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短篇 >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 第9章 梦境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总裁夫人很高冷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浮云倾城 一曲高歌诉离殇 云深情犯潇湘女 总裁大人的心尖宠妻 情似穿肠毒药 满心血痕也爱你 婚途暖暖,总裁夫人哪里逃 眉目做山河

容宁再睁眼,看到的是喝的烂醉如泥的傅司则正歪倒在床上半压着她。一只手格外不消停,在她的衣服上摸索着,想要给她脱下来。

那次的阴影再度卷来,容宁冷着脸,费了很大的力气把他的手扯下来。刚刚痊愈的身子,怎么抵得过酒醉中这个蛮横的男人。

容宁被他无意识的扯动几下,再度陷入了桎梏中。傅司则的脸贴的很近,近的她都能看到他细致的毛孔。

明泽发亮的皮肤微微有些透红,半阖的双眼被长长的睫毛打出了一片阴影。眉毛纤长整洁,斜飞入鬓。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唇瓣,无一不彰显这个男人绝佳的好皮相。

容宁看着她有些愣神,抬手碰了碰他略微发烫的脸颊。当年她曾震惊于这个男人的容貌,现在也一样。过了这些年,他不但没有半分老态,甚至更加有魅力让女人为之疯狂。

傅司则凭着潜意识把手摸到了容宁的腰边,嘴里呢喃着什么,容宁仔细想想,忽然僵住了。大概,他在睡梦中都念着温晴的好。

一瞬间,容宁掰开傅司则不安分的手。谁知傅司则半睁开了眼睛,更加蛮横起来,一手抓住容宁的手臂抬到头顶。密密麻麻的吻铺天盖地,容宁咬牙,费力的抽着胳膊,动着身子反抗。

她还记得,还记得上次他们的孩子还没有见到这个人世就离开的惨痛。她还记得,温晴那意味深长的笑。

她接受不了,傅司则用碰过温晴的身子再来侮辱她。泪水留在枕边,容宁一个用力把自己抻出床沿,一个失重,滚下了床,额头毫无防备的磕在床头柜的边角,眼前一片昏花,最终化为黑暗。

傅司则听到声响,终于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昏过去的容宁。他起身把她抱了起来,甚至没理会自己格外不整洁的模样,飞快的往楼下奔去。

一脚踢开门,才反应过来车还在地下车库。打电话给司机,声音中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颤抖:“开车过来,要快。”

双臂环紧了容宁,傅司则紧紧盯着她,低声冷喝:“女人,你敢给我有事一个看看……”

司机很快过来,傅司则几步冲上去,抬脚时太着急磕到腿也毫无停顿。他不停地晃着容宁,心里的慌张在面色上暴露无疑。这个女人不能有事,不能,绝对不允许!

医院。傅司则在外面坐着,感觉等了好久。他揉了揉发涨的额角,大概也想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上次两个人有了孩子,也是他酒醉用强。这次,怕是容宁反抗中出了意外。

这是短短几天,他第二次见她进医院。想起那个女人格外轻薄的身子,他抿紧唇。

如果她没有迫害敏儿,他也不会把她逼成这个样子。到底是她咎由自取。

医生走了出来,看到傅司则有些奇怪,问了句:“你也是她家属?”

傅司则点头。

医生神色不怎么友善,直接开口:“不知道你们怎么搞的,这个女孩的身体承受不住这千奇百怪的伤害。”

“上次是失血过度,这次又差点搞出来脑震荡。还有,她的胃病再发展下去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上次明子易把容宁送来,也是这个医生接手。他对容宁印象格外深。

傅司则有些难堪。失血过多,他自然知道怎么一回事。事实上,上次只要容宁服个软,他自然也不会真的让她那般输血。可她太倔强,傅司则格外生气,甚至都没想到她真的敢。

思虑间,傅司则准确抓住关键词:“胃病?”

医生冷声:“对,还有肠胃炎。”

医生姓陈,大概有五十多岁。他在整个A城医界里都格外有权威,但从来不受贿,也不受任何人势力威胁。做事格外有原则,对于病人家属的态度一向分明。比如眼下傅司则一看什么也不了解,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有个收养的女儿,和容宁差不多大。看到容宁的模样,他很心疼。年岁不大,已经面色沧桑,想来也是经历了许多的事。

一个两个送她过来自称家属的人,没有一个了解她身体情况的。

傅司则没有想到,容宁的身体这般差。破天荒的没有向陈医生的语气发火,而是低声说了句:“麻烦你把她照顾好,她出了什么问题,我……”

陈医生冷笑着打断:“交给你们才会出问题,给她办手续,住院观察。”

傅司则垂在身侧的手握紧,缓缓跟上,竟也没再说什么。

容宁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还在大学时代,和傅敏一起嬉闹着,约好周天出去玩耍。

然后画面突转,变成傅司则来接傅敏,看到容宁温和的点点头,说:“今天麻烦你照顾敏儿了。”

容宁在梦里笑了,很甜,说:“不用谢,司则哥。”

阳光很好,傅司则被来自背后的阳光照着头发和脸际踱了一层光,再加上他出众的容貌和气质,在容宁看来就像一个降临人界的神明。

彼时喜欢傅司则,不只是因为他出众的外表,更是因为,她觉得,傅司则是真的对她好。也许是因为傅敏,也许是因为其他。

她第一次被人挟持,傅司则把她从逼仄的小巷子里救了出来。她就觉得,她依赖他。

她不相信爱情不是一见钟情,但傅司则却给她埋下了爱他的种子。与日俱增的情感,让她几乎看不到任何人的好。

明子易曾在一个明亮的夜晚问她:“你有多喜欢傅司则?”

她甚至都没有犹豫,没有停顿脱口而出:“很爱,很爱很爱。”

那时,还有青春的日子可以放纵,还可以肆无忌惮的爱着想爱的人,还没有那么多的悲剧和误会。

还有傅司则对她,还很好的时光。

忽然间,无数张丑恶的脸叫嚣着要上了她,有人得意的笑。

傅司则掐着她的脖子痛苦万分的质问她为何要害死傅敏。

明子易的不辞而别。洛晓告诉她,她们的友情不能更近一步,因为她的父母相信她是个淫荡拜金的女人。

羞辱仿佛成为黑洞,容宁被卷入其中喘不过气。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