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三无弃妃闹翻天 > 第4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三无弃妃闹翻天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国色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三无弃妃闹翻天 绝宠冷艳庶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红颜引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驾到吾王惶恐

五更鸡鸣,天边隐隐泛起鱼肚白。

萧蔚忙了整晚,却一无所获,面带倦色踏着雾气跨进引嫣阁。

屋内灯火通明,掐丝珐琅香炉里散着合欢香,姚月婵素面朝天,纤纤素手撑着额头,望着天空出神。

青丝披散,一袭素白寝衣,越发衬得肤色白皙清透,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只面庞上染了几分愁意,甚是惹人怜爱。

冰封的面容上露了几分柔情,萧蔚取了披风,轻手轻脚的上前将人罩住,揽着她的肩头温声一笑:“可是本王不在,你睡不着?”

姚月婵似是才回过神来,微微一惊,匆忙的低下眉眼,哑然的应道:“是有些不习惯。”

“王爷忙了一夜,累着了罢,妾身伺候您更衣。”

萧蔚听出这声音里头的不对劲来,眉头微蹙,走到她对面坐下:“怎么了,可是哪儿不舒服?”

“没,没有……”姚月婵忙捏着帕子拭泪,复又勉强勾起笑意来:“就是王爷不在,妾身睡得不踏实,精神头也不太好。”

只那笑意比哭还难看。

萧蔚待她总是耐心得多,见她不欲多说便也再继续问,只起身洗漱一番将人搂怀中躺会子。

待怀中的人儿呼吸平稳了,他这才又轻手轻脚的起身。

天色虽还未大亮,贴身丫鬟飞霜便已经带着小丫鬟侯在廊下待命了,见萧蔚从里头出来,忙屈膝恭敬的行礼。

萧蔚面带寒霜:“你们主子今儿怎么了?”

飞霜垂着脑袋不敢看他,咬着唇不甘的呢喃一句:“主子不让说。”

萧蔚眉头眉头一挑,冷声道:“到底什么事?”

“还不是为了如双难过……”

如双说是只罚了掌嘴二十,扣俸禄两个月,可人回来的时候,那张脸哪里还能看,嘴角鼻翼都渗着血迹,连说话声儿小了她都听不见。

飞霜嘴快的将浅云居又告了一状,又心生怨怼的轻哼:“如双虽是犯了错,可得饶人处且饶人,用得着往死里打吗。”

“为着这事,我们姑娘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的,总觉得是自个的罪责。”

不过一个丫鬟,萧蔚自是不放在眼里的,可情人眼里出西施,臭的都能是香的。

姚月婵越是体恤下人,一派温柔善良之态,便越能衬出宋清欢的恶毒,刻薄。

萧蔚眼眸深沉,不言不语,过得半响这才双手负于身后大步离去。

……

“姑娘,王爷又过来了。”寻梅苦着脸,趁着萧蔚过来还有些许距离,忙隔着窗柩往屋内递个话。

前两日她同踏雪两个自是时时刻刻盼着这位爷能来浅云居的,可经得昨夜一事,一个个犹如惊弓之鸟,哪里敢盼他来。

萧辞昨儿的确伤得重,再加上怕是城中不太平,便索性同宋清欢同居一室。

萧辞看得一眼宋清欢,眉眼间却是幸灾乐祸之意,不过随即又叫身上那股子松快之感给惊艳到,昨儿那般伤重,今日已觉大好了。

宋清欢散着一头乱发,眼下乌青,打着个哈欠,斜睨萧辞一眼,看在他赏心悦目的份上也没计较。

引嫣阁那位是个宝贝疙瘩,打了她的人,萧蔚要秋后算账宋清欢一点都不惊讶。

只是,萧辞得藏哪儿去?

眼珠子乌溜溜的转了转,忙裹了鞋起身,盘算着要将萧辞塞到哪儿躲起来。

昨夜萧蔚带了那许多人来,屋前屋后都翻了个遍,萧辞自个心里有数才躲到那暗格里头去,可这会子萧蔚单枪匹马过来,他未必就肯再往那暗格里头躲。

说起来宋清欢到这会还都不晓得这黑衣人究竟是如何晓得她这浅云居有个暗格的,她自个住了三日没发现也就算了,可萧蔚定然不是才搬进王府的。

她倒也问了,可萧辞就是一字不说。

宋清欢眼珠子一动,指着还带有温度的锦被同萧辞道:“你,睡到这儿来。”

萧蔚对她避如蛇蝎,又有姚月婵煽风点火的,自然不会爬她的床,这会子要躲自然是这儿最安全。

萧辞目光在绣着百子石榴的床帐上溜了一圈,轻笑一声,将身子侧卧过来撑着脑袋,眉头轻挑:“你求爷呀。”

萧蔚带着满身的火气,不多时已进了浅云居。

闻得脚步声越来越近,萧辞还一动不动,面上挂着“你求我”的姿态。

宋清欢气得呕火,可随即又勾唇诡异一笑,隔着门柩吩咐寻梅:“将爷请进来罢。”

她猜昨夜萧蔚找的就是萧辞,她就不信这人当真能躺在这儿一动不动的。

这小妮子这般不好糊弄,萧辞咬咬牙也不敢出声,只伸出手指点了点她,一溜烟的钻进温热的被窝里头。

上好的蚕丝被,还带着浅浅的玉兰香,倒是好闻得很。

萧辞神色古怪的张了张嘴,可到底甚个都未说,只不自在的往锦被里头缩了又缩。

宋清欢将垂下的床帐挂起一边,又理了理被角,这才拢了一把头发往外间去。

门柩从外头推开,带着几分寒气扑面而来,天色尚未大亮,宋清欢摸出火折子将琉璃灯点燃,一转身就瞧见萧蔚冷若冰霜的面色。

屋里头一片狼藉,比他昨夜离开时,还多了不少碎瓷片。

宋清欢打着哈欠,裹着大衣裳随意的往椅子上一坐,嘲讽道:“王爷昨夜没搜到人,今儿一早是打算再来搜一回?”

厌恶一个人,那是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叫人讨厌。

萧蔚对宋清欢就是这般。

他避开地上那些碎瓷片,沉着脸坐到她对面,无视那些嘲讽,语气不善道:“母妃这几日身子抱恙,一会你进宫去伺候她老人家。”

“不去。”宋清欢将一头乱发用指尖梳顺,搭到肩膀上熟练的编辫子,闻言嗤笑一声。

“为了你那小情人,你还真能下血本啊,连诅咒自个老娘的事儿都干得出来。”

萧蔚面上一僵,眸中隐隐带着几分寒意:“宋清欢,你不要得寸进尺,以往的事儿本王可以既往不咎,但能忍你一时不代表能忍你一世,到时候别得不偿失,哪来的还得滚哪去。”

以往的事儿?

宋清欢眸子一沉,可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对他的丝毫记忆,一时想不清,便也不勉强,只心直口快的讽刺道:“你少我面前吹牛了,你若是真有那本事,何必委曲求全将我娶进门来,膈应彼此。”

萧蔚的火气成功的被她又激起几分,双手捏紧成拳,周身散发着杀气。

宋清欢又轻飘飘的道:“不就是因为打了你小情人的丫鬟,来找我算账么,何必拐弯抹角的。”

“人虽是我要来的,可执行的却不是我的人,下命令的也不是我的人,反而是我还被泼了一身脏水,我都没计较,王爷倒是先兴师问罪起来了。”

萧辞眉头微拧,自动忽略到昨儿钟怀派人传话的事儿。

压着怒气道:“宋清欢,若不是看在云家的份上,你早死八百回了。”

“我劝你最好是认清自个,别自掘坟墓。”

到底是堂堂的王爷,周身气势也不是盖的。

宋清欢不知作何,却一点惧意都没有,反而没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假模假意的道一句:“那还真可怕。”

话锋一转,又道:“你不必看我外祖家面子的,就算我宋家没落了,可你别忘了,我这王妃的位置可是圣旨赐下来的,就是死了你那小心肝到我灵位前也得行妾礼,妾就是妾,一辈子都是妾……”

“啪……”一块碎瓷擦过面颊,削断一截发稍,摔在地上又碎上一回。

君子动口不动手,他倒好直接动起手来了。

宋清欢方才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模样,可叫这一吓,小心脏也跟着噗噗狂跳,面色刷的一下便煞白,若是这人准头再偏点儿,削断的可就不是发丝,而是她的人了。

萧蔚瞧她这股怂劲,心头那股火气这才散了些许,冷哼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

连继续说下去的意思都没有了,萧蔚满脸阴翳起身离去。

宋清欢反应过来,他人已经走到门口了,心口无端升起委屈来,眸中噙着湿意,微微弯腰拾起一块碎瓷片便往萧蔚后背砸去。

砸完了,眼瞧那人怒火朝天的转过头来,宋清欢这才心头一惊,方才那情绪,明明不不属于她的。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