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仙侠武侠 > 风回路转 > 十二 襄阳情事

风回路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剑心长虹 重生之擎天大陆 逍遥剑仙录 一剑弑仙 风回路转 武侠世界群英传 无极剑侠传 神羽剑客行 吾道仙途 蜀山志

于是,杨卓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把鲜血滴进了风怡然的口中。

因为圣妖果入体,立时与鲜血化为一体,此时鲜血转入风怡然口中,风怡然顿觉浑身发热,不多时解开了石骨术的封印之力,一时缓缓醒来。

风怡然看到了杨卓,一时又看到了他手指破了,知道是自己吸了他的血,才开始醒转的。

风怡然猛地窜起来了,推开了杨卓,退后三步,厉声喝道:“你的血,为什么可以化解石骨术,你说——”风怡然的畏惧,比之她经受石骨功,还有严重一分。

杨卓楞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啊。”满脸的无辜,却不能换来风怡然的一个原谅。

风怡然颤巍巍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难道吃了圣妖果?”

杨卓摆手道:“没有,没有——”明显是狡辩,风怡然心知肚明。

风怡然退后了三步,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吃了圣妖果,你——是妖人,不然你的血怎么可能化解异灵的石骨术。其实,你和富英敦是一丘之貉,一丘之貉。天下人会记住你们的,记住你们的。“说完,风怡然不由分说,一时撒腿狂奔而去,身形没入了崤山夜色之下。

杨卓看了看自己破了的手指,看了看风怡然的背影,心中一阵酸楚。

自己莫名其妙的食用了圣妖果,就此和异灵划上了等号,就此被误解,真是不值。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毕晴,唯独她并没有因为自己食用了圣妖果而背弃自己。

他不禁想起了和毕晴在一起的日子,于是准备南下了,去寻找她了。

杨卓叹口气,顺着弯路南下,直奔湖北。

湖北襄阳之侧,近郊的一处竹林,竹叶翠绿,十分幽静。

竹林中传来了淡淡的话语声,杨卓悄悄走近,却是看到了一对男女,在竹林中低低调笑。

只闻得那男子低低说道:“葆,你越发的好看了。”那女子笑吟吟的看着男子,心头美滋滋的。

男子穿着华贵,看来是这一代的富家子弟,而那女子也是衣衫鲜艳,也非寻常人家的女子。

两个人似乎再次偷情窃欢,言语中十分轻佻,眼角眉梢都带着浓浓的情意。

那女子却是新近的孀寡之人,早年未婚时也曾与这男子,有过交往,故而如今是死灰复燃。

杨卓听着两个人低声调笑,肆无忌惮,心头微微不畅,就要走开。

此时,竹林外远处想起了一声呼喝:“闻家庚,闻家庚,你在哪里,哪里去了,快出来!”杨卓一愣,转身看去,却是看到竹林外一个妇人仗剑赶来,满脸怒气,杀气腾腾的。

当时竹林里的男女顿时脸色大变,男子说道:“糟了,母老虎来了,你快走,我们分头走,有机会,我再来找你——”那女子却也害怕这林外的女子,一时整理一下衣衫和头发,匆匆出了竹林,逃之夭夭。

这男子闻家庚却是匆匆从另一方向出去,寻到了一处溪水边,急急忙忙的洗了把脸,在水中照了又照,看到自己身上毫无破绽时,再回头去找那寻他的妇人。

杨卓暗自好笑:“这男子看来是害怕妻子来寻晦气,所以要精心收拾一下,以免露出偷情的痕迹,还真是个滴水不漏的人。”

杨卓也无心关注别家夫妻的私事,于是沿着大路,直奔襄阳。

襄阳城东,濒临汉江,一处小院前,却是陡然闪出了那个偷情女子的影子。

杨卓看时,那女子却是四下张望,接着进了小院,回身插好了门闩,进了屋子。

杨卓看看天色将晚,这女子突然出现在这里,究竟为何?难道她住在此地不成?

夜色渐渐沉重,四处都闪起了淡淡的灯火,这个小院里也亮起了烛火,人影摇曳,似乎多了个人影。两个人在烛光下,比肩而立,影摇绰绰之下,杨卓觉得这好像又有点蹊跷,难道屋子里另有人来了不成?好奇心驱使杨卓跳进了后院,悄悄潜到了窗下,倾听屋里的动静。

里面确实传来了另一个男子的声音:“乖,这些日子,都在这里吗?”女子说道:“哼,你都不来找我,我寂寞死了。”男子笑道:“我不是来找你了吗?我那马场和这里相去也不近,我就是插上了翅膀,也要飞一阵才到这里啊。”女子甜甜一笑,说道:“你最会哄人了,唉,这些日子我好无聊,每日里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男子说道:“我来陪你了,高兴点。”女子说道:“你已经好久不来这里了,我好烦。”男子说道:“别这样,我说好来陪你,就一定不会叫你失望的。”女子嗔道:“看你这么油嘴滑舌的,饶了你吧。”

两个人似乎开始坐下,在桌前一起喝酒谈天。

男子说道:“你家里最近如何?”女子摇头叹息道:“老样子,爹和哥哥都在忙生意,哪里顾得上我这个孀寡之人?”言语中颇含怨怼之意。男子说道:“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哪家的生意都不好做,你应该体谅一下你父兄的不易。”女子叹口气,说道:“我体谅他们?谁又能体谅我的不易?”男子说道:“别如此说,毕竟你还是舒家的人,有些事是无可回避的。”女子说道:“我是舒家的人?我倒不觉得。自从我那死鬼男人死了以后,我还嫁的出去吗?恐怕在别人眼里,我是个克夫的丧门星罢了。”男子说道:“不,此话慎讲,以后你还要过下去,岂能如此消沉呢?”

女子说道:“我消沉?在道德君子眼里,我就是克夫的女人。在卫道者的笔下,我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敢想象。哼,随它去吧,我还是我,不能叫这世道把我逼死吧?”

男子劝解道:“这件事,不能想得太过悲观,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女子惨然笑道:“好起来?凭什么?凭我爹的财富地位,还是凭我哥的嚣张跋扈?也许都靠不住,能够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男子说道:“令尊和令兄来看过你没有?”女子说道:“我已经一个月没回家中了,没人来找过我,似乎我本就不是舒家的人。”男子一时默然。

女子说道:“难道这是我一个人的错吗?难道我真的该如此下去吗?”

男子说道:“别这样,喝杯酒,我们好好说说话。”

女子说道:“嘿,别说我了,你最近怎么样,生意可好?”男子说道:“还好吧,马场生意还算过得去,多数都是卖给军旅,或是北方武人。”

女子说道:“马场?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当时嫁给你,或者——或者,哎,也许都不同了。”

男子说道:‘别说了,都过去了,谁能想到会出那种事,我深感同情。“

女子说道:“酒,酒这个东西,似乎能叫我忘却许多事情,却也能叫我想起许多事情。哎,那时候,未出阁前,何等风光,一个舒家的大小姐,使奴唤婢,锦衣玉食,仿佛是个公主。可是,一旦出嫁,就要三从四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哎,真是——”

男子说道:“别多想了,毕竟一切不能倒转,只好向前看吧。”

女子喝了口酒,咳了两声,似乎呛了一口,说道:“我也想向前看,可是我凭什么呢?你知道我现在最羡慕谁吗?我妹妹,我妹妹。她还是个姑娘,还没出嫁,我只希望我永远活在未出阁的时候,那时候,那时候——“说到此处,喉头哽咽,竟然说不下去了。

杨卓闻得此女言语,揣测她可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才至于如此放纵自己,于是对她的厌恶之感,顿时减少了许多,一股同情之意油然而生。

男子一时安慰,女子微微啜泣,但还是强自喝下了一杯酒,那种痛苦之情,杨卓在窗外似乎都能感觉得到。

女子低低说道:“别走了,别走,好好陪我喝酒,喝酒——”男子只好照办。

女子叹道:“我为什么会生作了女儿身,你看,你做男人多潇洒,多潇洒,可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女人行吗?女人要照顾家,照顾丈夫,照顾孩子,还要顾及什么狗屁的三从四德,都是狗屁,我真想,真想有时候重新投胎,再不做女人,做什么都好,再不做女人。”

杨卓一时黯然,想不到如此个女子,却被世道压迫至此,心中一时喟叹。

男子只好随口安慰,女子却是渐渐的语无伦次,似乎醉了,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男人的呼吸渐渐粗重,似乎开始想入非非了。

突然从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男人一时呆了,窜出了后窗,趴到了窗根下。

接着杨卓看到了一个衣衫华贵的男子,匆匆走进来,却不是和女子在竹林中偷情的男子。

男子看了看屋中的酒菜,和满身酒气的女子,喝道:“你在这里作甚?又来胡闹什么?”

女子睡眼惺忪的说道:“谁啊,来此大呼小叫的?”男子说道:“是我,你还认得我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