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古代言情 > 寂寂宫墙与卿欢 > 第5章 长子吟风楼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国色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三无弃妃闹翻天 绝宠冷艳庶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红颜引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驾到吾王惶恐

“近日这吟风楼里出了个大才子,连王秀才都只能甘拜下风。我可是听说啊连吟风楼中的幕后老板伏婳姑娘都为之倾倒,且今儿吟风楼又逢上了伏婳姑娘生辰,伏婳姑娘可是说了,若谁有幸得了吟风楼的魁首,可与伏婳姑娘共度一夜良宵。”

“啧啧啧,不知这暖玉香肌的恣意,落到哪个有福分的人身上。”

“不如我们也去对对,没准走狗屎运得到伏婳姑娘的芳心呢。”

三三两两的人闻言都从客栈出去了,就连客栈的老板也是迫不及待收了碗,大声得嚷着,“不好意思各位客人,今儿小店有事要打烊,酒水和菜钱都算在我的头上,各位客人明儿再来吧。”

现场只剩下还没吃尽兴的一些客人,低低的咒骂了几句,还是甩了筷子离开了客栈。

西凝雪朝面前的人使了几分眼色,“咱们也走吧。”

云沁会心一笑得点点头,放下了酒杯。

两人并肩出了客栈。

自儿时相遇起,西凝雪就和那位身穿粉衫头戴宝珠的姑娘,频繁得在宫里的小道处遇上,云沁正巧是那一年被接到宫中的,性子也与她相同,这一来二去误打误撞成了亲密无间的姐妹,每次西凝雪女扮男装出宫,总不忘会邀请她一道来。

西凝雪心情大好的摇摇手中折扇,平淡得看着街上的男人像是一窝蜂般朝着一个方向涌去,忍不住感叹道,“好久都没去吟风楼里见伏婳姐姐了,方才听那几人说伏婳姐姐有了心仪的对象,我倒要瞧瞧究竟何人能够降的住姐姐。”

“可不是嘛,我也好奇着呢,一同去看看?”

“正有此意。”

这吟风楼当真是长子城的风景一绝,宝顶镶着的是琉璃顶子,随随便便的一处都是上好的杉木,常人却难以购到这么大批得好木,吟风楼的构造虽奢侈,但内里却是布置的清新素雅,来此的都是娴雅之士,不若,大凡有闹事者,则会被这吟风楼的老板,大名鼎鼎得伏婳姑娘轰出去。

吟风楼内处处都是吟诗作对的才子,外貌是一副衣冠楚楚,但心里头想的面上几乎写得明了。

西凝雪和云沁不动声色的坐在了角落里,这时旁座却多了个蓝袍的公子,西凝雪倒没在意,大家都是东凑一桌、西拼一桌的,何况这吟风楼的位置可枪手的很,碰上人多时还只能打道回府。

倒是这位蓝袍公子先打起了招呼,“兄台也是来见伏婳姑娘的吗?”

西凝雪没吭声,只是稍稍打量了此人,模样到挺俊的,是那种风流翩翩得富家公子类型。这人倒也不在意她的目光,用着狭长漂亮的眸子扫了楼台一眼,抿抿唇道,“也是,长子城内第一美人的风采,谁人不想凑上一眼,大饱眼福。”

西凝雪心道原来也是个俗人,便随意打发似得眉梢轻挑,拂了拂鬓边的发,“非也,我和云兄却不是冲着这楼里的美人来的。”

男子意味深长的吟哦一声,灿若繁星的眸中微微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难不成两位兄台是来凑热闹的。”

“这话也不尽然,我与宁公子此行凑得热闹,是那二楼阁台中的美人。”云沁闲得无聊,替西凝雪回了话。

蓝袍公子更加有趣致的打量两人。

“这话不是自相矛盾吗,又不在意伏婳姑娘,却又想见到伏婳姑娘,两位兄台说得话真让在下费解。”

“那你就慢慢解去吧。”不想再听见他得声音,没了兴致对话的西凝雪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楼台上,这时楼台上出来一艳颜的美人儿,美人柳眉微敛,一双低垂的杏眸含着明媚的秋波。

美人莲步微移,妩媚多姿的坐上了小厮搬来的交椅。

西凝雪一边听着伏婳那细嗓诱人的声音,一边朝桌上的玉盘子伸去,花生没碰到,碰到一只手,还未等她转头,蓝袍公子又出声了,“兄台,你的手怎似女子一样娇小。”

生怕会被识破身份的云沁先发制人的帮着她抽回手,“这位公子,我劝你少胡乱猜测,有些事不是你该管得。”

西凝雪也觉得他烦人,悄悄的在云沁耳边嘀咕了一声。

“我看就是个没脑子的富家公子,我们不用与他计较。”

干脆当作没发生一样的西凝雪使了使眼色,云沁会意得点了点头闭口不语。

“今儿哪位公子能对的上吟风楼出得联子,便是我伏婳今日二楼招待的贵客,伏婳定不会亏待……”

台下懂得规矩的人已经开始吵闹,嘈杂声此起彼伏,没多久吟风楼就热闹起来了,西凝雪也是迫不及待,当然她只是想见识见识那位大才子而已。

而边的蓝袍公子也是胸有成足的端了酒杯,沉吟得浅抿了几口。

吟风楼内热景一片,穿着锦袍的贵公子、白衫的穷书生、剔着牙一直盯着台上的大老板,纷纷涌起了一股炽意。

小厮这时从手中散下两道红联,只见那帘上的诗句,道是:银字寒调正长,水纹鋽冷画屏凉。

台底噤声,但总还有几个真材实料的秀才勉强对上了。

“莺锦蝉露馥麝脐,轻裾花草晓烟迷。”

不懂的人在拍手叫好,懂的人却暗自叹息,果然这吟风楼的红联不是这么好接的,伏婳凝了凝面色,似乎对秀才对上的不满意,气氛这叫一个冷场。

旁的男子却掩唇一笑,笑声让全场的人都盯了过来,西凝雪一看,此人正是喝着小酒的蓝袍公子。

对联子的秀才许是以为蓝袍公子在笑他,吃不住这份怒,当即冷哼一声,“笑什么,你对的出来吗?!”

“这有何难。”蓝袍公子当众饮酒,浓厚的酒气从他身上散发而出,但却并不让人反感。他笑吟吟得看向西凝雪有些蔑视得目光,嘴角轻勾道,“几度试香纤手暖,一回尝酒绛唇光。”

“好!!!”

这下懂诗的和不懂诗的人都拍手叫好,伏婳也投来几分赞赏得目光,不过当她瞧见那一桌的另外两人时,顿时有些掩不住的羞意,但还是极力的压制了下来。

小厮又接二连三的搬了几道红联,蓝袍公子都一一答上了,全场得人更是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他一人抢了个光。西凝雪也不得不对此人多了几分关注,但仅限于这人是个爱说废话的读书人,而且还是个家境富裕的读书人。

一场蓝袍公子自导自演的红联比赛就此落了幕,小厮将当场所有人都请退了,除了这一桌上的人。

小厮恭敬的走来,“楼公子、宁公子、云公子,伏婳姑娘二楼有请三位。”

“麻烦小兄弟了。”蓝袍公子带着舒朗的笑意向两人看去,“两位兄台果然身份过人,竟能与在下同被邀请上,看来这热闹凑的的确正巧,不知在下可否有幸得知两位兄台的姓名?”

既然是自己的假名,也不怕告诉他。

“我叫宁小肆,他叫云小衫。”

正在她这么想着时,蓝袍公子轻声嗤笑,“真是巧了,在下其名单楼,名小二。”

“二、衫、肆?挺好的……”西凝雪心知他也对她们心存着陌生的戒备,所以不会告知真名,她也没有多加计较得笑道,“那我和云兄台就叫你二哥。”

“嗯,我就认你为肆弟,认云兄台为杉弟可好?”

西凝雪抽了抽嘴角,这人怎么自动就攀上了亲,她们和他熟吗?不过萍水相逢,也罢,西凝雪痛快的点头。

三人笑声不断的走到了伏婳地房间门口,楼小二挑了挑眉,似乎不愿伸出手去打开房门,但还是在小厮说了声请之后,不得不推开了房门,扑面而来的宁神香气。

三人接连踏进房间内,小厮适时的关上了门。伏婳坐在桌前,细心的摆弄着桌上的小菜,刚一凑近就闻到了小菜齐齐飘出的诱惑香气,西凝雪不客气的坐在了伏婳身边,笑眯眯的摸起了她的嫩手。

“娘子,我好久没来看你了,你过得还好吗?”摸爪。

“相公,久些日子没来婳儿可想念的紧啊,怎么,今夜要和小衫公子一同留宿此处吗?”那小眼勾魂的,不愧是伏婳姐姐。

“当然,今夜我留在这肯定会好好疼爱你的。”与往常一样,没心没肺的调戏伏婳姐姐,不过云沁的咳嗽声让西凝雪想起旁听的还有个真正的男人:楼小二。

只见楼小二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搭在酒杯上绕啊绕,正巧和西凝雪对上视线时,眸中便含着明亮的笑意。

“肆弟怀抱美人归,真当让人羡慕至极。”

“二哥羡慕也只能这样看着了,毕竟婳儿的心可是锁在我身上的。”西凝雪一边摸摸伏婳的爪子,也不忘奚落一下他,楼小二本是今夜该和伏婳共度一夜良宵的人,只是因为她和云沁的插足,他恐怕是不能如愿了。

伏婳知她的心思,想到楼小二毕竟是她亲自请来的客人,懈怠了他可不好。

“小肆快别开玩笑了。”伏婳媚笑的抽回了自己的手,“饭菜都快凉了,各位公子可别白白浪费这一桌饭菜啊。”

“嗯,婳儿姐姐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云沁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品尝,西凝雪却不依不饶的丢了筷子,“不成,我要你喂给我吃,不然我就不吃。”

“你呀你……还真是得寸进尺。”伏婳望了望依旧浅浅品酒的楼小二,随即带着无奈的将饭菜喂到了西凝雪的口中,西凝雪心满意足,像个孩童一样笑眯眯对着楼小二,“看见没,我的婳儿不仅倾国倾城,还温婉贤淑,二哥现在可在后悔没有早日来这吟风楼?”

楼小二自是不在意这等事,可当看见西凝雪笑的眉眼舒朗,也不免动容的答道,“伏婳这等美人儿,我自然无福消受,不过让肆弟抢先了去,真是可惜啊。”

云沁笑了,伏婳也笑了。

“楼公子一表人才,举止风流,倒是伏婳高攀不起。”

“谁说的,婳儿你身家遍布整个长子,谁要是讨了你,那可真是这辈子的福气!”西凝雪举杯喝了口清茶,又向着楼小二说道,“二哥,你明个儿还有空吗?”

楼小二迟疑了几瞬,眉宇流露出一丝趣味,“自然。”

“那明个儿我和小衫……”

“等等。”云沁神色为难,“我在宫外流连多日,爹娘都要骂我了,明日怕是腾不出这个空来陪你们。”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