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婚恋生活 > 思慕似海深 > 第10章 我没有玩弄你

思慕似海深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 男神的绯闻女友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 一路繁花相送 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 婚然心动:老公大人要克制 思慕似海深 桑榆此情安东隅 最是衷情难顾 经年相遇何以欢

电梯的灯闪了闪,似乎是出了故障。

“对不起!”她几乎是在一瞬间就从他身上弹开了。

听到声音,司晏终于认出是她,平和的眼里闪过了一丝絮乱。

“我不是故意的!”许是先前在墓园里司晏的话让苏酒心中有了警示,“这饭店是姜河带我来的,我不知道你在这,电梯出事,也是意外。”

苏酒用力掐着自己大腿,努力不让上下嘴唇打颤,“之前的事情也都是巧合,我,我可以解释,我真的没有故意要引起你注意,也没有玩弄你。”

“你还能够回来,我……我真的很开心,不管出于什么原因。”

虽然她在极力的克制,脑袋也垂的很低,但司晏还是能看的出来,她在哭。

“你就不怕我是回来报复的?”

苏酒摇摇头,“没关系,这本就是我欠你家的。”

这句话似乎触碰到了司晏的逆鳞,他脸色突变的狠戾,“可你父亲犯下的错,是你穷尽一生也还不起的债!”

她双手揪紧了毛毯,薄唇轻启,“我知道……”

“所以……”司晏阴翳着脸一步步将苏酒逼到了角落里,“你要怎么还?”

苏酒将嘴唇咬得发白,顷刻间才回,“只要你开心,怎么样都可以。”

“呵……”司晏扯了扯唇角,但脸上却毫无笑意,“如果我现在要干你,你也愿意?”

不堪的要求,让苏酒原本就冻得发白的脸更加惨淡。

半响,她张了张唇,正要答应,司晏阴厉的话从头顶砸落,“可惜,你现在太脏了,我恶心!”

这时,电梯恢复了正常,重新运作,到了司晏要去的楼层。

电梯门关上,只留下苏酒一人。

突如其来的酸楚涌上鼻尖,视线倏忽变得模糊,她用毯子捂住了眼睛,终究还是又没忍住,大颗大颗的泪珠将毯子浸湿,对着空气一声声重复着一句,“对不起……”

司晏垂眸看了看手,苏酒那具冰冷的身体所带来的触感似乎仍在指尖残留,他转过身给管理层打了通电话,问,“今天饭店有出什么事情吗?”

管理人员心里一咯噔,迟疑片刻,缓缓张口,“据说是姜小少爷带来的女伴似乎跟姜大小姐发生点争执,然后姜大小姐把那女人的东西丢泳池里了,所以那位女伴就跟着跳水里了……”

司晏那头一片静寂,隔着一个电话,管理人员似乎能感觉到从话筒里传来丝丝凉意。

“以后泳池的水换成热水,以免再发生这样的意外!”

“知道了,司总。”管理人员忐忑的应着。

“还有,最近天气冷,把暖气开高一些。”

“明白,明白。”

“最后,今后我们的饭店禁止姜倩影入内。”

“好,好!”接完一通电话,整个管理层身后都出了一层汗,也不知是惊的还是怕的。

打完电话的司晏感觉自己有些魔怔了,明明父亲临死前所说的话刻入骨髓,而他却总能够鬼使神差的去插手苏酒的事情。

姜河替苏酒买完衣服找到房间时,发现苏酒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先去洗热水澡,而是裹着饭店的工作人员所给的毯子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沙哑的几乎发不出声音的喉咙还在念着一句句的对不起。

“苏酒?”姜河试图将她叫醒,却发现她跟着魔了一样沉浸在自己的痛苦当中,无法脱离。

没办法,他干脆直接将人抱进了浴室,放置浴缸里,往里不停的灌热水,经过十来分钟的浸泡,苏酒的体温才渐渐恢复,但是人真正清醒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姜河?”苏酒喊了一声,发现没有声音,然后掐着嗓子又叫了一声,“姜河。”

这回终于有了声,可嗓子却哑的像鸭公嗓,格外难听。

“唔?”姜河揉了揉眼,“你醒了?”

她点了点头。

姜河用手覆上了她的额头,感受了一下体温,“还好,没发烧。”

苏酒看了一眼身上被替换掉的衣服,又跟他抛出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接收到信息的姜河解释,“衣服是我让客服人员换的。”

“谢谢。”她的嗓子还是很哑,可能是哭了一晚上的原因,也有受冻的一部分。

姜河挥挥手,表示无碍,“你也是因为我才受牵连的,我有责任照顾你的。”

毕竟姜倩影一开始就是冲着他来的,只是在他身上讨不着好,所以拿苏酒这个好欺负的开刀了。

两人从饭店离开时,被一群不知道哪儿来的记者给包围了。

“姜少,听说你昨晚已经跟这位苏小姐求婚了?”

“你刚回姜家就迫不及待要结婚,是不是想多分一份财产?”

记者你一言我一语吵的姜河头都大了,很不客气的驱赶,“让开!”

可混迹八卦圈多年的人哪会轻易放过两人,这时候有人拔高了声调追问,“姜少,请问你知道这位苏小姐以前的劣迹斑斑吗?”

苏酒小脸煞白,骇然的看向了那名记者,只见他脸上充满了挑衅,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姜河,我们走。”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安。

“这位苏小姐可是很了不得,五年前她爸爸就害的别人家破人亡,前阵子据说又勾搭上了有妇之夫,被抓奸在床,闹的沸沸扬扬,姜少,请问你……”

没等那个记者问完话,姜河一记重拳砸到了他的鼻梁上,目露凶光,“看你人模狗样的,怎么一开口就只剩下狗样了?”

“打……打人啦!”记者大呼道。

姜河面不改色的摩拳擦掌的,“是你们诽谤在先,再不闭上那张狗嘴,我还把你牙给打崩!”

说着他冲饭店门口的保安喊道,“喂,没看到你们上帝被拦住了吗,一个个吃干饭的不会干活?”

闻言,保安这才后知后觉的上来将苏酒跟姜河护送上到了车内。

苏酒不安的看了看姜河,“你不该动手的,到时候他们肯定会夸大事实的污蔑你,对你影响不好。”

“苏酒。”姜河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

“什么?”

“或许你忘了,我原本是什么样的人。”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