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仙侠武侠 > 风回路转 > 二一 玄女再现

风回路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剑心长虹 重生之擎天大陆 逍遥剑仙录 一剑弑仙 风回路转 武侠世界群英传 无极剑侠传 神羽剑客行 吾道仙途 蜀山志

费诗龄缓缓说道:“要说江南之事,天魔宫做大也不是一日一时之事,蜀州怪杰四人,也算是一方人物,可是面对如此的困境,竟然是置之不理,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江君奇说道:“蜀州人士,虽说离江南近,可是也不想趟这个浑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费诗龄想了想,说道:“对了,我们此次来,就是想和江公子商议一下,我们总镖局的一些事务,可否在苏州一带,有所开展?”江君奇暗自冷笑,心道:“老家伙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江君奇说道:“哦,这种事关系重大,我需要请示大师兄。”

费诗龄说道:“这件事,其实我看不必请示陆掌门了,你江公子大可以自行做主。”

江君奇说道:“不敢,这种事还需请示过大师兄,再做定夺。”

费诗龄还待说话,外面却传来了一声冷哼,接着走进来三个姑娘,却是楼丹,商菲,连虹。

一时,江君奇呆了,暗道:“几个姑奶奶,你们来了,可如何收场?”

三女出现,着实令费诗龄猝不及防。

费诗龄说道:“三位是?”商菲冷笑道:“老镖头,我是商菲,这是我姐妹,连虹,楼丹。”

费诗龄微觉尴尬,说道:‘三位突然驾临苏州,有何贵干?“

商菲说道:“我的贵干,比你们重要多了,你的贵干是什么?难道只是想把你江北总镖局的业务,推广到江南水乡吗?”费诗龄老脸一红,说道:“我适才只是戏言,真正重要的是,我们一起联手对付天魔宫。”

商菲说道:“天魔宫的事情,我自会和陆掌门,江公子商议,劳烦几位还是少插手为好。”

一边的金光大师,晃动着庞大的身躯,冷冷说道:“难道我们今天还来错了?”

商菲说道:“几位没来错,来的太对了,可惜去错了地方。这种事情,该去黄山找陆掌门才是,为什么鬼鬼祟祟的 来到苏州,和江公子商议什么?”江君奇面色尴尬。

费诗龄冷冷说道:‘这位商姑娘好没道理,我们是为助拳而来,你们是要赶我们走?“

商菲说道;‘江南剑道被攻破九江将近两年了,被占领了武夷山也有几个月了。如今黄山又被波斯人盯上了,江南剑道可谓是四面楚歌了。此时,你江北总镖局出头了,试问这两年来,你江北总镖局为何不出头,非要等到江南剑道山穷水尽才要来出头,为我们主持公道吗?“

费诗龄被逼问哑口无言,一时语塞,脸色非常难看。

金光大师也是个暴脾气,闻言拍案而起,喝道:“这是什么话,谁没有些江湖事务要处理?费总镖头在北方几个省都有分局,从辽东到天山之西,都是无所不通,需要打理的事务非常繁杂。最近总算是挤出点时间,来江南处理此事,难道还有错吗?”

商菲看看金光大师说道:“金光大师,你最近北海金顶山的金佛,是江北总镖局帮助修建的吧。”

金光大师满脸通红,喝道:“这又怎样?”

商菲说道:“江湖传闻,你北海金顶,该叫做北方金顶,你知道为什么吗?”

金光大师气恼非常,商菲的话外之意,这北海金顶和江北总镖局勾连甚深。

金光大师摇摇头,说道:“想不到玄女派的人,如此的不可理喻。”

商菲说道:“是,我们不可理喻。但是,你看邙山静寂禅院的听心禅师为何不来,就是有点看不惯某些人,势利眼,阿谀奉承,假借助拳之名行瓜分之实,人和人的差距真是一目了然啊。”

这句话却是得罪了在场的所有人,闻悔脾气还好,默不作声。

金光大师早已经怒不可遏,几乎拔剑出鞘。

一边的飘云僧,淡淡说道:“看来今天的事情,我们是多此一举,江公子,后会有期。”

江君奇一时尴尬,看看费诗龄。

费诗龄一时拂袖,说道:“江公子,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一行人就要出去,一时江君奇看看商菲三女,欲言又止。

此时,从外面走来了几个矮矮胖胖的人,獐头鼠目,一脸的满不在乎,旁若无人的样子,看看东边,看看西边,打量之下,来到了正厅中央,一个人说道:‘哦,这里还真宽敞啊。江南剑道,真是神仙放屁,不同凡响啊,哈哈。“

当时,费诗龄几个都很诧异,这几个家伙不请自来,却是何人。

江君奇先说道:“几位来此何干?”

一个为首的矮胖汉子说道:‘对了,我们是商丘七灵,分别是皮晏,皮朗,皮锋,皮休,皮洋,皮炳,皮圭,我们七兄弟闻得苏州美名,特来观摩。看来我们此来真是不虚此行啊,不但看到了这么好的景致,还见到了几个鼎鼎大名的人物,好好好。“

言语之间,却略带讽刺的意味,费诗龄金光大师几个人都是怒目相向。

七个人似乎浑然不觉,只是自说自话,指手画脚的。

江君奇说道:“几位,我们还要正事,请稍坐,待我们谈完正事,我可以带着几位游历苏州不迟。”一个汉子笑道:‘待这里成了江北总镖局的分号,上来就不那么顺当了,嘿嘿,是不是江公子?“

江君奇暗喜,看来几个人对费诗龄颇为微词。

费诗龄却说道:‘阁下几个人,突来此地,就对我江北总镖局大为不敬,是为何意?“

一个汉子指了指费诗龄,笑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是情理之中的事。“一个人反驳道:‘不对,这不准确,不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而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你说呢?”两个人相对大笑。

费诗龄脸色阴沉,说道:‘江公子,看来几位和江公子相熟,不然断不会如此折辱于我江北总镖局。“江君奇说道:“我也是初次见过商丘七灵,确系不认识几位。”

费诗龄说道:‘几位,一到这里,就指手画脚,不知道居心何在?“

一个汉子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说道:‘居心何在?我的心在此啊,就是这里,你看到了吧?我的心是红色的,有些人的心就不知道是什么颜色了?呵呵。“其余六人一阵哄笑。

江君奇和商菲三女一时莞尔,飘云僧和闻悔都不禁皱眉,金光大师站起来说道:‘你们几个闹够了没有,如果没事了,就可以出去游山玩水了,别在这里胡搅蛮缠的,叫人耳根不净啊。“

为首的皮晏说道:‘咦,这不是很奇怪,这是苏州别院啊,不是你北海金顶。嘿嘿,要是北海金顶,我们七兄弟还不惜得去,那地方又暗又潮,又多风少雾,还有些居心叵测的人在那里受人唆摆,嘻嘻,可真是藏龙卧虎无人见,鬼蜮心机处处有啊。“费诗龄暗道:‘这几个人处处指着我们的不是,看来是为江南剑道出头来了,后面会是什么人给他们撑腰呢?“

金光大师喝道:‘什么叫居心叵测的人受人唆摆,什么叫鬼蜮心机处处藏,你们真是胡言乱语,不知所云。“皮朗说道:‘你知所云,我们都是望云莫及啊,哈哈。”

金光大师说道;“江公子,今日不同意这联手对阵天魔宫就罢了,无谓招惹他们几个来和我们纠缠,岂不是叫我们几个远道来客,都寒心了吗?”江君奇说道:‘几位,稍安勿躁,请在此宽坐,我处理完正事,就去带着诸位游历苏州。“

皮晏摇头说道:‘还有什么正事啊,我们商丘七灵来了这么久,都没有一碗茶喝,还要谈什么正事,真是的,这是你黄山的待客之道吗?“江君奇一时愕然,叫人去准备茶水。

费诗龄几个人来此商谈此事,先被商菲三女搅了,又被几个家伙插科打诨,一时全无兴致了。

仆人献茶,商丘七灵一时喝茶,却就不吭声了。

喝完了茶,几个人扬长而去,这里恢复了安静。

此时,外面却是突然走来一个人,却是蒙斯纳音。

蒙斯纳音哈哈大笑,说道:“好热闹,我真是好久没见到江南剑道如此门庭若市了。”

江君奇和三女都是怒目相向,费诗龄看到他到来,就此回转,坐回了椅子里。

蒙斯纳音昂首而立,看看三女,冷冷说道:“几位玄女派的巾帼英雄,幸会了。”

商菲冷哼一声,没说一个字。

蒙斯纳音说道:“玄女派原本隶属于风灵十二道,而石骨功也属于异灵武功,几百年前也是风灵十二道的绝学,如此看来,你们倒真的是一路人啊。”

商菲冷冷说道:“大师,你如此出言讥讽,所为何意?”

蒙斯纳音说道:“其实,说穿了,异灵和你们玄女派都属于江湖邪派。”

商菲说道:“那么,我可得恭喜大师你啊,你也是邪派中人。”

蒙斯纳音说道:“我几时成了邪派中人?”

商菲说道:“你大师从天山赶来,急着要去拜会蜀州怪杰,这不是要亲近风灵十二道吗?而你亲近蜀州怪杰的事情失败,又去谋夺圣妖果,还意图谋害他人,难道这不是邪派之举吗?”

蒙斯纳音被人当众揭穿,一时冷笑,说道:“你玄女派修炼邪功,意图称霸武林,又结交石骨功传人富英敦,这算什么?难道是强强联合,还是沆瀣一气?”

商菲喝道:“蒙斯纳音,你须守佛门清规,而你口蜜腹剑,满口的仁义道德,其实就是个伪和尚。”

蒙斯纳音一时怒极,单手一掌,九个火焰残影同时攻向了商菲。

同时一侧的连虹,和楼丹一起出手,协助商菲。

一边的金光大师,撤出了长剑,攻向了楼丹,飘云僧攻向了连虹。

江君奇喝道:“各位请住手!”可是,无人住手,费诗龄也是冷眼旁观。

江君奇暗道:‘今天的一切,都是费诗龄安排好的,就是要打压我们江南剑道。“

江君奇难以袖手旁观,一时拔剑冲上去,被费诗龄拦住。

如今变成了混战,闻悔没动,一直看着。

而蒙斯纳音一出手就是杀招,就算商菲修罗玄女功霸道,却也难敌蒙斯纳音。

楼丹和连虹却又不是飘云僧和金光大师的对手。

江君奇也不敌这费诗龄的武功,一时四人尽数陷于被动。

一时,门口闪出了一人,却是杨卓。

杨卓当时单掌探出,一时仙劫掌飞出,推向了一侧的金光大师。

金光大师猝不及防,只好挥剑拦截,放下了楼丹。

而此时的杨卓双掌连环,全是那玄灵掌法,一招行云流水,连一招飞鹰扬威。

在那星盘玄功的催动下,这几招一气呵成,十分霸气,令金光大师一时愕然。

金光大师见到眼前掌影飞旋,前后左右都被掌力封住,一时只好划出了剑光保护自己。

可是,杨卓的仙劫掌还是如期而至,穿透了金光大师的剑气,当的一声,击中了金光大师的长剑,长剑断折,金光大师虎口震裂,哎哟一声,撤出了五尺多远,捂住了右臂。

那边杨卓趁诸人微微惊诧之际,一时打出了一拳,却幻化出了九个拳影,呼啸而出,射向了蒙斯纳音的九个火焰残影,霎时间九个火焰残影一起熄灭,这是蒙斯纳音第一次遭遇如此的惨败。

蒙斯纳音一时退后,诸人闻状,一起收功退后。

杨卓只三招,就击断金光大师的长剑,拍灭了九个火焰残影,立时惊愕全场。

蒙斯纳音看看杨卓,简直不敢相信,短短一个多月时间,他竟然如此武功精进。

金光大师一时抛下了断剑,愤愤不平。

费诗龄喝道:“尊驾何人,为何出手偷袭?”

杨卓说道:“在下彭晖座下弟子杨卓,叨扰几位了。”

费诗龄冷冷说道:‘你就是吞食圣妖果的人,真是不可思议。“

杨卓说道:“各位,今天的事情,我们是客,江公子是主,该有江公子定夺。”

江君奇适时的说道:“各位稍安勿躁,误会一场,这位杨公子也是在下的朋友,各位且消消气,稍作一下,其间的过节,请各位不要挂怀。”

金光大师撇下了诸人,当先怒冲冲的出去了,随后是飘云僧拱手作别。

费诗龄和闻悔,蒙斯纳音相继拂袖退出,都是十分的狼狈。

如此的一场危机,被杨卓的绝世武功,一时化解了。

蒙斯纳音虽然狡诈,但也知道事情的缓急。既然杨卓来了,毕晴不可能不来,而杨卓的武功有一部分学自于武仙,一旦和杨卓闹翻,就等于和武仙翻脸,这是得不偿失的。

费诗龄和闻悔几个人,更是懊丧之际,真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费诗龄弄不明白,为什么杨卓和毕晴明里暗里的帮助江南剑道,阻止蒙斯纳音和江北总镖局的势力进入苏杭。而玄女派三女也久驻于此,一时想再去图谋苏州,却是枉然。

费诗龄叹口气,看了看身边的蒙斯纳音,蒙斯纳音没吭声。

费诗龄心里有鬼,此时号召武林人物进攻江南剑道,至少是有点理亏,而且就算是占理,恐怕江北人物也未必能够听他调遣,就此来苏州协助自己完成大业。

这就是江湖,还是自己的江湖地位不够高,名头不够响,费诗龄不禁如此想到。

商菲三女有理由帮助江南剑道,一句玄女派武功邪异,人人可以诛之,是不能号令群雄的。

要不然,杨卓吞了圣妖果,为何不见武林人士围攻杨卓。其实说穿了,江湖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杨卓凭的不仅是自己的武功,胆气和正气,还有的就是背后的武仙,毕晴,和天魔宫。

这是费诗龄和蒙斯纳音不愿意触及的,所以几个人只好望而却步。

一场风波就此落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