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仙侠武侠 > 风回路转 > 十 元熙郡主

风回路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剑心长虹 重生之擎天大陆 逍遥剑仙录 一剑弑仙 风回路转 武侠世界群英传 无极剑侠传 神羽剑客行 吾道仙途 蜀山志

杨卓和毕晴,越过了岐山,进入渭河流域,进驻市集。

他们买了几件旧衣服,乔庄改扮,成了寻常人,进了客栈。

客栈里,不多时来了一队官军,找到了店老板,喝道:“老板,见到过一个白面汉子,二十多岁年纪嘛?”店老板一怔,说道:“这里经常来二十多岁的年轻后生,官爷说的到底是哪一位啊?”官军头目说道:“那是个苏杭口音的人,来过没有?”店老板支支吾吾,说道:“苏杭的不常来,没来,有时候经常看到四川湖南的人来此,至于苏杭的,没有。”官军看了看店老板,喝道:“如果你知情不报,必死无疑。”

此时,店老板唯唯诺诺,一时官军出了客栈,直投东去了。

没过多一会,又是一波人前来探问,却是一拨大内侍卫,还有两个太监随性。

一个太监的问法,和那个官军头目一般无二。

店老板深知事态严重,但是又确实不知,只好如实回报。

那两个太监引着大内侍卫,一起出了门去,向东而去。

杨卓和毕晴对视一眼,暗道:“这是什么人不开眼,得罪了朝廷的喜公公呢?”

毕晴暗道:“南方人,苏杭口音,难道是江南剑道的人吗?”

杨卓的想法与毕晴一致,认为他们追捕的人,就是江南剑道的人,可是江南剑道的人,又怎么和朝廷的人起了冲突呢?

两人不理解,也只好不问,自行在客栈里歇宿。

客栈里,深夜,四周里呼哨声大作,似乎有人骑马奔行。

杨卓和毕晴一起醒来,同时开门,窜到了街上。

街市上,有人骑在马上,大声喝道:“快追,贼子往东去了,喜公公有令,凡是缉拿到叛贼者,赏金五百两,卷千匹。”说完,一队马军向东追去。

接着一大队的步军从北面过来,协助马军四处捉拿叛贼。

但是,折腾了大半夜,他们还是没有捉拿到叛贼。

杨卓和毕晴早回去歇息了,次日早晨,一起出来吃早餐。

客栈大厅里,聚集了不少的武林中人,看来蒙斯纳音还是把消息散播出去了。

同时,看到了一个姑娘,驻足门口,接着慢慢走进来了。

那是个身穿淡黄色小袄,月白色罗裙的姑娘,气质不俗,淡雅非凡。

那姑娘手持短剑,座了杨卓和毕晴的对面,一时点了一碗素面。

此时官军再次出现在了门口,几个官军冲进来,喝问:“喂,老板,见到一个白面后生,二十多岁,苏杭口音,身高八尺多的?”

店老板一天之内被探问了七八次,有点不耐烦,但是不敢惹他们,只好如实回复。

一队官军从旁掠过,投东而去。

接着两个太监,和几个大内侍卫,一起进来了,还是老话题。

这两个太监尖声尖气的,颐指气使,说道:“店老板,如果你知情不报,我就差人把你这狗窝点了。”店老板十分害怕,一时唯唯诺诺,不敢抬头。

那个太监一时看了看四周的武林中人,说道:“这个客栈真是奇怪,怎么突然多了这么些乌七八糟的人?”有几个年轻后生,压不住火,就要发作,年长的人压住了他们的肩头,示意他们别招惹这些太监。

那个太监看了看这客栈,又看了看这些武林中人,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们这些走江湖的,也要受朝廷的规矩,别招惹我们喜公公,不然都没有好下场。”

那几个江湖人物依旧没有动。

那个太监一时说道:“不久前,有人偷了喜公公的东西,藏在了此地,我们搜不了一夜,都不见踪影,我很是奇怪,是不是你们当中有人把他匿藏起来了?如果我得知,那个叛贼和你们这伙人勾搭连环,我就诛你们的九族。”

那个姑娘把手中的面碗一墩,咳了一声,却没说话。

一个太监一看,有人挑衅,就走了过来,说道:“嘿嘿,你个姑娘,一个人不好好吃面,多管闲事啊?”

那个姑娘一时笑了,说道:“既然你问我了,我告诉你,朝廷的规矩,不是你们来定的。”

太监一时气恼,尖声尖气的说道:“你是什么人,敢和我们喜公公叫板,不知死活的东西。”

那个姑娘摸了摸自己的短剑,随即放下,说道:“朝廷自有朝廷的法度,不是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太监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好大的口气,你到底是谁?”

那姑娘不吭声。

一个侍卫过来喝问:“你到底是谁?“

那姑娘依旧是不吭声,自行缓缓的吃面,俨然间旁若无人。

一个侍卫一时拔出了长剑,怒目相向。

一时,毕晴暗中发力,一股阴劲从袖中弹出,铮的一声,那侍卫的剑鞘陡然间弯了,连剑都插不回去了。那个侍卫骇异之极,不知道何人作祟,以为是姑娘捣鬼,喝道:“你捣鬼,弄弯我的剑鞘。”

那个姑娘淡淡说道:“弄弯你的剑鞘算什么,我还可以打掉那位公公的帽子。”

说完,单手一挥,那其中一位公公的帽子,果真是应手而飞。

那个公公露出了一个光秃秃的脑壳,大呼小叫的:“来人,把她拿下。”

那时出手打飞太监的帽子的人,还是毕晴,她最看不惯这些颐指气使,作威作福的阉党。

几个侍卫迅速合围,困住了那个姑娘,毕晴杀机毕露,已经准备出手了。

杨卓按住了她的肩头,示意她别暴露。却看到那个姑娘从怀里不慌不忙的掏出了一块金牌,上面写着四个字“河间王炜”。一时,几个侍卫都愣住了,两个太监眼神不好,凑近了一看,也是傻了。

一个侍卫躬身说道:“不知道河间王的郡主,得罪了,得罪了。”

那个姑娘是河间王元炜的女儿元熙,此时是微服出游,以河间王元炜昔日的军功,和在朝廷的威望,喜公公的人是不敢轻易招惹元熙的。

几个侍卫护送着太监,出了客栈。

一时,周围的人都是对这个低调的郡主,刮目相看了。

河间王元炜,为人低调,且谦和下士,是远近闻名的大人物,江湖人物都是无人不知。

杨卓和毕晴都听过河间王元炜的大名,却从未亲见,不想今日却是意外了帮了元熙的大忙。

元熙却是福至心灵,知道是邻桌的姐姐帮了自己,因此出声道谢。

毕晴回礼,此时元熙说道:“两位如果不嫌弃,请到敝行院小坐。”

杨卓看看毕晴,毕晴点头,两人随着元熙,出了客栈,直奔东去。

东去十里,就是一座偌大的行院,就是元炜在长安附近的一处行馆。

河间王元炜最近几年,身体欠佳,加之与喜公公不合,因此较少参与政事,一时躲到了偏僻郊外的行馆,也算是韬光养晦吧。

两人随着元熙进入行馆,一条宽阔的甬道,两侧影壁墙十分高大,假山石错落有致,雕梁画栋,的确是巧夺天工。

元熙把他们引进了一间客厅,客厅前有一颗大柳树,树上鸟儿低吟清唱,十分惬意。

元熙说道:“敢问姐姐,贵姓大名?”毕晴说道:“叫我晴儿好了。”

元熙又去问杨卓,杨卓说道:“我叫卓杨。”毕晴暗道:“颠倒过来,改得好。”

元熙说道:“卓大哥,晴儿姐姐,你们在此宽住,那些人是不敢来这里罗唣的。”

毕晴说道:“哦,那些人捉拿的叛贼,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熙说道:“据说是有人偷了喜公公的东西,看来是重要物件,不过他们太招摇了,弄得满城搜捕,夜里都不消停,我看不过,就去多了句嘴,幸亏姐姐暗中助我,不然我就麻烦了。”

毕晴笑道:“你那个金牌一出,谁与争锋?”

元熙笑道:“姐姐取笑了,如果父王知道我拿着王府金牌出去,那就得训我不懂事了。”

杨卓叹道:“王爷如此低调,真是名副其实的英豪人物。”

元熙说道:“最近父王都很抑郁,很少出门了,也很少和朝廷勋贵来往了,其中的原因,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杨卓说道:“对了,那个凶手听闻是苏杭人士,会不会是江南剑道的人啊?”

元熙想了想,说道:“有可能,但是只是猜测。据传江南剑道最近衰落不堪,被天魔宫逼得几乎走投无路,前些时还听闻陆呈远不知所措,但是最近又恢复如初了。可是,那次江君奇受挫于武夷山,从那以后,三师弟富英敦就此出走了,看来是压力太大,寻求解脱去了。”

杨卓暗道:“富英敦和商菲暗中来往,此时却又失踪了,看来或许这种喜公公失窃之事相关;难道,这富英敦敢去修炼天下邪功石骨术吗?杨卓不禁一阵的寒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