作痛。他不愿意相信,容宁会拒绝他。

不甘心,最后问她:“你没想过终止这段婚姻吗?”

容宁叹气,继而回道:“不可能,放手吧,子易。”

明子易想不明白,傅司则可以给她父亲提供医院费用支持,他也能。不愿意接受他,说明容宁对他还有情,不能放手是吗……

容宁自然也不会解释太多,有些事,给谁也说不明白。只能时间过去了,真相告世了,别人才能尝尝其中的滋味。

一阵沉默。

明子易还是开口了:“我附近有套公寓,住在那里吧,也安全一些。”

两人还不知道,傅司则正在赶来。

本该一下午的公司行程被强行打断,傅司则得知容宁被推倒进了医院简直暴怒。

那个女人那么恶毒,居然连一个小明星都斗不过。傅雪告诉他当场人说容宁是被温晴小姐推倒的,有些难以置信,却也没说什么。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是,傅雪是不会偏颇谁的,自然是事实。至于原因,他想一定是晴儿失手误伤出了意外。

不过,他羞辱容宁可以,但不允许一个恶心的女人来羞辱。

只是告诉下面把云鹿儿的所有新资源通通取消。

对于一个刚刚火起来的炙热明星,这种资源的裁撤是致命的打击。先前被雷群威胁,现在傅司则施以重压。云鹿儿才是真的意识到,做错了。

医院接待人员刚刚打算向这位大总裁问好,却见他疾步过去,根本没多看几眼这里。

转过楼梯,快到病房前却是放慢了速度。傅司则感到自己太奇怪了,不过是一个恶毒的女人,自己为何这般着急。

微整了整领子,推开门。看到了现在容宁床边的明子易。

脸色刹那间沉了下来,格外冷厉的目光投向了容宁:“我的夫人真是好本事,发生什么事情都会有护花使者。”

明子易回视,冷声道:“若真等你来,你都不用见她了。”

傅司则冷笑:“我在问我的夫人,你是哪位?”

明子易毫不退让:“那也希望傅总能把夫人这个词的含义好好琢磨琢磨。”

“呵……一个外人而已。”

容宁终归是不能再躲下去:“没有的事,送我来的是我的上司,不是他。”

傅司则转过视线:“怎么?我可不知道哪个上司这么体贴员工。”

容宁无力辩驳,说什么都是错的,难道非要她在那里等到有人通知他傅司则,她才有资格来医院?!

无情无义,蛮不讲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