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短篇 >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 第1章 污蔑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总裁夫人很高冷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 浮云倾城 一曲高歌诉离殇 云深情犯潇湘女 总裁大人的心尖宠妻 情似穿肠毒药 满心血痕也爱你 婚途暖暖,总裁夫人哪里逃 眉目做山河

容宁心如死灰。

腹部剧烈的疼痛让她几乎不能忍受,她咬牙扶着墙壁,想喊来王妈。可来不及张口,容宁已经眼前一片黑暗,限入了昏迷。

等她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

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她苦涩的笑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未出世的孩子已经死掉了。

病房的门被打开,伴随着皮鞋的哒哒声,她不回头也知道是谁。

转了转头,看到那个男人正居高临下的来着她,俊美的脸庞冰冷至极,开口道:“我还真没想到为了陷害晴儿你能把自己的孩子搭进去,容宁,本事不小啊。”

容宁闭了闭眼睛,心口骤痛,低声回道:“我没有。”

傅司则冷嗤:“自欺欺人。”

随后,他压低了身子,用一种无比讽刺的语气道:“你爱我对吗?我觉得恶心。”

“对不起。”

傅司则看着容宁软弱的样子,莫名有些心堵,干脆转身走了出去。

房门被重重的合上。

容宁憋在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她颤抖着手,慢慢捂住嘴,害怕哭出声。

她爱了这个男人整整七年,从一个无知的少女,到一个已经具备生育能力的女人,她为了他,和父亲反目,几乎失去了一切。

可他认定她是他仇人,认定她害死了他妹妹,就像今天认定她害温晴跌下楼梯一样。所有人的话他都会可能相信,唯独对她,没有丝毫的怜惜。

想到他同意自己和他结婚,根本不是意识到她对他深沉的爱,而是告诉她,这辈子她容宁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忽然间觉得格外疲惫,这么多年,从爱上他之后,就没有一天开心过了。

突然间,病房门被打开,洛晓走了进去,看着病床的那个苍白瘦弱的女人,她格外无奈。靠近床边坐下,看到容宁正胡乱的抹着眼泪,更觉心疼。

洛晓叹了口气,拍了拍容宁的肩膀,开口:“感觉怎么样?”

容宁努力笑了笑,轻声道:“没关系的。”

洛晓看她,更加难过:“在我面前,别撑着了啊。”

洛晓无奈摇头,斟酌了一番,还是开口:“宁宁,离婚吧。那个男人只会害你,从来不懂怜惜,你明知道他故意折磨你,为什么要留下来遭罪呢。”

是啊。

所有人都知道傅司则的冷漠,唯独她还在固执。除此之外,还有他的父亲。父亲维持治疗昂贵的费用,只有傅司则承担的起。

无所谓了,她这副破碎的身体,随他折磨了。

只是有些不甘心,温晴随意的污蔑就能给自己直接定罪。终归是她太天真了,以为真心换得来真心。

良久,容宁才把头靠近床边,回道:“洛洛,我这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洛晓知道容宁的顾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不再多言。有些事,别人看的明白,却不能感同身受。有些委屈和难言之隐,宁宁不愿说,她也不强迫她。

第二日。容宁被接了回去,尽管医生说需要再三观察一下,但几个男人格外冷漠直接把容宁塞进了车里。

容宁强忍着靠在车座边,喉咙间感到有些腥甜味。司机并没有顾及她,速度开的很快。

到了车库后,她几乎是被半架着进了门。还很虚弱的容宁抬眼便看到了傅司则以及正亲热挽着他胳膊的温晴。

她忽然就感觉头脑清醒不少,抿了抿苍白干裂的唇倔强的站直了身子。

温晴倒是感到有些吃惊,柔声道:“宁姐姐这是怎么了?身体好些了吗就出院了。”

傅司则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摸了摸温晴的头发道:“她不配。”

“阿则……”

“好了,我让他们送你回去。至于她,无关紧要。”

容宁发现自己已经格外麻木了,面对这般场景也能心痛的不动声色。

头昏昏沉沉的厉害,还能听到温晴和自己法律上的丈夫依依不舍的告别。觉得有些讽刺,便缓缓扶着墙,想走回房间里去。

一股大力把她拽了回来,她本身手脚无力,如此一来直接坐倒在了地上。傅司则看着那个脆弱的女人,心情有些烦躁。不知为何,明明看到仇人如此应该痛快,可他却心烦意乱。

上次也是这样,他忽然就没有继续折磨的心思,甩下一句:“滚回屋,别让我看到你。”

容宁低头,轻声回道:“会的。”

闻言,傅司则顿了下,最终什么也没说抬脚走上了楼。

这个两层别墅只有一间客房是容宁的容身之处,傅司则嫌弃她脏,严禁她上楼。两年来,她也从未踏过去一步。很多时候,她活的就像被收养的一条流浪狗一般,没有尊严,也没有家。

容宁拖着步子慢慢进了房间,转身坐在床沿。抬起手臂,看到两道格外刺眼的划痕。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小医箱,拿出海绵棒和酒精,在伤口处涂了涂消毒。明明痛的要命,她却面不改色。双眸中满满都是疲惫和麻木,二十多岁的她,觉得自己好像有四十岁一般。

爱一个人这般劳心劳力,她感到好累。

倒身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进来看她。

确实有人。傅司则正现在她的面前,看着容宁胳膊上两天狰狞的划痕,抿紧了唇。他大概能猜出来,这是刚才他把她拖倒划伤的。想到这里,心情更加烦闷,搞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何那么狠毒却又这么容易受伤。

害死了他妹妹敏儿,还要伤害晴儿,现在却像重病患者一般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

他故意折磨她,这些她都明白,但她坚持不离婚。这个大概他也猜得出来,是因为她那个意识不清的父亲需要昂贵的治疗费用。

“呵……”

说到底还是因为钱。蛇蝎心肠,贪慕钱财,这种女人死了也是活该。傅司则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后,转身出了房间,没有了浓烈的酒精味,他又是一震。

容宁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出去的男人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