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婚恋生活 > 思慕似海深 > 第7章 永远这词太沉重了

思慕似海深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 男神的绯闻女友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 一路繁花相送 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 婚然心动:老公大人要克制 思慕似海深 桑榆此情安东隅 最是衷情难顾 经年相遇何以欢

“司总,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老婆已经答应我以后再也不会来公司闹了!”朱胜在总裁办公室不停的敲门哀求,“司总,我给公司卖命卖了十几年,你不能说辞就辞了啊!”

司晏的秘书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朱先生,如果您再不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的话,我就要喊保安了。”

朱胜顷刻间仿佛苍老了十岁,看到苏酒踏入公司时,他眼珠子都瞪红了,“妈的,都是你这个婊子害的!”

他大步上前,可惜还没靠近保安就先一步把他给按住了。

“放开我!”

秘书扶了扶金丝眼眶,面露愠色,“朱先生,看来我刚刚的话你没有放在眼里啊!”

朱胜心头一把火烧的正盛,腥没偷到,工作还丢了。

苏酒也明白他怒火中烧,但是司晏做的决定跟她无关,她也只能安慰,“经理,放心,你的钱我会还的。”

“你少惺惺作态,这是不是你们设的圈套,存心搞我!”

“没有。”

苏酒苍白的话根本不足以让朱胜相信,他认定了这中间有鬼,“没有?那为什么被辞退的是我,不是你!”

这……她也想知道啊。

“送朱先生出去,不要在这里影响其他人工作。”秘书继续淡定的吩咐着。

很快,朱胜抗议的声音就消失不见。

苏酒正欲回到座位,却被一只突然伸出来的脚将她绊倒在地,紧接着一个员工端着咖啡路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一个踉跄,整杯滚烫的咖啡不偏不倚浇到了她的身上。

虽然是冬天,衣服穿的比较厚,可渗进衣内的咖啡还是将皮肤烫红了一大块,火辣辣的疼。

她愣是隐忍的没喊出一声疼,望着那些始作俑者脸上肆意的笑容。

“看什么看,你做小三的时候不也没想过别人家庭吗!”

闻言,苏酒默默收回了目光,无言的爬起身去了洗手间,将咖啡的污渍擦洗干净,顺便将烫伤的位置用冷水敷了一下。

看着镜中疲惫不堪的自己,她不敢委屈,也没有资格,毕竟小三就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都是她该受的。

等她从卫生间出来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方才刁难她的几个人似乎都不见了,整个工作楼层的人都在埋头苦干,只能间歇性的听到敲击电脑键盘的声音。

“苏酒,回家换件体面的衣服,晚上有个酒局需要你去。”

苏酒刚坐下没多久,秘书就过来通知了。

她一阵疑惑,“策划部不是不需要出面酒局吗?”

“合作公司点名的,你问我没用。”秘书说完就走了。

她闷声点头,收拾东西回家了,正好能将一身咖啡味的衣服给换了。

冬日的天暗的很快,等她整理一番再去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可没想到带她出席酒局的人会是司晏。

停车场里,看着驾驶座位上的司晏,苏酒咬了咬唇角,拉开后车门进入。

“坐到前面来。”她愣了下神,司晏接着说,“我不是你的司机。”

于是她只能重新下车坐到了副驾驶座上,“抱歉,我以为你不喜欢。”

她记得十八岁那年,司晏考到驾照后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以后我的副驾驶只能让我老婆坐。”

他还说:“九九,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可惜,永远这个词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太沉太重了……

等苏酒从回忆里将思绪拉回时,车子已经到了饭店。

他们下车时,经理就在门口笑脸迎接,“司总。”

“人都到了?”司晏问。

经理回答的毕恭毕敬,“说是在路上了。”

他微微颔首,“那我们去包间等。”

苏酒局促不安的跟在他身后,心里暗暗揣测合作商是谁,为什么会点名她一个策划部的员工过来。

刚就坐,一个预料不到的人出现在苏酒眼前。

“姜河?”她不确定的喊了一声。

姜河眯着一双笑眼,“我差点以为你不来了呢。”

他褪去了一身痞子模样的装备,穿着一身黑色正装,让苏酒怎么看怎么怪。

跟着姜河一块来的男人还没来得及引荐,看两人就说上了话,“两位认识?”

姜河不假思索道,“认识。”

能不认识么,他今天就是为了苏酒来的。

“姜少,这是司总……”看到被忽略的司晏,男人赶紧搭线。

姜河双手抱胸,两眼上下打量着司晏,“你就是小九的老板啊,也就一般嘛。”

姜德明惊得额头直冒汗,“抱歉司总,我们家小少爷刚接手公司,什么也不懂,有什么说的不对的,您多担待一些。”

“对啊,我一个后街长大的人,只会打架斗殴吃喝玩乐,哪懂公司上的事情,就是瞎混而已。”姜河顺着他的话自嘲道。

“小少爷,我不是那个意思。”姜德明只觉得左右为难。

最后还是司晏开口罢了,“无妨,都坐下吧,边吃边谈。”

“饭就不用吃了。”姜河的话让原本想要默默递上合同跟策划案的苏酒顿住了手,紧接着又听见他说,“要签合同很简单。”

“哦?”司晏饶有兴致的看他。

姜河话里有话道,“通常签合同之前不都要给合作方一点甜头吗?”

“比如?”

“比如,女人。”说着,他两眼弯弯的指向苏酒,“我要她。”

姜德明满脸骇然,“小少爷,你不能这么胡来!”

这边哄着姜河,那边又怕司晏跟苏酒会受到冒犯不高兴,“司总,您跟苏小姐千万别介意,我家小少爷就是图乐子,随口说说的,别当真。”

“谁说我是随口说说的?”姜河反驳。

姜德明一阵头疼欲裂,怎么好端端的一场谈生意的酒局,就成了奇怪的交易现场了?

他正愁要如何缓解场面,只听见司晏允许的话语,“只要她没有意见。”

“你说什么?”苏酒眨了眨恍惚的双眼,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不料,司晏又重复了一遍,说的风轻云淡,“不过一晚而已,你要是答应了,公司不会亏待你的。”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