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三无弃妃闹翻天 > 第9章 谈价

三无弃妃闹翻天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国色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三无弃妃闹翻天 绝宠冷艳庶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红颜引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驾到吾王惶恐

屋内未点灯,这人背着光叫人瞧不清容貌,可三更半夜屋里头悄无声息的钻出这么个人来也叫吓得够呛。

宋清欢暗里骂着邑王府的护卫都是废物,人已经翻坐起来陪着笑小心翼翼的问:“请问大侠,三更半夜的有事?”

“有事。”萧辞肃着脸,声音低沉,却是再正经不过。

“怎么又是你?”宋清欢听出是萧辞的声儿,那提到嗓子眼的心顿时一松,只还未落回原处,便叫大红石榴的斗篷罩了个结实。

“你干什么……”双手扒拉着斗篷,一句话还未说完,萧辞已经干净利落的弯腰将宋清欢扛了起来。

“想不到,年纪不大,倒是重得很。”萧辞颠一颠,扛着她熟门熟路的从窗柩翻出去:“有点事要麻烦你,顺便带你去看看京城的夜景”。

“滚,关你屁事,吃你家粮还是喝你家水了,要你操心。”宋清欢本就气他过河拆桥,这会听了这话更是咬牙切齿,就算她原来不是千金大小姐的命,可好歹也有一颗爱美的心。

萧辞却是浑不在意,嗤笑一声:“我这不是担心邑王府养不起你么。”

“又不要你养……”

“也幸亏不要爷养……”

萧辞动作快,几个跳跃间便已经扛着宋清欢跑远了。

宋家大小姐这副身子娇贵得很,不过片刻功夫宋清欢便觉被颠得脑袋发晕,腹部挨着萧辞的肩头,也被硌得胃里一阵翻涌。

“那你这不是狗拿耗子么。”忍着阵阵恶心,宋清欢脑子却转得飞快,萧辞来时便为了那“保命丸”,去而复返怕还是为了那“保命丸”。

眼珠子转得几回,心里便已有了成算,伸手准确无误的掐着萧辞腰间的肉:“京城的夜景可不是那般好看的,萧蔚那人可不是什么善主,若是叫他晓得你这般对他的王妃,只怕你们这亲兄弟也没得做了吧。”

萧辞被她掐着只觉又痒又麻,腾出手来将她的手拿开,嘴里却道:“爷本来就没打算同他做劳什子兄弟。”

又嬉笑一句:“不过,宋家小丫头,你倒是说说爷哪般对你了?”

不等宋清欢开口,他便迅速在她臋上拍打一下,笑问:“这般?”

“你,你无耻……”宋清欢身子一僵,只觉一股热气从脚底烧到头顶,面颊涨得通红也只得憋出这么句话来。

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可她到底还是个姑娘。

萧辞哈哈一笑,却再不言语。

只扛着宋清欢快速的在京城各巷中穿梭,过得半响才悄无声息的钻进一间宅子里。

宅子不大,但收拾得规整干净,宋清欢只随意瞧得一眼,便将目光落在跟前两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身上。

这二人虽站着不动,可神色间却见恭敬,当然这份恭敬自然不会是对宋清欢的。

萧辞点一点头,也不欲多说,直接将宋清欢带进后头的厢房里头。

宋清欢身上只着了身寝衣,在寒风中吹得这一遭,早已冻得直打颤,双脚一落地,便裹紧了斗篷,态度坚决道:“别想打我的主意,我不会向你这样的恶势力低头的。”

都是明白人,也不必拐弯抹角。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她那保命丸用的都是稀疏平常的药材,只要多琢磨琢磨自然也能琢磨出个大概来。

萧辞求人的态度不咋滴,宋清欢如何也要摆出点架势来,就算要将自个琢磨出来的东西拱手相让,可也要让出价值来。

宋清欢虽不是唯利是图之人,可眼前的局势也容不得她清高。

光看萧辞在邑王府来去自如便知他是个有本事的,宋家靠不住,自己又无权无势,自然要用手里的东西换些有价值的来。

萧辞也不急着应她,来来回回跑得几趟,倒是口渴得很,自顾自的倒了茶水润了喉咙他这才脸色一肃:“我要方子,你出个价。”

要不是事儿迫在眉睫了,他也不至于干出这等三更半夜拐带侄媳妇的事儿来。

“无价。”宋清欢斜睨萧辞一眼,面上一副你奈无何的神情。

若是平日,萧辞必然有的是功夫陪她耗,可今日却委实耽误不得,手指一伸:“一千两,考虑一下。”

一千两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宋家没落,宋清欢的嫁妆也算不得丰厚,若是这一千两入了口袋,那便是私产,宋清欢想做点什么也方便许多。

说不心动那是骗人的,可到底存心想坑一笔,这点价还是低了的。

宋清欢抿了抿唇,轻哼一声却假装不为所动:“不卖,你当我什么人呢。”

依着如今的民生,一千两能够买不少粮食草药了,也未必就非宋清欢这方子不可,但他的身份摆在哪儿,就算有一万两,那也是不能光明正大的用到这上头来的,更别说……

宋清欢制的药丸药效不差,且方便携带,就算送出去也不打眼。

萧辞晓得宋清欢不过是拿乔罢了,可这会时辰不早了,就算他耗得起,那些人却已经耗不起了,眼眸一低轻笑道:“黄金。”

面上虽笑着,可周身却散着几分冷冽,萧辞直言道:“听闻令弟吃喝玩乐无不精通,年纪小不懂事,身边又是些纨绔子弟,若是一个不查惹出些麻烦……”

宋有渝早已被宋家养废了,虽不至于到要日日追在他后头给善后,可若是叫有心人做点什么,只怕这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萧辞这是威胁。

“你想怎么样?”宋清欢眉眼一肃,面上便染了几分寒霜。

她在民间长大,虽没见过高门大宅里的阴司,可市井里的那些龌蹉却是见多了的,想要让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活着,有的是法子。

她一介孤女好不容易有了家,自然不能叫人这般轻易就毁了。

萧辞唇角一勾:“小丫头,你当晓得我要的是什么,萧蔚那小子我都敢收拾他……”

“你是聪明人,不过一张方子,是利是弊,你当考虑清楚才是。”

宋清欢不喜这等被人威胁的感觉,不由得眉宇间亦染上几分怒意:“姓萧的,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萧蔚昨夜寻的是你吧。”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