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三无弃妃闹翻天 > 第16章 铺路2

三无弃妃闹翻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国色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三无弃妃闹翻天 绝宠冷艳庶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红颜引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驾到吾王惶恐

“这个好办。”孙嬷嬷喜笑颜开:“王爷这两日养着病,引嫣阁那头日日都是清淡的吃食,只怕嘴都吃淡了。”

又道:“这事姑娘不必操心,老奴明儿一早就去厨下操持着,您明儿露露脸,再将食盒提过去便可。”

世家大族里的姑娘说是厨下手艺了得,可也不过说说,哪有姑娘当真下厨的,不过是厨娘将东西都准备好了,再请主子动两下铲子,便算是姑娘做的。

孙嬷嬷从云家出来,这些个门道再是清楚不过。

宋清欢也不想当真在萧蔚的事儿上费心,见孙嬷嬷都包揽了过去,自是再好不过:“那就有劳嬷嬷了。”

见孙嬷嬷喝得面红耳赤的,又让寻梅送她回去歇着。

寻梅送孙嬷嬷出去,屋里头伺候的小丫鬟便也都遣了下去,踏雪这才背着个包袱上前。

“姑娘瞧瞧,可都是这些。”

蓝色的包袱皮摊在炕桌上,只见里头放着一长两短三个锦盒。

宋清欢一样样拿出来瞧了,最长的那个锦盒是一副气势磅礴的山水画,这玩意她不懂得欣赏,只细细瞧得一回下头的印鉴无误,这才小心的卷起放好。

其余两个锦盒都是首饰,一对羊脂玉手镯,一副璎珞八宝项圈。

踏雪将剩下的银票从袖兜里取出来:“那副画最贵去了一千两,玉镯同项圈一起也去了一百多两。”

想了想又道:“姑娘,侯府里当的东西也不止这几样,咱们也没那么多银子一一买回来啊。”

“能拿回一样便是一样。”宋清欢将三个锦盒都一一盖好,放进炕柜里头。

这三样是出嫁前,小云氏让人去当了套了现银给她当压箱银的,许是当得不止这么些,可她见过的便只得这三样。

将东西归拢好了,宋清欢又重新坐下来:“你回头再打听打听,有那些东西是经了他的手当得,当去了哪儿,挑些赎得起的,都赎回来。”

“还赎啊?”踏雪有些担忧,虽是手里还捏着八百多两,匣子里头还有一千,可作长远的打算,也不算多了。

“不要紧,先将赎得起的都赎回来,银子的事我会想法子。”宋清欢又捻起一块白糖糕,狠狠咬下一角。

还有个人欠她的黄金没送来呢。

将事儿都交代下去,宋清欢就着灯看了小半个时辰的医术,这才吹灯歇下。

邑王府虽是进了一位正妃一位侧妃,可王府的管家权却没落到任何一位手上。

孙嬷嬷昨儿又是请酒席,又是赠好处的,一早上又打点上一回,几个婆子虽没明面上帮着,却也没暗地里使绊子。

斩了两只鸡熬上浓浓一锅汤,才又揉上粉拉出劲道的面条。

热油下锅炒肉燥,宋清欢便挽了衣袖动上两铲子,跟着便坐到后头去歇着了。

浓香的鸡汤面煮出来,还未送去引嫣阁,宋清欢自个便呼啦啦的吃上一碗,周身暖烘烘的了,这才提着食盒往引嫣阁去。

引嫣阁的小丫鬟一如既往的笑意吟吟,恭恭敬敬的将宋清欢迎了进去。

萧蔚伤了腰,已经躺了好几日,国库被盗,圣上没了银钱消遣气得火冒三丈,昨儿夜里愣是将看守国库的刘家子弟打死了一个,他心里也跟火烧似得,得了消息便一夜没睡。

这会一听是宋清欢来了,那憋在心头的怒气立时便觉有地儿出了:“让她进来。”

姚月婵是心尖人舍不得发作,可宋清欢却又不一样了。

坐在妆台前梳妆的姚月婵眸中诧异一闪而过,从妆匣里挑了支素雅的珠钗戴上,不发一语。

宋清欢来送吃食本就是做做样子的,她都打算好萧蔚当着她的面将食盒扔出来的打算了,没想到这货居然请她进去?

心中直觉这不是好事,可做戏也做全套,心里骂上千百回,面上却还端着笑从寻梅手里接过食盒,亲自拿了进去。

上回来引嫣阁叫那股子酸臭味膈应了,不过匆匆一瞥也没心思细瞧,今日再看,不由得心中啧啧出声,果然得宠的跟不得宠的就是不一样。

萧蔚依旧躺在榻上,百年好合的帐子垂下,半遮半掩,姚月婵一袭梅红家常衣裙,梳着圆髻,面上挂着温柔笑意,一见宋清欢便踩着小碎步上前接过食盒。

“姐姐有心了,一大早的还亲自下厨给王爷做吃食,妹妹甚个都不会,当真要好好跟姐姐学学。”

又道:“姐姐辛苦了。”

这副温柔可人的模样,倒同昨日在浅云居那股嚣张气焰再不一样。

宋清欢也端着笑:“可比不得妹妹,妹妹照顾王爷才是最辛苦的。”

又问:“王爷身子可好些了?”

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笑得灿烂,可目光一碰,却又是电光火石。

“还死不了。”萧蔚冰冷的声音从床帐内传出来,又理直气壮道:“既然来了,便伺候着,让婵儿下去歇歇。”

姚月婵看得宋清欢一眼,倒有几分幸灾乐祸。

宋清欢神色不变:“应该的,本来就是妾身的分内之事,叫妹妹分担了,是妾身过意不去。”

利落的打开食盒,将盅里的鸡汤浇在煮熟的面条里,又拨了肉燥在上头。

一时间屋内香气四溢。

宋清欢将垂下的帐子用金钩挂起,捧了汤面来当真要伺候萧蔚用膳。

萧蔚眸中一片怒火,侧过身来看见宋清欢站在眼前便道:“怎么的,还要本王起身配合你不成?”

宋清欢眨眨眼:“王爷说得是。”

跟着便端来小杌子挨着榻边坐了。

“再低点。”

小杌子也没得坐了,宋清欢蹲下来也叫萧蔚呵斥一回,直到跪了下来才见他满意。

“你想烫死本王不成?”萧蔚怒火不散,鸡蛋里也能挑出骨头来,汤面还未吃到嘴,便又劈头盖脸的骂了起来。

“妾身给王爷吹吹。”宋清欢出奇的配合,噘着嘴便吹上了。

萧蔚瞧见那唾沫星子直往面汤里散,胃里一阵阵的恶心,恨不能一脚踹死她。

“滚出去,照顾人都不会,你还会点什么,废物玩意。”

那满腔的怒火丝毫不见散去,反而越烧越怒。

宋清欢也不争辩,应得一声,便起身。

手里端着满满一碗汤面,腿脚一动,人还未起,一碗汤面毫无偏差的全倒在萧蔚的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