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仙侠武侠 > 风回路转 > 四 蜀州之行

风回路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剑心长虹 重生之擎天大陆 逍遥剑仙录 一剑弑仙 风回路转 武侠世界群英传 无极剑侠传 神羽剑客行 吾道仙途 蜀山志

因此,杨卓对于蜀州倒是向往大于仇怨。

蜀中魁,裘天狼,武仙和轩辕子都闻名遐迩,名震中原。

这种魔力似乎是天生就种在了彭晖的心底,令彭晖一生难以忘却。

这种对于蜀州的敬畏,也传给了杨卓,令杨卓从内心向往这个神奇的地方。

此时的杨卓,却偏偏对蜀州没有太多的好感,这个曾经令先师蒙羞,却又是魂牵梦绕的地方,难道真的就这么好吗?好在何处呢?

杨卓至今没踏进蜀州一步,也不知道蜀州的武学魅力,究竟在哪里?

但是,师父的这个遗憾,杨卓迟早要去弥补的,只是该如何弥补,尚不知道。

杨卓也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现在和毕晴在一起,会突然想到这些陈年旧事呢?

杨卓看了看明朗的天空,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淡淡的花香,这就是毕晴选的地方。

杨卓不由得想起了那件淡红色的纱裙,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一时呆了。

杨卓从漠北,过了河北,越过中州,直达这里,遇到的人物,似乎没有人可以比得过毕晴。

杨卓不禁想到:“能够培育出一个如此人物的苏颖蕙,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难道真的只是个人人害怕的女魔头,似乎又不尽然。”也许是爱屋及乌,杨卓对于天魔宫从来没有那么多的恶意。

因为他是漠北人,如果他和陆呈远易地而处,恐怕就不会如此想了。

杨卓叹口气,其实说实话,自己的武功还是有待进步,如果和玄女派三女中任意一人死拼,都是败多胜少的,如果一对二,那就是必死无疑的。

杨卓想起了当初自己受难时,连虹对于毕晴的畏惧,那不是假装出来,而是发自内心的。

连虹虽然投靠了喜公公,权势不算小,自己武功也不差,可是一旦遇到毕晴,就宛如耗子见了猫。一半也是因为天魔宫势力庞大,一半是因为喜公公的势力,难以达到黄山南北。

朝廷势力大多止步于长江,南方还是他们不很关注的所在。

综合看来,玄女派其实也有不可企及之处。

就是这浩瀚的长江,隔开的宛然是冰火两重天。

曾几何时,无数的游牧民族,只好在此望江兴叹,不敢跨越这天堑,饮恨而还。

喜公公一个阉党,更不敢随意跨越大江,以免引起无谓的争端。

杨卓想的这些,后来也觉得和是否加入天魔宫无关,但是又不得不去想。

杨卓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不宜去天魔宫。

师尊对于蜀州的怅惘,对于蜀州的迷恋,自己为什么不能一览蜀州风光呢?

三天过去了,杨卓打定主意,准备去蜀州了。

那天毕晴又来了,还是穿着那件淡红色的纱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毕晴说道:“你想好了,是不是和我回天魔宫?”

杨卓说道:“先师有遗命,叫我去一趟蜀州,一切都得等回到了中原再定。”

毕晴淡淡一笑,说道:“你倒是会搪塞,我只怕你一去了蜀州,就乐不思中原了,还会回来吗?”

杨卓说道:“先师仅有此一桩心事未了,希望你成全。”

毕晴想了想,说道:“好吧,其实我也没去过蜀州,不如我和你同去。”

杨卓说道:“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何必要你一个少掌门陪同呢?”

毕晴说道:“少掌门?你真会讲话,可是我还能坦然受之。无论如何,如果我打定主意的事情,万难更改。走吧。”杨卓说道:“你真的要去?”毕晴说道:“怎么不真?为了防止你去而不返,我这个少掌门,只好随你通往了。”杨卓苦笑一下,说道:“我冒昧的问一句,我杨卓初出茅庐,何德何能,为何能被贵派看中,意图收入门墙呢?”毕晴说道:“别罗嗦了,还去不去蜀州呢?”

毕晴推着他,杨卓无法,只好当前一步,向西而去。

杨卓的疑团,始终未解,不知道毕晴和天魔宫到底是何用意?

杨卓想到:“不如去一次也好,一旦到了蜀州,那里高手云集,毕晴未必占得到便宜,伺机而动吧。”

杨卓想到此处,也就坦然,和毕晴直奔蜀州了。

从江边坐船,溯江而上,直奔岳阳境内。

在江南,两湖一带,江西福建,大部分落到了天魔宫手里,只有皖南黄山,苏杭尚在江南剑道手里。其实不是天魔宫不觊觎黄山七十二峰,而是江北总镖局费诗龄开始介入。光是费诗龄介入,还不足以令苏颖蕙忌惮,还有五台山修缘寺,天山宁远寺,邙山静寂禅院,东郡留云寺,北海金顶,都和江北总镖局相勾连。这些人捆到了一起,就令天魔宫苏颖蕙微微忌惮了。一旦贸然杀进苏杭,可能会遭到这些联合抵制,就得不偿失了。

苏颖蕙的顾虑是周全的,毕晴的驾临皖南,也不是无所事事的。

船只开航,船头坐着明媚而聪颖的毕晴,杨卓立身于船舷处,仰望苍穹。

杨卓说道:“毕姑娘,难怪你放心叫我去蜀州,原来这路过的地盘都是你天魔宫的。“

毕晴哼了一声,说道:“别小人之心哦,我可是叫你去满足心愿,以免以后埋怨我。“

杨卓看了看这个奇怪的姑娘,头发散落在肩头,也不插簪子,任由风吹秀发,此时江边风大,头发经常遮住了大半张脸,她也不闪躲,任由风吹拂着自己的长发。

杨卓说道:“有时候,我觉得你好奇怪。“毕晴说道:”其实你一直觉得我好奇怪才是吧。“

杨卓笑了笑,走近了几步,说道:“其实,去一趟蜀州也好,见识一下。“

毕晴说道:“你有没有听过,见面不如闻名这句话?“

杨卓说道:“倒是听过,怎么样?“毕晴说道:”你见过了蜀山几大人物,自然知晓。“

杨卓说道:“你见过蜀山人物?“毕晴说道:”没有,只是风闻,现在蜀中魁去了别处,至多你可以看到轩辕子,武仙和裘天狼他们几个吧。我希望他们不把你赶出来才好。“

杨卓想起了昔日的恩师彭晖,心中也不由自主的一阵酸楚。

毕晴说道:“有本事的人脾气都怪,尤其是高人,你要警惕。“

杨卓叹道:“家师遗命,不可违。“毕晴说道:”蜀州的传说,从未间断,只有你会当真。“

杨卓说道:“那么,关于玄女派的事情,做何解释?“

毕晴说道:“解释什么,都无可厚非的。玄女派不过是结交了异灵,学点邪功而已。“

杨卓暗道:“如此惨事,她也只当是家常便饭。“

杨卓说道:“其实,他们都想在蜀州立足,却都因为这些事被驱出了蜀州,不可惜吗?”

毕晴说道:“有时候,不是一句可惜,就可以令乾坤颠倒的。”

杨卓一呆,暗觉有理,这个毕晴的确有点不寻常。

杨卓说道:“我说不过你,到了蜀州再说吧。”

杨卓总是撩拨毕晴说话,但是毕晴有时很烦躁,一时不合,就不理他了,他只好躲开。

大船一路行进,渐近三峡,四周猿啼鸟鸣,却是人间仙境。

王维诗云:际晓投巴峡,馀春忆帝京。

晴江一女浣,朝日众鸡鸣。

水国舟中市,山桥树杪行。

登高万井出,眺迥二流明。

人作殊方语,莺为故国声。

赖多山水趣,稍解别离情。

进入峡口,船只减慢,毕晴陡然站起来了,看了看四周,对着杨卓说道:“我现在突然反悔了,不去蜀州了,成不成?”杨卓十分的诧异,说道:“为什么不去了,那不是你当初执意要来蜀州吗?”

毕晴说道:“那时,我只是想验证一件事情,现在突然不想了。”

杨卓说道:“验证什么?”毕晴说道:“你可以帮我去验证一下,就当是还我人情吧。”

杨卓说道:“你需要我去做什么?“毕晴从衣带下取出一只玉佩,交到他手里,旋即又拿了回去,说道:”不必了,我还是有机会自己去验证吧。告辞了。“

那时,毕晴不由分说,揣好了玉佩,扑通一声跳进了江水,向东游去。

杨卓真是猝不及防,眼看着一道水线,向东疾驰。

杨卓真是搞不懂女人的心思,为什么都到了蜀州界首,又突然变卦了呢?

杨卓看了看,都到了三峡,也只好去蜀州了。

至于那块毕晴的玉佩,自己对于上面的印记,也记得八九不离十的。

其实,毕晴对于自己的身世,早有怀疑。加之这些年在江湖上行走,也闻得了许多小道消息。

至于来到蜀州探查自己的身世,也似乎是个借口,也似乎有点迷茫。

最后,毕晴还是转身动向,没入了水天一色之下。

过了三峡,到了巫山以西,杨卓给了船钱,才弃舟登岸。

蜀山之大,却是瑰丽而磅礴,十分引人神醉。

杨卓开始有点懂得,师父彭晖为什么眷恋这块土地。这里实在太美了!

四周猿啼鸟鸣,花开似锦,一派祥和,与中原纷争之局截然不同。

李山甫诗云:“千里烟霞锦水头,五丁开得也风流。

春装宝阙重重树,日照仙州万万楼。

蛙似公孙虽不守,龙如诸葛亦须休。

此中无限英雄鬼,应对江山各自羞。”

他走在了山间小路上,一路西进,直到了一片田园之前。

瓦舍林立,田间低头都有几个乡民在此耕种,山野之美,都令人神往。

连泥土里都带着沁人心脾的芬芳,他不由得一阵欣慰。

他走到了一处的茅舍前,一个老农走过来,说道:“年轻人,你来作甚?”

杨卓说道:“哦,我想来此拜会一下武仙前辈。”

老农指了指西侧的山头,说道:“你由此再向西三十里,就可以到了。”

杨卓拜谢,起身之下,只好再向西,走了三十里山路,四下天就快黑了。

山路难行,越走越陡,前面已经是雾气朦胧了。

雾气掩映下,出现了一排的茅屋。

他走到了茅屋前,正待敲打门扉,里面传来了清朗的声音:“什么人在此喧哗?”

杨卓躬身说道:“晚辈杨卓特来拜会。”

里面那声音说道:“你进来吧。”

杨卓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扉,进入了茅屋,里面却是罗列着各种各样的书册,有石刻的,有绢帛,有书卷,还有竹简,总之是琳琅满目,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而且没看到人影。

杨卓躬身说道:“晚辈拜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