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短篇 >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 第7章 鬼门关走一遭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总裁夫人很高冷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浮云倾城 一曲高歌诉离殇 云深情犯潇湘女 总裁大人的心尖宠妻 情似穿肠毒药 满心血痕也爱你 婚途暖暖,总裁夫人哪里逃 眉目做山河

容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在她关上门的那一刻,感到天旋地转。

眼前一片黑暗。好累,好累。

另一边。明子易给容宁打了无数个电话,仍然没人接听。他一瞬间就意识到,容宁应该是出事了。

当即停下了手边的事情,他开车向容宁的住处飞驰而去。

天色已晚,大多数居民都亮起了灯。下了车的明子易看到容宁家黑暗一片,心又凉了半截。几步走进楼道快速上了楼,停在她家门口抬手敲门:“宁宁,宁宁。”

没人应答。明子易有些怀疑容宁不在家,可他此刻莫名有一种直觉,容宁就在屋子里。飞快的拨通电话,他声音短促而冷冽:“通和小区,三号楼4单元7号,过来开锁。”

开锁公司的人来得很快,明子易格外心焦。破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容宁,瘦弱的身躯,肩膀还挎着一个简单的背包,脸色苍白得不像常人,露出的半截手臂还有针管没入的一片红痕。

心口骤痛。他甚至都不敢想象她经历了什么。身体比大脑更快反应,抱出她放在车上,一路闯灯,赶往医院。

急诊室外,明子易坐立不安。在看到容宁那一刻,他简直无法相信,她居然短短两天内,脆弱的不成样子,仿佛……仿佛就快要离开了。骨节分明的手扣在了额角,心中越发愤怒。

上学的时候,她独立骄傲,那时的她不需要他。可回来之后,她那么不堪一击,明明需要他,但他却每次不能到场。

门打开了,两个医生出来了。明子易马上站起来,焦急问道:“她怎么样?”

主治医生长叹了口气:“你是病人家属?”

明子易迅速点头。

“她的身体素质本来就不好,长年的疲惫积压下更不容乐观。此外,这姑娘心理负担也很重。”

明子易目光转向急诊室门,他大概明白。

医生接着道:“最令我费解的是,此前她还经历过一次大量的血液输出,这对她的身体完全是高负荷。这也造成她体内失衡,从而昏迷。”

输血?

明子易追问:“能判断出来什么时候吗?”

医生有些狐疑地看他,慢慢道:“看针口的愈合情况,大概就今天。”

今天,很有可能就是下午的事情。他现在格外后悔没有去接容宁,否则绝对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看着明子易的样子,医生摇摇头,最后叮嘱:“她一会儿会转到病房,需要静养。血液输出量估计也不少,最起码600cc了,她的身体格外脆弱。可禁不起再像这样的折腾。”

明子易给容宁办完了手续,走进病房,缓缓坐在她的病床边。

眸光格外怜惜的看着容宁,刚刚让人去查,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温晴在容宁那里出了事情,傅司则找她的麻烦。可再怎么样,也不该拿她的身体开玩笑。

想到医生在他的追问下,告诉她长期吸烟,好多身体机能已经不太好了。今天再晚一些送过来,可能还会很麻烦。

窗外黑沉沉,明子易忽然就想到,曾经有一次他们俩也在病房。

那时容宁是数学系的小天才,同时也是体能健将。有次运动会,他居然中暑了。容宁与他关系好,自然特别担心他,把他送去校医院。彼时她也像现在的他一般,一动不动的守在他身边,一直等他醒来。

他的不辞而别,现在看来,实在是个天大的错误。他一直欣赏心爱的女孩,没有任何人的庇护,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伤害,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明子易给她掖了掖被角,双眼中有些道不清的复杂神色。

容宁昏迷了两天,第三天才醒过来。她睁眼看到白花花的天花板,脑筋转得有些慢。缓缓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回忆起自己进了家门之后就昏倒了。现在在医院,显然是有人救了。

至于是谁,当她看到身边支着下巴补觉的明子易,了然一笑。果然,大概也只有明子易了。

许是容宁的目光格外强烈,也可能是明子易有了些感觉,他缓缓睁开眼,看到容宁醒来终于笑了。

抬手碰了碰容宁的额头,终于缓了一口气:“你醒了。”

容宁轻轻点头,也笑:“多谢救命之恩。”

难得她这么俏皮,明子易心情好了很多。看来她的恢复状态比他想象的好一点。想到这里,明子易转身倒了一杯水,把容宁的头扶起来,身后垫高了枕头,递水喂给她。

捋了捋她的头发,试探着开口:“等在医院养差不多,到我那里呆一阵吧,我可以照顾你。”

容宁拿着杯子的手有些僵硬,想开口拒绝。前一阵那轰动的新闻,她已经不想再应付一次了。更何况,她总是给明子易添麻烦。

明子易哪能看不出来她心中所想,敲了她脑门一记,没再说话。

两天后,医生再三检查,终于同意容宁可以出院了。

明子易根本没打算把容宁一个人送过去,而是带到了他个人的一处公寓。地方不算很偏远,但是十分清净,环境也很好。

他早早就让人给收拾了出来,直接给容宁收拾妥帖了。容宁见此,也就呆下了。她实在无法拒绝,更何况她实在是太累了。

回来的几天内基本都是在房间里休息,偶尔出门散步。三餐都是明子易找了一个阿姨专门照顾她,她很感激他,但是却无力回应。

她明白,明子易想要的,她给不了。

有些事,两个人都明白。但是明子易选择倔强,容宁选择逃避。时间久了,都无法拿出来讲清楚,更何况,容宁还有无法讲出口的不堪。

雷群那里,容宁请了假。电话里那个硬汉声音哑哑的,说:“你这娘们真是命苦,照顾好自己再见我。”

她明白,这是关心她。

想到昨天明子易带她见了学校的一个知名数学教授,她更觉得当下的自己何等不堪。

对于教授邀请她回头深造更是无力回应。有什么资本?纵然再有敏感性和天赋,几年荒废,也什么都不是。

她容宁,早已经背负了生活的残酷,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