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三无弃妃闹翻天 > 第13章 没有活路

三无弃妃闹翻天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国色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三无弃妃闹翻天 绝宠冷艳庶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红颜引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驾到吾王惶恐

流朱街一向多人又多车,这会儿堵得水泄不通,禹王府的丫鬟婆子就是再乱也把马车围得跟铁桶似得。

踏雪去打探消息愣是没的一句话,还是她站在车外,准备离去时偶然一瞥透过车门缝儿瞧见满车的血迹。

可具体生了甚个事儿却是不知的,但瞧着那些鲜红的血迹,着实吓人得很。

“好多血?”宋清欢“噌”的一下坐直身子来。

马车好端端的行在路上,如何会好多血?倘若是有人暗袭,定然会又骚乱,如今既没得骚乱那就是马车上的主子……

宋清欢秀眉蹙起,纤细的手指搭在车窗上,半响没再出声。

妇人大出血,在无外伤的情况下,要么是有内伤,要么便是……

挺直的脊背复又靠在车壁上,指节微弯,骨节处泛起白来,心中却是犹豫不定。

禹王乃王皇后所生,王皇后同刘贵妃多年来不睦,今日她在宫中已得罪了刘贵妃,倘若再多管闲事,只怕更惹这位宠妃的不喜。

外祖云家远在南疆之地驻守,宋家又没落至今,倘若刘贵妃当真恼毒了,她同宋家必然毫无招架之力。

且,此番若是去了,许氏没事便最好,若是有事那她怕也要叫禹王一行人记恨上。

宋清欢脑子清醒,瞬间就将利弊都分析得清楚,可再是理智,却也管不住腿。

“我去瞧瞧。”人从马车上跳下来,踏雪还没跟上来,她便已经行至禹王府的马车前。

人站在马车外,都能闻到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还夹杂着些别的味儿。

车外守着的两个婢女方才是同宋清欢打过照面的,见她近前忙道:“邑王妃恕罪,我们王妃身子有些不适,不方便招待您。”

宋清欢面色肃然:“你们王妃是不是有了身孕?”

她原来跟着师父学医学毒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可那些时日的颠沛流离到底不曾泯灭掉自己的良心,许氏是真和善还是假和善她也感受得到。

两个婢女闻言皆是神色一变,不等开口,宋清欢又道:“快让开,再晚点,怕是连命都不保了。”

话音一落,车门打开,一个穿着体面的嬷嬷从里头出来,面上神色凝重,语气却不善:“邑王妃的心意老奴心领了,我们王妃有些不舒坦,待改日有空了再同你闲话家常。”

王皇后同刘贵妃不睦,多年来禹王也一直被邑王所压,许氏怀了身孕却不敢声张,也不是没得缘由的,珍嬷嬷同宋清欢不熟,自是不敢贸然让她上车。

宋清欢一片好心被人如此猜忌,如何不气,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可不过行出十来步,终究没忍住复又转了回来:“嬷嬷,我是邑王妃没错,可你不想想,我这般自荐,倘若你们王妃出了什么事儿,我铁定是脱不了责任的,便是要害她,也犯不着把自个搭进去。”

“如今流朱街车马不通,你便是着人去寻大夫,也没得这般快来,嫂嫂这会只怕不好,若是耽误了,少不得便是一尸两命。”

珍嬷嬷本就脸色难看得紧,这会叫宋清欢说得更是面色苍白,可依旧不敢贸然放宋清欢进去,只道:“邑王妃何必为难老奴,您又不会医术,去了又能如何?”

“谁说我不会了。”宋清欢气得脸色通红:“嬷嬷别忘了,我娘生前可是有个医术了得的闺中密友,虽是多年不曾有消息,可并不代表就真的没得消息。”

珍嬷嬷年纪一把了,自是晓得宋清欢所言是何人,神色一凛,忙开了车门,赔罪道:“是老奴小人了。”

宋清欢也没得功夫同珍嬷嬷多变,动作利落抬腿便要上车。

踏雪拉了一把,眸色担忧的看着她。

看着自家姑娘长大的,如何就会医术了。

宋清欢抿了抿唇,晓得自个会岐黄之术的事儿必然是藏不住的,当下也不多言,只冲踏雪笑一笑,又吩咐:“你去咱们马车上将那个红漆匣子拿过来。”

一上马车,血腥味便更浓,方才还温柔浅笑的许氏,此时正躺在那儿,一个绿衣的婢女正绞了帕子同她擦汗。

许氏面色苍白无血色,乱发沾着汗珠贴在额上,眸中无彩,许是听见方才宋清欢同珍嬷嬷的谈话,对她的到来也无惊讶之色。

“嫂嫂,可觉得哪儿不舒服?”宋清欢跪坐下来,抓了手腕细细摸得一回脉,眸中惋惜之色一闪而过。

许氏精神不济,气若游丝道:“方才觉得腹痛难忍,这会倒是过了,可还是会恶心,头晕,乏力。”

口中还有未说之言,宋清欢拍拍她的手,微微一笑:“不怕,没什么大事。”

又道:“我下车取点东西来。”

还未起身,那绿衣婢女便眸中蓄着泪,咬着唇轻声问道:“王妃要紧吗?”

宋清欢抬眸看向这婢女,复又将马车里的摆设扫过一回,不答反问:“你熏的什么香真好闻,不过倒同这马车里头的香气一个味。”

珍嬷嬷闻言一惊,眸中尽是不可置信。

踏雪在马车外喊得一声,宋清欢也不多说,忙下车去取自个要的东西,又等了片刻才上车,就见方才那绿衣婢女已经不见,马车里挂着的香包也摘了下来。

许氏眼里含着泪,看见宋清欢便再也忍不住。

宋清欢什么也不说,只打开红漆匣子,取了块参片给许氏含着,又掏出银针,迅速的在几个穴位上扎上银针,首要止血。

又告罪一声,同珍嬷嬷一道给许氏换上干净的衣裙,见那陀带血的肉彻底落了出来,强忍着没出声。

只道:“嬷嬷,嫂嫂身子娇贵,此处离皇城也不远,不如着人去请御医直接往王府去。”

“前头的马车虽堵得死,可叫人挨个的说一声,让条路来,先将人送回府里最是紧要。”

宋清欢虽有半桶水的医术,可到底不精,能辨别出马车里头有脏东西多是因着原先制毒多有接触,这会她能给许氏止血,但却不能真正救她,还得靠擅妇科的御医。

珍嬷嬷颤着手用脏衣裳将那陀东西包好,对宋清欢的敌意也压了下去,哑着声儿道:“老奴这就去安排,还要劳烦邑王妃多看着点我们王妃。”

珍嬷嬷将那些衣裳卷起来塞进马车里的箱笼里,抹了把泪便下车去安排。

不多时马车缓缓动了起来。

虽是未曾明说,可许氏也晓得腹中这孩子又离她而去了,心中伤痛难忍,可自始自终不发一语,只死死咬着唇。

宋清欢瞧着不忍,拉着她的手宽慰道:“嫂嫂别难过,你还年轻,孩子以后也是会有的。”

“你不懂。”许氏握紧拳头,眸中缀着毒,再不复人前的温柔:“这些人是不想给我们活路。”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