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婚恋生活 > 桑榆此情安东隅 > 第8章 工作做还是不做,这是个问题

桑榆此情安东隅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 男神的绯闻女友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 一路繁花相送 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 婚然心动:老公大人要克制 思慕似海深 桑榆此情安东隅 最是衷情难顾 经年相遇何以欢

桑榆当然知道这是个大好机会,而且自己其实一直的从业志向都是向律政界发展的,可是……

莫小凌看出了桑榆的犹豫,伸手敲了敲她的头,“我说你到底犹豫些什么啊?”

“小凌你不懂。”桑榆叹了一口气,“那事务所的所长是那个霍东隅。”

“什么!你的那个丈夫霍东隅?!”莫小凌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也不禁惊得张大了嘴巴,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

“就是他。”桑榆蹙着她那双柳叶眉,语带担忧地说:“我跟他结婚就是一个意外,我本来不打算和他有什么交集,安心等三个月离婚就是了,可是现在,怎么感觉到处都是他的身影啊。”

莫小凌伸出一根指头,对着桑榆摇了摇,“话可不是那么说,话说你现在单身状态,身边出现个优质大帅哥有什么不妥,跟他发展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为什么一定要跟人家没有交集呢?”说着还用手指挑起了桑榆的脸蛋,左右端详着,“何况我家桑榆也是大美人一个,配得起他啊,要是你们真要发展些什么也没有不妥啊,有什么可以担忧的?”

桑榆听到莫小凌这么说,颔首寻思了一下,微微地点了一下头,“你说得对,我也没有非要和霍东隅断绝一切来往的必要,为什么要放弃一份好工作呢?只是……”

“没有只是啦。”莫小凌摆了摆手,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催促道:“快点吃饭啦,吃晚饭我还要赶回家睡美容觉的,想这么多干嘛,难道霍东隅还能吃了你不成?”

“还真是会!”桑榆在心里暗暗回答到。“我真的感觉他就是一只大灰狼会把我吃掉啊!”但是这些话桑榆没有说出口,生怕被她闺蜜嘲笑她自作多情。

城市的另一边,霍东隅正手捧着红酒杯,站在落地玻璃窗前凝视着这繁华的霓虹夜景。他轻轻地小啜了一口红酒,嘴边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转过身子来放下了酒杯,从抽屉里拿出了那本结婚证。

一段段的往事浮现在他的眼前,陷入回忆之中的霍东隅时而蹙眉,时而又展唇一笑,最后他的表情定格在一个温柔的表情上。

“时机尚未成熟,不能操之过急啊。”心底里有一个声音在默默地提醒着霍东隅。

他翻开了结婚证,大拇指轻轻摩挲着与桑榆合照的相片,眼睛里溺宠的气息慢慢地蔓延开来,他弯嘴一笑,喃喃地自言自语道:“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了,既然找到了,我是不会轻易放开你的。”

忽然,他如鹰般锐利的眸子里露出了坚定的神色,手也不自觉地握紧了结婚证,“无论如何,我再也不会让人再伤害到你,你的下半生,就由我来守护吧。”

“叮咚——”一条短信铃声打断了霍东隅的思绪,他拿起手机阅读,一抹微笑出现在他嘴角,“看来,连上天都在帮助我,桑榆,你逃不了的。”

两人命运交集的齿轮,开始慢慢转动。

“喂喂,你们在干什么?”桑榆刚回到公寓,出了电梯,就看到房东带着一群人把自己家里的东西不住的往外搬。

“桑小姐,不好意思,你这里我不租,请你马上搬走。”房东语气冷淡,看都不看桑榆一眼,不停地指挥着工人搬东西。

“你怎么能这样?”桑榆急了,连忙上去抢了自己的行李,站在房东面前和他理论:“要退租你也要提前和我说啊,哪能临时搬走我的东西,而且是没有经我允许,你这样做违背了我们租赁合同的条款,是要赔钱的。”

“怎么不能这样?”一道醇厚的男声响起,桑榆回头一看,竟是那个渣男辛东阳!这个混蛋想搞什么鬼!

辛东阳一副嚣张神色,眼里满是不屑的神情,傲慢地开口:“这房子当初是以我的名义来租的,现在我们分了,你不是还有脸赖着房子里吧,我这个承租人同意搬走,你有什么权利反对?”

“那你们有权搬我的东西?那是我的私人财产!”桑榆丝毫不退让,狠狠盯着辛东阳,眼里的怒火快要吞噬了这个渣男似的。

“桑小姐,当初我介绍你到我妻子的公司工作,没有想到你工作能力如此之差,现在造成公司损失被解雇了,你还没有赔偿我们公司的损失呢,这些物品就当抵押吧。”辛东阳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真让人想冲上去给他一巴掌,桑榆也确实那么做了,只是人还没有打到,就被辛东阳牢牢握住双手。

“你放开我,混蛋!”桑榆的手吃痛,挣扎着想甩开辛东阳的束缚。

“你要是打伤了我可是要赔更多的,桑榆,要不你现在赔偿五万现金给我,要不你就留下这些行李,立即滚出这个公寓。”辛东阳紧捉住桑榆的手不放,以卑鄙的方式对付着自己的前女友。

“王八蛋,老娘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个负心汉!”

“哼,彼此彼此。”辛东阳甩开了桑榆的手,满眼鄙视厌恶地说:“当初我还为抛弃了你而内疚一番,没有想到你这个交际花倒是挺有能耐的,早就勾搭上一个凯子,还结了婚,说我是负心汉,那你又是什么?”

“你!”桑榆对于自己结婚的事情根本无法解释,即便解释了也没有人会相信,对方人多势众,有铁了心要整她,她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的东西被搬走。

辛东阳临走时还不忘戏谑桑榆一番:“别装得如此可怜,你不是还有个老公吗?你走上前投怀送抱,还怕没有住的地方?这不是你的拿手好戏吗?”

桑榆觉得自己顿时成为了一只丧家之犬,就这样搬走了她的行李,赶了她出门,辛东阳你够狠的。

桑榆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呆了一会,拿起手机打给闺蜜准备暂时投靠,却发现对方已经关机,没有办法,只能走去小凌家了。

她走出公寓准备到公交车站,谁知道没走两步,天空竟然下起了瓢盆大雨,桑榆只能快步跑到附近能躲雨的地方暂时避一避。

所以,等霍东隅撑着伞赶到时,桑榆正浑身湿漉漉的,在一简陋小卖部的屋檐下,蹲着身子,慢慢地撕碎手里的面包,一面温柔地用面包碎喂着一只流浪的小猫。

狼狈,却不失温柔。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