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三无弃妃闹翻天 > 第10章 感觉不错

三无弃妃闹翻天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国色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三无弃妃闹翻天 绝宠冷艳庶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红颜引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驾到吾王惶恐

“是爷。”萧辞大大方方的承认,丁点不将宋清欢的威胁放在眼里。

不说她手里没证据,就算有证据,走到这一步宋清欢也讨不到半分好。

萧辞能想通这其中的关节,宋清欢自然也想得通,顿时脸色难看得不行,晓得跟前这人摆明了是志在必得,心里又恨又气,咬着牙槽半响都不说话。

萧辞等她半响,见她不说话,复又起身出门去,再回来时手上便捏着张墨迹尚未干透的纸张。

宋清欢不知那是甚个,探出头去,就见他从怀里取出印子来,沾了印泥按上去。

待瞧清那纸上所写,更是气得脸色发青:“姓萧的,你未免太过无耻了。”

萧辞没脸惯了,咧嘴一笑:“小丫头还是阅历太浅了,这世间无耻之人何其多,爷这点本事还真只能是九牛一毛。”

将玉印从新拢回怀中,将那一纸欠条递到宋清欢跟前:“一千两,黄金,先打个欠条。”

“你这是恩将仇报。”宋清欢盯着那纸欠条,心里不住的骂娘。

可她到底是识时务的,眼珠子一转便将那纸欠条接了过来,细细看得一回,这才小心翼翼的叠好揣进怀里。

人都已经被他劫来了,还能怎么的。

萧辞见她妥协,唇角一勾又染上几分邪魅的笑意:“一码归一码,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咱们这会不过是再做个公平的交易罢了。”

“公平个屁。”宋清欢啐他一口:“都一把年纪了,谁知道还行不行,还想以身相许,也不看看本姑娘要不要。”

不等萧辞发作,复又紧了紧身上的斗篷:“赶紧的,冷死了,我还赶着回去睡觉。”

这宅子前头便是个药铺,大夫也是萧辞的人,吩咐一声,所需之药同所需之人都备齐了。

宋清欢外头只罩了件斗篷,冻得直跺脚,抱着双手将那位叫陈忠河的大夫指使来指使去。

所需的药材不过都是些寻常所见的,不过是品种多了些,分量亦有所不同,制丸的方法有些繁复罢了。

宋清欢言语清晰,有条不絮的将药名,分量一一道来。

陈忠河记忆里极好,但凡宋清欢说过一遍,他都能准确无误的将所需的药按分量抓起来。

将药材先细火炒制,再研磨成粉,若是不适合炒制的,便挑出来或蒸或煮。

将所需药材皆准备好后,再烧大火炼蜜。

宋清欢配的那些药都是粘性较差的,得用老蜜。

生蜜大火煮沸,再用文火细熬,使生蜜里头的水分充分挥发,炼至气泡红色,有光泽,手捻甚粘,可拉出白丝时,这才同所有的药粉混在一起制成药丸。

制丸这样的事儿,每个大夫都会,宋清欢交给陈忠河自己来。

陈忠河是个男子,手上又有劲,做起事来也不拖沓。

到得这会子陈忠河才有空细想这“保命丸”的方子,越想便越是兴奋,宋清欢这方子瞧着不起眼,甚至还有几位至毒之药,可只要细细琢磨,便能发现这方子的妙处。

一时间手上的活计越发快起来,嘴里自言自语:“妙呀,真是妙。”

待这“保命丸”的方子彻底交出去时,天边已泛起了鱼肚白。

陈忠河已到中年,被个姑娘指使来指使去的也不见半分恼意,反倒诚心诚意的赞道:“姑娘年纪轻轻竟然有这等造化,当真令人佩服。”

宋清欢本就将一腔怒意撒在陈忠河身上,如今叫他一赞,倒有些面红起来。

真要论起来,她的医术当真不过半吊子,当初琢磨出这“保命丸”来也不过是为了自保罢了,也当不起陈忠河这么个正儿八经大夫说得造化。

萧辞踏着雾气进屋,面色肃然的看得陈忠河一眼,见他点头,这才微不可觉应得一声,同宋清欢道:“天开始亮了,爷先送你回去。”

宋清欢看他一眼,讽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怕担着劫持兄弟之妻的罪名呢。”

许是正事有了着落,萧辞的心情显然也好了不少,抬手顺了一把鬓边的发髻:“爷倒是无所谓,左右不过担一句荒唐罢了,可吃亏的还是你不是。”

他说得的确是大实话,这世间往往对男子宽容许多,对女子便颇多苛责。

若是宋清欢彻夜不归叫人发现,那她这辈子当真是玩玩了。

宋清欢也不反驳,只眸中缀毒的瞪得萧辞一眼。

若不是她自来在民间讨生活,皮厚惯了,光叫萧蔚给的那些耻辱便都够寻常姑娘抑郁终生的了。

萧辞将宋清欢悄无声息的送回浅云居时,小丫鬟们才将将起身洗簌。

宋清欢实在冷得不行,一进屋便钻进被窝里头。

萧辞立在帐子外头,斟酌半响轻声道一句:“多谢。”

宋清欢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气哼哼的道:“不必,我可受不起,只要大侠日后看见我能绕道走,我便要谢天谢地了。”

萧辞低眸一笑:“谢还是要谢的。”他双手环胸:“要不这样,日后你若是被萧蔚那小子休弃了,来找爷,爷定然给你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绣着鸳鸯戏水的大红真丝枕头自帐内扔出,正砸在萧辞怀里,一股清淡的香气萦绕鼻尖,甚是好闻。

宋清欢从床帐中探出个脑袋来,皮笑肉不笑的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得谢你全家。”

她一句话还未说完,萧辞便觉不对劲起来,喉咙又干又痒,几回张口却愣是发不出一个字来。

宋清欢知晓药效发作,这才咧嘴一笑,盘坐起来,学着他双手环胸:“滋味如何?”

萧辞神色一变,忙将手中的鸳鸯枕扔了去,蹙着眉头不悦的看着宋清欢。

宋清欢双手一摊,耸了耸肩:“古人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失鞋的。”

“啊,啊……”萧辞尝试着出声,可每说一字听在耳中都特别刺耳,索性闭了嘴,只朝宋清欢伸手讨要解药。

宋清欢眸中微波流转,勾唇一笑:“这个好说,你又不是大奸大恶之辈,我自然不会为难你,不过……”

她从榻上起身,赤脚踩在软毯上,围着萧辞转了个圈,眼眸一弯伸手拍在萧辞的臋上:“手感不错……”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