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三无弃妃闹翻天 > 第11章 宠妾灭妻

三无弃妃闹翻天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国色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三无弃妃闹翻天 绝宠冷艳庶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红颜引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驾到吾王惶恐

宋清欢躺在锦被中舒服的翻了个身,只要一想起方才萧辞被她轻薄之时面上铁青的神色,便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威胁她的时候不挺牛气的么,到头来还不是要栽在自个手里。

从怀中摸出那张写得龙飞凤舞的欠条,宋清欢将那红泥印下的“言若”二字看了又看,这才轻笑一声:“老虎不发威,当老娘是病猫不成。”

睿王府的紫庭轩栽了两棵四季桂,便是深秋时节,可也阵阵芳香袭来。

萧辞以手做拳撑着脑袋斜躺在黄梨木镶贝矮榻上,身着一袭朱红暗纹交领深衣,青丝披散,凤眸微挑,神色慵懒,姿态风流。

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正跪在他身侧,正同他捶腿,那女子容貌娇艳,身形妖娆,声儿娇媚。

“王爷,曹家军的人已经带着一部分药出城了,咱们的人准备个两天,再往辽东送,想来也不会耽搁。”

白玉盏中盛着清冽的竹叶青,递至唇边轻抿一口,萧辞轻声应了。

那女子便又道:“只是奴家有一事不明。”

见萧辞神色不变,这才又小心翼翼的问出口:“王爷同曹家军素来没甚个交情,纵然是求到跟前来,爷也不必淌这趟浑水,若是叫那位知道了……”

“春娘,你素日不是多话的。”萧辞坐起身来,将白玉盏至于案上,睨得春娘一眼,唇边虽荡着笑,眸子却深邃不见底。

春娘心头一凛,行得一礼:“是春娘逾越了。”

萧辞只不欲多说,挥挥手:“你下去罢,让初寒进来见爷。”

“是。”

春娘行礼离去,不多时名叫初寒的常随便进得紫庭轩听吩咐。

萧辞已站到窗柩前,双手负于身后望着院中那两棵四季桂,半响才开口道:“去查查宋家那位大小姐,宋清欢。”

宋清欢完全不晓得已经有人对她起了疑,此时的她正坐在马车上晃晃荡荡的往宫里去请安。

本就一夜未眠,宋清欢一上马车便挨着车壁打起盹来。

因着出门晚,早膳都不及吃,马车经过流朱街时踏雪便特意去买了热腾腾的胡辣汤同小汤包。

才将买回的吃食摆在小案上,宋清欢眼眸便是一睁,坐直了身儿猛的吸两口气,捏着踏雪的小脸笑道:“真是我的贴心小宝贝。”

“姑娘别打趣奴婢了。”踏雪笑着扭过头去,递过玉箸玉勺,又道:“奴婢才去买吃食,听说朝廷的国库被盗了,百姓们聊得热火朝天,说是曹家军干的事儿。”

宋清欢往嘴里送了口胡辣汤,只觉周身暖乎乎的,满不在意道:“朝廷干出这样的事儿来,曹家军没反都算好的了,偷点儿东西换粮草也算仁至义尽了。”

辽东那头打仗不是一日两日的事儿了,夏日里辽东那边便已是八百里加急说朝廷粮草供给不足了。

偏生朝廷惯会做妖,宫中兴建亭台楼阁,后宫嫔妃欢歌宴饮的,到得前线便说国库空虚一时间粮草供给不上,让曹家军自个想法子,

曹家军从夏日撑到深秋时分,到得如今不过盗了国库,还真是有情有义的了。

宋清欢将这些事儿从脑子里过得一回,忽而心中一凛,抬起头来问踏雪:“外头还说了什么不曾?”

有倒是有,皆是百姓茶余饭后的闲谈罢了,踏雪捡着些有条理的说了。

传言是曹家军动了国库,可既没证据亦没抓到曹家军的人,但国库被盗却是真的。

宋清欢隐隐约约的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可到底是朝堂上的事儿,她过得一耳朵便抛到脑后去,不再多想。

往宫里请安的日子是逢五便进宫一回,宋清欢进宫之时已是晚了,加之她又是新妇,才往中宫的正殿一站,那些个女眷的眼儿便都落到她身上。

“老二媳妇来了。”王皇后一袭金凤华服坐在宝座上,眉眼弯弯,瞧着甚是和善。

宋清欢尴尬一笑,几步上前行礼,还不及说话,坐在王皇后左下的一个妇人便开口道:“到底是没了娘的孩子,皇后娘娘可要多担待才是。”

复又不阴不阳的道:“当初云家要讲这门亲事的时候,妾身便觉宋家姑娘德不配位,偏生娘娘说好,可如今瞧瞧这孩子,也不晓得给娘娘争口气。”

这态度嚣张的妇人倒也不是别个,正是萧蔚的生母刘贵妃。

一袭绛紫宫裙绣着大片的牡丹,华丽至极,梳着垂髻,簪了套赤金牡丹头面,面容精致,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可保养得极好,瞧着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

目光犀利的看向宋清欢,丝毫不掩饰眸中的轻视。

萧蔚本就生得相貌堂堂,又在几个兄弟里头最得圣上的喜欢,要娶甚样的姑娘为妻不行,偏偏叫云家截了胡,将宋家那个破落户的女儿许了来。

刘贵妃本就是个心高气傲的,多年来盛宠不衰,风头盖过皇后,偏生儿子的婚事却结得这般差,可不叫她犹如吞了只苍蝇般恶心。

王皇后面露尴尬之色,却还替宋清欢打圆场:“这孩子新婚,难免……”

“皇后娘娘也别说甚个新婚不新婚的,谁不晓得我儿自来就没将她看在眼里。”不等王皇后说完,刘贵妃咄咄逼人道:“许是八字不合呢,才进门几日就叫我儿遭受血光之灾。”

诺大的正殿内,鸦雀无声,只得刘贵妃犀利的言辞。

王皇后垂下眼眸,紧紧的拽着锦帕不发一言,只额上的青筋显出她这会的心情。

宋清欢维持着行礼的姿势半响,也没人让她起来,眼见王皇后同刘贵妃之间诡异的气氛,她想了想,索性自个站起身来。

“贵妃娘娘此言差矣,我同邑王殿下的亲事乃是圣上钦赐的,既然是圣上钦赐的,又何来八字不合一说。”

又道:“宋家虽是没落了,可到底也是世家出身,殿下如何会不将清欢看在眼里,月蝉妹妹虽是同我一日进门,可殿下也不会罔顾祖训,做出宠妾灭妻之事。”

刘贵妃眼眸一眯,坐直身子来,眸中立时染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指着宋清欢:“好,好,好,你这丫头当真伶牙俐齿。”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