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小说网
首页 > 古代言情 > 寂寂宫墙与卿欢 > 楔子 离别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妃本倾城:这个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国色 寂寂宫墙与卿欢 三无弃妃闹翻天 绝宠冷艳庶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红颜引 萌宝无敌:哑巴娘亲坏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驾到吾王惶恐

“这夜明珠价值连城,你一个小小的宫女若不是从宫中偷顺出来的,便是胆大包天的要经专人之手转卖出宫。”绿莹莹的宝珠在慕容瑶手中辗转着,幽幽的绿光映射在眸中,如同一块极有光泽的绿石。

西凝雪给他看的时候却没有考虑那么多,但是她还是需要找一个理由搪塞过去,于是便顺着他的意说道,“我的确是准备倒卖出宫的,这宝珠少说也值百两银子,要是值钱的话换它个千两银子,我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你在这宫中来去自如,又凭着什么。”

“……”西凝雪一下语塞住,半晌都说不出个字。她只是没想到,刚才圆了谎,第二个疑问又接踵而来,饶是再会找理由胡诌的西凝雪也有些棘手得没了主意。

西凝雪正在绞尽脑汁的想理由,慕容瑶却将夜明珠放回了锦盒当中,“骗我也没关系,你不想说的、想要掩盖的,我不会过问,我只要知道,你是小雪就好。”

西凝雪的心被感动了,但只是转瞬即逝又变为了沉溺。要知道这谎要不是从您老住进我房里开始编的,我哪用得着费尽心思的去圆谎。归根结底这谎……必须撒下去!

“我自幼在宫中长大,大事小事都有娘亲和爹爹护着我,可是我们一家在宫中的日子过得并不好,我偷那颗宝珠,也是为了能让我爹娘过上好日子,他们年纪都大了,也许再过几年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想在我还能看得见他们的时候,好好照顾他们。”

笑意定格在恰到好处的微妙弧度中,慕容瑶满含秋波的黑眸漾着好看的氤氲水雾,“人命不过如此,纵然再想挽留,又怎可能敌得过天意。”

诧异于他的奇怪,西凝雪变得沉默无比,但她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思考明日该怎么将先生布置下的棋局解开。她为了给皇奶奶的大寿筹备,所以就荒废了这段时间的学业,再加上又要顾着时刻地照料慕容瑶,她更是将此事都抛之九重天后了。

但转念一想既然身边的人都是出神入化的高手了,棋艺方面自然也是……

慕容瑶原本是拒绝再出手帮助她解决棋局,可西凝雪可怜巴巴的抱着他小臂,软磨硬泡的说了许多得好话,又连哭带嚷得上演要撞墙的戏码,实在让人生不出拒绝的念想。她才不介意装装小姑娘撒撒娇,只要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西凝雪一边给他倒茶一边给他捶肩,讨好得放柔了口气道,“小瑶,你要是能在日落之前解了这棋局,晚饭我就让王大妈多给你一个馒头,不,两个。”

刚有点投入的慕容瑶闻言,强忍住笑意翩然挑眉,“别在我耳边叨扰了,给我留点思考的地方。”

“您忙、您忙……”

一身轻松地西凝雪摊在了床上,忽然又翻身坐起,出神的望着手执黑子的慕容瑶,不慌不忙的落下一颗颗清脆的棋子,暖日将慕容瑶染成了明黄,所有的动作都在霞光中泛着柔光。

要是能和小瑶一直这么呆下去就好了,被自己突兀的想法惊到,西凝雪拍拍红润的小脸,立即翻身闭上了眼。

晚膳是小梅送来的,小梅的声音近在咫尺,“小主子,该用晚膳了。”

“嗯……”一脸惺忪的西凝雪从床上坐起,刚要把盘子接过又想起慕容瑶,隔过小梅的身子看向趴在棋盘侧边的慕容瑶。见西凝雪望着自己,慕容瑶只好强打起精神坐起身子,刚用手撑了会儿的右脸颊落下了一片绯红,其本人仍未察觉的揉了揉眉心,那一幅油然而生的舒雅之态,让西凝雪刹那间几乎被勾了魂。

片刻后,她便收敛起表情,听着小梅要吩咐的话。

“小……雪,老爷夫人吩咐说明日起就让你去内堂用饭,老爷还说,你不用整日呆在房里,出去爬爬树捉捉虫子也是可以的……”

西凝雪闻言沉下了脸,内心闪过千万片得悲苦,那二老从前不是担心我疯的太厉害,整日都想让我呆在屋里吗,怎么这会儿我如你们所愿到开始担心起我了?西凝雪在心底默默的流着泪水。

“小瑶,你不要误会,我其实是一个很文静的姑娘……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额,调皮?活泼?已经无法往下想的西凝雪打住了话语。她遇见慕容瑶之前,的确是一个三天不出门就难受的皮姑娘,但现在能和同龄的人天天呆在一起,觉得在屋子里谈谈话聊聊天也没什么不好的,尤其是和慕容瑶说话的时候,她觉得很开心。

小梅鸡皮疙瘩抖了一身的将门关上了,然后迅速逃走。

慕容瑶静静地望着她,长久的沉默。西凝雪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话给自己辩解,只好也跟着沉默得闭上了口。

气氛沉寂了许久,慕容瑶打打呵欠,倦怠的歪过了头,夹在指腹间的黑子终是随着垂落的青丝掉落,“这棋局着实复杂,你这位先生为了这盘棋,看来也动了不少的心思。”

“啊?”西凝雪对棋局从未动过半分想学的心思,不过听他这么一说却察觉到了他话中的不对,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几步绕到了他的身后。

眼见着满满一棋盘的围棋,西凝雪暗地里咂了咂舌,不愧是高手……

“这个人从一开头就堵死了所有的路,他是否对你说,让你参透这一局棋以后便教你新的?”

“咦……你怎么知道呢?!”

“你不懂棋所以才会被欺骗,如果你肯认真一点,也就不会被蒙骗。”

“嚯,这死教棋的竟然欺负我不懂下棋,就这样糊弄老爷和夫人,着实可恶!”

“他也不过是贪图安逸,况且你对这棋局又不感兴趣,何不就着这位先生的意,大家相安无事。”

“嗯……你说的有理。”西凝雪闻言赞同的点下了头,随后又听他在一边道,“小雪。”

西凝雪迟了会儿,才发现他是在叫自己,大梦初醒般的回过神。

她还是第一次听他这么叫她的名字,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名字原来这么好听,尤其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更加清润柔和得让人难以抵挡得欢喜,在心中默默的压抑着,然后面不改色得反问道,“嗯,什么事?”

“乱了。”

西凝雪迷茫的盯了他几瞬,没读出什么意思,半晌又从端着的清茶中发现了自己的模样,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西凝雪羞红了脸,回过神用手将翘起的鬓发压下,可不一会儿那头发又恢复原状,让人心恼。

更加恼火的是旁边还坐着看戏的人,她一时心急背过身更加着急的捂住头发。

慕容瑶望了她片刻,端着一杯刚斟上的清茶走来,只见他用沾了茶的手顺过她乱糟糟的翘头发,没到半晌,她的心头大患就解决了。

西凝雪尴尬得看着他,然后装作喜逐颜开的傻笑道,“你懂得真多呀。”

“自然,从前我若是失了一分仪态,便会被娘亲责骂许久,可现下无拘无束,我却想念起娘亲的那份严厉……”

西凝雪自动的把他的话总结了一下,他应该是想亲人了。她心中忽然为他感到悲哀,一个与自己一般大小的孩子,也不过是在家与同龄人玩耍,与爹娘拌嘴得年纪,怎么会一人流落在深宫中,还受着重伤。

许久,她才想起来要安慰他,便轻声道,“……想娘亲啦?”

西凝雪见他即刻背过身去,她又紧追不放的笑道,“虽然你现在双亲已不在人世,但若是他们在,也一定盼着你过得从容自如,不让二老担心。”

慕容瑶似笑非笑的饮下了一杯清茶,清润的黑眸中流露出决绝而又美丽的颜色,“从容自如?我还能……”

话语戛然而止,他放下杯子身影,飞快的朝床侧里躲去,随即是老爹推门而进,西凝雪惊魂未定得望了望后方,然后连忙上前迎接,“爹,你怎来了。”

老爹并未将目光放在她身上,反而打量起屋里的其他地方,“方才我可是听见这屋里有别声,你屋里头是不是藏人了!”

“没有啊,我方才那是自己对自己说话呢,不信您听。”西凝雪清咳一声,开始装起了慕容瑶的声,“人之初性本善……”

老爹冷哼一声,“你真当你老爹是聋子,辨不出自己女儿和别人的声音?!来人,给我搜查屋子!”

“爹!”西凝雪心如雷鼓,忐忑不安的握紧了衣袖。她不想让慕容瑶暴露出来,如果真的如此,他也许就会被爹送到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牢房里,她怎么能允许呢。

老爹不动声色的转过身子,西凝雪咬了咬唇,自知劝不动眼前人,背身又去拦那两个家丁,“大胆,别随随便便碰我的东西!快放下放下!”

话音刚落,两个家丁站到了前方,“回禀老爷,没有找到其它的人。”

西凝雪说不出此刻是什么心情了,却也总算如释负重得松了口气,“爹,您为何不相信女儿呢,女儿真的是想发奋图强好好努力学习琴棋书画得!”

暗地里捏了一手的冷汗,她正疑惑呢,为什么才这么会儿,冷汗就冒了出来。

“……这。”老爹只能作罢的说道,“爹听闻这些日子你总向王婶讨要食物,是不是平日里小梅那丫头没照料好你?”

“没有……只是女儿最近总觉得饿,所以向王大妈讨要多余的饭菜,女儿觉得这种小事不用告诉爹爹,所以才一直没说。”

“唉……你现在正是长身体,要多吃些也是应该的,这样,让王婶每日多加些菜……”

“嗯,爹爹真好!”

将老爹打发走,西凝雪可谓是经历了一次生死大劫,连气都似掠夺般的大口喘着,忽又拍拍床梁打探情况,“小瑶,你在哪里?”

“嗯。”慕容瑶挥着衣袖捂住口鼻,还是防不住吸了几口灰尘咳嗽了几声,艰难的从床底爬了出来,那蒙了灰的脸让西凝雪不禁忘乎所以的莞尔一笑,“原来你从床侧下去了,不过那缝这么小,你伤口没被挤到吧?”

慕容瑶擦了擦面上的细灰,“没事。”

“没事就好,方才我爹……”西凝雪顿了顿,有些不安的蹙眉,“你都听见了吧?”

“嗯……”

更加无措的挠了挠脑袋,然后一动不动的朝着他眼睛望着,试图能从他那双黑眸中窥到一点怒气,可惜没有,慕容瑶并不在意她的欺骗。

其实他早就识破她的身份了吧……不过现在还是应该把这个谎言继续埋下去,说白了也就是她单纯的死鸭子嘴硬,“其实我是被老爷夫人捡回来的,他们好心收留我为义女……”

“嗯。”

“小姐是我干姐姐……”

“嗯。”

慕容瑶真的丝毫不在意,搞得她这一味的解释显得根本没有半点用处。

别扭的抓抓小脸,掌心发烫。除了面对自己锦纤哥哥会紧张以外,慕容瑶在她的心里好像也逐渐占一块又一块得地盘。她对锦纤哥哥也只是兄妹之情,然而面对慕容瑶却是完全不同,比前者更加想要依赖他,和他在一起。

而这种奇怪的想法,一旦触及到慕容瑶以后可能会离开之后,心口就有点止不住的难过。她仔细想过了,若不是他在她心中举足轻重的地位,她大可不必那么紧张的求爹爹,正是这种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改变,让西凝雪明白,慕容瑶的重要。

“小瑶……”她轻声唤道,有些压抑不住的颤音。

“嗯?”他轻声答道,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不减丝毫的风雅。更让人想起那日身负重伤,连眼神都透露着深深的戾气的慕容瑶,但他对西凝雪也从一开始的戒备与警惕,逐渐化为了信任与温暖。

“你以后……真的会离开吗?”她的内心在忐忑,怕听到自己不愿意听到的结果,可纵使知道结果,西凝雪也要问。她不怕面对最坏的结局,只是怕会来不及面对。

“会。”

西凝雪咬紧牙关,坚持的问道,“再也不会回来了?”

慕容瑶将巾帕搭在了架子上,整整齐齐的,回过头,干净的面容上笼着柔柔的笑容,“我会回来的。”

西凝雪觉得那笑很美,像是被沐浴着阳光的白雪,永远都保持着最纯净最唯美的姿态。她也很开心,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哪怕这个答案与她的料想偏差了一点,只是她有点贪婪,想要贪婪的知道更多。

“那你……就不能一直和我在一起吗?”明明有这么多问题可以问,连西凝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选择了这条,就好像很多事情莫名其妙的就由自己的身体做了出来,不受控制。

“一直……?”慕容瑶的神色有些恍惚,些许眸中闪过了一丝忧愁,可他看向她的目光中仍是柔情似水,“等我回到皇宫,我会回来找你的,你……愿不愿意等着我。”

“我不愿意……”西凝雪心乱的哼了一声,慕容瑶表情有些失望的垂下了头,西凝雪赶紧补上了下句,“等你回来找我的时候我都嫁人了,到时候……我就不要你了。”

“那这样……”慕容瑶径直走来,西凝雪红着脸羞怯的抬眸睨了一眼他,他将她的身子板着面向他,“我发誓,此生此世我慕容瑶绝不会对除了小雪以外的人动心,若有二心,必当天地诛之、无处留身。”

西凝雪心中万分的动容,恨不得也来个海誓山盟,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子家,要矜持一点。

“……那,那我也答应你,等你回来的时候我才嫁人……不过你要早点回来哦……”

“嗯,会的。”

梦醒,又是一场过眼云烟,一次次的相思,一次次的疼痛。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